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0096章 最好别见面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于婕最担心的,就是钟文会用这些女孩子喜欢的糖衣炮弹把林春禾给打晕了,毕竟她是过来人,对于钟文这样有心计而且阴狠的男人有所防范。虽然现在钟文在林春禾面前表现得很大哥,很绅士,可她这个明眼人一眼就能将他看穿。

    正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如果照这样下去,于婕相信,林春禾很快就会成为钟文的俘虏。

    于婕继续留在钟家有她许多的不得已,可她并不希望女儿也沦为被他玩弄的工具。她觉得自己这一辈子欠得最多的就是女儿了,她想让女儿幸福,而不想让她受半点儿委屈。

    现在于婕很后悔当初落进了钟文的圈套,到现在钟文的手上还握着让于婕乖乖听话的把柄。

    “你不是很希望她能成为这个家庭的一员吗?怎么,现在又后悔了?”钟文的变态让于婕既痛苦又快乐着。

    “可我不想让你祸害了她,她还小,你不可以太禽兽。”于婕一半清醒一半醉的说道。

    “你不要把人想得太坏了好不好?我好歹还是她大哥。”钟文一直没有放开于婕的意思,如果不让于婕彻底崩溃,他就觉得自己没有完成任务。而且多少年来,于婕也曾经试着装作崩溃的样子,却都被钟文给识破了。

    “钟文,你还有半点底线吗?我还是你的——”于婕终于没好意思说出后面的词儿来,就连她自己都觉得这是一种耻辱,因为她并不是一个天生放荡的女人,可偏偏她就做了放荡的事情,不然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你是我的什么?呵呵,当初可是你勾引了我,你这个不要脸的臭表子,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还好意思指责我吗?”

    “你快放开我,她上来了!”

    于婕突然听到了林春禾上楼的声音。她奋力挣脱了钟文的手,不顾一切的冲进了卫生间。

    林春禾也刚好推门进来。

    “大哥,我妈呢?”看着正襟危坐在沙发上端着杯子的钟文,却没见了于婕,林春禾不由有些奇怪。

    这是林春禾不自觉的叫出来的一声妈,可是,卫生间里的于婕却听得清清楚楚,那一瞬间,于婕感动得哭了。虽然没有当着她的面,但这却是发自女儿内心的声音。

    “她在里面,可能一会儿就好。坐吧小妹。”钟文彬彬有礼指了指卫生间,又挪了一下屁股,让林春禾坐在那张双人沙发上。

    “大哥,我想跟你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这车子太贵重,我真的不能接受,我只是偶尔开开就行了。”

    “怎么,把大哥当成外人了?对大哥来说,那不过是一个玩具而已,其实我手头上也有几部车子的,只是太旧了,我总不能拿着我玩过的东西送你吧?别太介意,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虽然咱们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可说出去咱们还是兄妹吧?我怎么可以让我的小妹在外面那么寒伧呢?你要是再推辞,那大哥可就真的不高兴了?”

    “那,春禾谢谢大哥了。”

    刚一说完,于婕就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刚刚洗过的脸上依然可以看出她哭过的痕迹。

    “行了,我妹妹刚刚回来,她慢慢会理解你的,你看,刚才我就听到人家还叫你妈来着。”钟文一句话就轻轻松松的虚拟了一个自己一直在劝慰于婕的场景。

    “我听到了,春禾,妈谢谢你,可妈永远都无法原谅自己。”于婕的脸上还带着红潮,她没敢抬起头来去看女儿一眼,眼里还噙着泪。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我希望我随时可以回去看望我的养父母,如果没有他们,我可能就没有今天。我的养父母他们日子很苦,而我过着这么舒适的生活,我过不下去。”林春禾突然低下了头。其实这并不是她在提申请,而是在声明。如果别人想阻止她的话,她宁愿不要刚刚到手的那部宝马车子。

    “看你这话说的,谁也不会阻拦你的,我想于姨也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吧?人家含辛茹苦的养了咱二十多年,哪能拍拍屁股就走人?可惜我手头的事太多,脱不开身,不然真想陪你回去看看你的养父母。哥不是给你买了车子了吗?”此时的钟文不仅是一位长兄,更像长辈,他的话出乎林春禾的意料。

    “谢谢你们的理解。”

    “一会儿我就给4S店打电话,让他们明天就给你上牌去,以后上学就可以开着车子了。”

    “谢谢大哥,那我下去了。”

    “去吧。”

    钟文点了点头。

    “谢谢你给我打了圆场。”听到林春禾下了楼的脚步声,于婕也松了一口气,同时感激的看了钟文一声。

    “其实我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坏。”钟文不无得意的笑道。

    “你就不担心我向她灌输你的坏话吗?”于婕没有再坐到钟文的身边,而是选择了他的对面,倒了一杯水喝了下去,让自己还在狂跳着的心脏降降温。

    “春禾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她有自己的辨别能力,而且,要说别人的坏话,是不是得有一些根据?你不会把自己跟我所做的一切都说给自己的女儿吧?于婕,用不着吓唬我,你比我更在乎自己在你女儿心目中的形象的。对了,你说春禾乡下还有一个当过兵的哥哥?需要我给他在城里安排一个体面的工作吗?”

    “那个林春明,你收买不了的。他现在是村里的支书。”于婕立即就听出了钟文的目的。

    “呵呵,据我所知,现在有些村里,一年经手的款项也不过几十万吧?他一个村支书还能有多少钱?”钟文压根儿就没有理会于婕的话。

    “那小子似乎不是几个钱可以打倒的,挺犟。当然了,你要分一半家产给他那就另当别论了。”于婕也摆出了自己的傲气。如果不提到林春明,她是没有这份底气的。

    “那该是一个多么刁蛮的家伙?有机会我一定得见见他。”钟文一向傲气,哪会相信于婕的话。

    “我给你一个忠告,你们最好别见面。”于婕此时似乎马上站到了制高点上,完全忘记了刚刚在钟文的淫威下所受的那种屈辱。

    于婕的话越发让钟文产生了好奇。这么多年,他还没有什么对手不敢面对的,他就不相信那个林春明还有三头六臂了吗?

    “为什么?”钟文不以为然的笑着问道。因为他想弄清楚,林春明是凭着什么能够让这样一个被他折磨了多少年却依然桀骜不驯的女人如此害怕的?

    “反正见了之后你会后悔的。”于婕抽出一根烟来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长长的吐出。

    “你是说,那小子跟林春禾有了那种关系?”钟文的思维不由自主的跑偏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