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13两个条件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吴月芝呀的一声,双手撑着他胸膛,但李福根整个人压下去,她根本撑不住。

    李福根喘着粗气,捧着吴月芝的脸,一下就吻住了她的唇。

    她的唇软软的糯糯的,象一块烤软了的糯米糕,李福根拼命的吮吸着,也不知道做别的动作。

    好一会儿,吴月芝撑着他身子,把脸扭开了,喘着气嗔道:“你要闷死我啊。”

    李福根嘿嘿笑:“姐,你的嘴真甜。”

    “傻瓜。”吴月芝羞红了脸,白他一眼。

    李福根心如潮涌,这才发觉手放压在吴月芝胸脯上。

    吴月芝是先洗了澡的,因为小小随时可能睡着,所以只要吃了晚饭,就会带着小小洗澡,然后想睡就睡了,而女人一般睡觉前,是不戴胸罩的,吴月芝当然也一样。

    “呀。”吴月芝羞呤了一声,抓着了李福根的手:“根子,别。”

    李福根这时脑子里激动得一片空白,俯唇又去吻吴月芝。

    吴月芝猛地往床里一翻,翻了开去,李福根还要扑上去,吴月芝抓着他手,喘着气道:“根子,你再闹,姐真的生气了。”

    她的样子,不象开玩笑,李福根不敢逼她了,道:“姐,我真的喜欢你。”

    “我知道。”吴月芝点头:“但是,你不能欺负我,等哪天我妈来了,你托人跟她说媒,她要是同意了,姐就随你的意,好不好?”

    她一脸的认真,李福根也知道,她不是个随便的女子,虽然心里揣着一团火,还是点了点头,放开了吴月芝。

    吴月芝下了床,整理了一下衣服,看他有些呆呆的样子,到又有些不忍,伸过嘴来,在他脸上嗒的亲了一下,随即端起脚盆走了开去,到门口,却又回头一笑:“好好睡一觉,不许胡思乱想的。”

    李福根的魂儿,又给她这一笑勾走了。

    过两天,段老太来了,黑豹告诉李福根,是吴月芝给段老太打了电话,李福根听了耳根子发热:“姐是真心喜欢我了。”

    段老太神情却不太对,斜着眼看他,象两把冷刀子。

    晚上吃饭的时候,段老太说:“福根,我知道你喜欢月芝,男追女,也没错,我也不反对,不过我有两个条件。”

    她眼光象刀子又象钻子,扎得人肉痛,李福根又是喜,又是怕,偷瞟一眼吴月芝,吴月芝脸红得象傍晚的落霞,他一下子有了胆气,勇敢的看着段老太。

    “月芝前一截吃了苦,后一截,要亨点福才行。”段老太说着语气一高:“我也不要你百万千万,两年之内,你交三十万给月芝存着,这是一。”

    “妈。”吴月芝叫了一声,脸有些白。

    两年三十万,一年十五万,一个月一万二,以前苛老骚最赚钱的月份,一个月也就是四五千吧,何况是李福根,怎么可能?

    “你不要说话。”段老太瞪她一眼,吴月芝不敢说了,悄悄的看李福根,眼圈儿有些发红,有些悲,更带着几分欠疚。

    李福根脸也有些白,但看到吴月芝的眼光,心中一股血气直冲到脑顶,毫不犹豫的点头:“好。”

    段老太看他一眼,嘴角翘了一下,一丝冷笑,就象是树梢上挂的霜,若有若无。

    “二,我也不要你局长科长,只要你做了公家人,那也可以。”

    所谓公家人,就是吃公家饭的,也就是公务员了,这比两年三十万更不现实,吴月芝脸色惨白,叫道:“我再也不嫁人了。”

    李福根鼓起的勇气,同样消散得无影无踪,他一个小农民,高中都没毕业,成为公务员,这真的是天方夜谭了,段老太纯粹就是刁难他嘛。

    看着吴月芝捂着脸哭,他心中刀绞一样,可却没有一句话能安慰她,因为他根本做不到,而他不是那虚言骗人的人。

    看着他的样子,段老太嘿嘿笑了起来:“你不是福根吗?老四说你福气大,你真有福气,就让月芝跟着你亨福。”

    这话没错,李福根心里,是想要吴月芝跟着他亨福的,他看一眼吴月芝,心中暗暗咬牙:“要让姐亨福,一定要让她亨福。”

    晚上歇凉的时候,吴月芝没有出来,李福根知道她心里难过,他心里同样有火烧着一样。

    黑豹气愤愤的,把老四眼叫了来,大官人本来跟着李福根的,不过白天跑老药狗那边去了,没在。

    老四眼同样气愤:“这老太太,最市侩了。”

