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0090章 新家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车子驶进了福平市的别墅区御苑。

    这是福平富人比较集中的居住区,也是于婕的新家。现在琼洲市虽然也有住处,但那里已经成了她一个临时的落脚点。

    虽然这里藏龙卧虎,不乏亿万富翁,但别墅的样式却是千篇一律,毫无二致,你只能凭着大体的位置与门牌号的不同而区别每一座别墅。

    车子刚刚停下,于婕在车上的一个遥控器上摁了一下,大门开了,一会儿里面走出了一位四十岁上下的女人。于婕对林春禾说这是保姆张姨。

    张姨问了一声大小姐好,便拿了些行李进去。

    如果是平时见了别人家这么豪华的别墅,林春禾一定会觉得挺羡慕的,可此时面对着这个新家,她却没有任何的激动,而是一种陌生感。

    让林春禾先在客厅里坐下,张姨泡了一杯茶送过来,于婕先进了一个房间,一会儿出来,把林春禾领到了二楼。

    “禾,这以后就是你的房间了。妈早给你买了几身衣服,先穿着,等你休息好了,我带你再去买。来,先把这个换上。一会儿见你伯去。”于婕从衣橱里拿出了两套裙子给林春禾选。

    “不换不行吗?”林春禾有些抵触,身上穿的这套是林春明给她买的,所以格外珍重。

    “换上吧,坐了一路的车子,也弄皱了。换下来让张姨洗洗。”于婕猜着林春禾可能喜欢身上的这身,但说实话,在她于婕的眼里,林春禾身上的这件儿,确实无法跟大城市的潮流相匹配。

    林春禾抬头看了看于婕,于婕笑道:“那我出去,你自己换吧。”毕竟跟林春禾还不熟,可能林春禾害羞,不愿意在她这个陌生人面前换衣服。

    待于婕退出了房间之后,林春禾这才打量着那两件裙子,确实很新潮,但她就是觉得有些太华丽了。不过,她知道,以后自己就要过这种生活了,不适应的地方得慢慢适应。

    换好衣服之后,林春禾才开了门,于婕进来,满脸惊喜的笑道:“我家禾就是漂亮,穿什么都好看,现在换上这衣服,更标致了!”

    娘喜欢女儿,这是天性,更何况林春禾真的不是一般的漂亮。换上这身裙子之后,林春禾显得更加飘逸,更时尚。

    “走,见你伯去。”

    于婕本想让林春禾叫钟良一声爸的,可她也知道,现在林春禾连她这个妈都不肯叫,又怎么可能会叫那个男人爸爸呢?更何况这种称呼如果让钟文听了,他一定会反对。所以,现在她也不想有这种奢望,能够先让林春禾回到她的身边,她就已经很知足了。

    林春禾并没问要见的这个伯是谁,因为她猜到了应该就是于婕的丈夫,这里的男主人了。

    跟着于婕下到了一楼,于婕回过头来嘱咐林春禾:“他就在这个房间,现在他的身体不是很好,行动说话不便,你只管叫他一声伯就好。”

    说这话的时候,林春禾看到于婕脸上隐隐约约的有一种她极力想掩饰的无奈与遗憾。

    这确实是林春禾没有想到的,难道说于婕生了她之后又找了一个身体残疾的男人吗?

    于婕轻轻的推开了那个房间,一个老头儿正坐在一张轮椅上朝着窗子外面看着。听到有人进来,老头努力的转动了轮椅回过了头,看向了门口。

    “老钟,我女儿找到了。”说这话的时候,于婕依然难掩自己的兴奋。

    老头看向林春禾,脸上露出了微笑,不住的点头:“像……像……”

    钟良自从中风之后,虽然进行了治疗,但并没能恢复到原来的状况,现在不但不能下地行走,连说话也不利索。他刚才连说的那几个“像”字,也不是很清楚。

    不过,他还能听到,眼也能看到,就是行动与表达不能跟正常人一样。

    “禾,他就是你伯。”于婕拉着于婕的手走向了这个男人。

    如果是平时见了一个素不相识的这样的老头儿,林春禾或许会非常自然的叫一声爷爷或是老伯的,可是,越是在这种情形之下,林春禾却越是叫不出口来。

    她的嘴嚅动了好几下,终于挤出了那个字。

    “哎哎……”钟良不住的点头笑着,显然,眼前这个漂亮女孩能叫他一声伯,他就非常满足了。从老头的表情来看,他是很喜欢这个女孩的。之后,钟良又艰难的朝着林春禾竖起了大拇指。

    此时的于婕倒是很希望林春禾能够走到老头儿的轮椅前跟老头儿亲近亲近,可是,对于这个陌生人,林春禾完全没有那样的念头。所以,在那儿站了一小会儿,于婕便走过去给老头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带着林春禾出了那个房间。

    “十年前他就这样了,情况不好也不坏,一直这样维持着。”于婕出门之后跟林春禾说,像是在向女儿诉苦。

    但现在林春禾并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不是她的亲爸。因为到现在为止,于婕也没有告诉过自己是怎么生下来的,又是怎么把她送人的,她只能确定这个叫于婕的女人自称是她的生母,至于父亲是谁,她无从知道。

    林春禾本来想象过父亲见到她的时候会是一种什么情形,可现在她却没有任何的感觉。她甚至不希望这个已经瘫痪在轮椅上的老头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今天其他的人咱就先不见了,你先去洗个澡,睡会儿,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叫你。”于婕小心翼翼的看着林春禾的脸说。

    路上在服务站吃了中午饭,倒是不饿,可就是有些困,因为昨晚她一宿没有睡好,都在哭了。

    林春禾的房间非常清雅。可是,躺在那张床上,林春禾就是睡不着,一想到远在几千里之外的那个养父母的家,林春禾的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下来。她现在就有些后悔自己的这个决定了。

    于婕轻手轻脚的进来给林春禾调了室内的空调温度,又悄悄的出去了。她没有惊扰面朝着墙壁的林春禾。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后,于婕给一个男人打了一个电话:“我女儿已经到了福平,什么时候跟你们见个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