    它狗眼一转:“说到赚钱,我到是听老药狗说,他们那边有个煤老板,三百万买了两条藏獒,可能是水土不服吧,病了,大王去给治一下,应该能收不少钱。”

    李福根一听,眼珠子亮了,光痛苦没有用,段老太那个人,见钱眼开的,公家人是不敢想,但如果一年真能赚个十几万,说不定就不提第二条了。

    “它们得的到底是什么病,我能不能治?”他连声追问,老四眼也来了劲,道:“我就听老药狗说了一嘴,不过这容易,把老药狗叫来就行了。”

    它到竹山上汪汪叫了几声,远处有狗应,也就行了。

    李福根心中有了希望,一时间坐立难安起来,不过老药狗它们来得快,原来老药狗跟大官人本就是来这边玩儿的,尤其是大官人,对李福根这个大王,特别的热切。

    见了老药狗,李福根一问,老药狗点头:“就是单家村的,四方山下面,挖煤窑赚了钱,买的两条藏獒,那病也好治,就是水土不服,单老爷子有这样的方子,其实若隔得近,药都不用,就从它老窝里铲堆土,放在狗窝里就行,不过西藏就远了,但用单老爷子的方子,也容易。”

    李福根一听搓手:“那我明天上门去治。”

    大官人在一边听着,出主意:“大王,这个收费不能低了,两条狗,至少得两万以上。”

    李福根吓一跳:“那怎么行,有两百,那就不错了,那不行的。”

    大官人似乎想劝,眼珠子一转,又没说了。

    第二天,李福根起个绝早,到四方山七八十里呢,得坐车,不过李福根没坐车,翻山过去,五十里不到。

    李福根现在想省下每一分钱,另一个,则是他发现一个怪现象,他现在吃得多,精力也特别好,尤其腿脚格外有劲,一天无论走多少里,翻山涉水,居然不知道累。

    老药狗大官人老四眼都跟着,黑豹本也想跟着,不过李福根让它留下来守着吴月芝,其实村里的狗现在都听李福根的,黑豹在不在无所谓,但李福根这么说了,黑豹也就听。

    李福根走的,就是老药狗它们来的路,四十多里,两个小时也就到了,他的脚程甚至快过老药狗它们,老四眼几乎都有些跟不上。

    这煤老板全名单永贵,确实是发了大财,建的屋子,就跟王宫一样,居然还有石狮子守门。

    单永贵长得五大三粗的,一脸横肉,正在园子里逗狗,身边跟着个穿超裙的女子,长得漂亮,李福根没怎么太看清楚,就看到两条雪白的腿,还有胸脯,半边儿露外面呢,晃得人眼晕。

    不过单永贵对狗的兴趣,明显大过美女,全副心神都在两条藏獒身上,可惜两条藏獒半死不活的,对他的态度,就如他对那长腿美女的态度。

    “苛老骚?”单永贵听李福根说了,皱了皱眉头:“好象听说过,你是他徒弟?”

    他脸上肉多,眼珠子也粗大,白比黑多,眼光在李福根身上扫来扫去,让人很不舒服。

    “你确定你能治?”语气中也不知是怀疑还是不屑,李福根陪着笑:“我试试看。”

    他说着就向两条藏獒走过去。

    “呀,别过去。”长腿美女惊叫起来,叫声很娇,很好听。

    “你叫什么?”单永贵却喝叱了一声,饶有兴趣的看着李福根。

    藏獒凶猛,尤其是陌生人,根本无法靠近,那不是咬人的问题,那是会把人往死里咬的问题,长腿美女显然是知道的,所以惊叫,而单永贵却觉得有趣,不说咬死李福根,吓吓这自己送上门来的小子也好嘛,所以喝住了她。

    李福根当然也知道单永贵这种有钱人的恶趣味,心下暗暗摇头,径直就走过去,口中发出低沉的呜呜声。

    两条藏獒闻到他身上的气味,乖乖的趴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只把尾巴轻轻的摇着。

    “咦,这小子还真有点邪性呢。”一边等着看笑话的单永贵可就傻眼了。

    李福根走到两条藏獒面前,抚着它们的脑袋,低声抚慰了一番,他不太会劝人,劝狗也不拿手,无非就是即来之则安之,到了这边,那就好好呆着吧。

    单永贵听不懂李福根那低沉的呜呜声是什么意思,他只看到,两条凶猛的藏獒在李福根手底乖得要死,简直比长腿美女在床上还要乖,然后等李福根抚摸了一阵,两条藏獒居然都站了起来,狗眼里也有了精神。

    李福根安慰好了两条藏獒,也听它们诉了一阵苦。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