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0074章 寻求救济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梁丰刻意表明自己是常方慧男朋友身份的做法更让常方慧反感透顶。她甚至觉得自己有这样的男朋友,简直就是一种耻辱。

    不过,凭着常方慧的修养以及目前常家跟梁家之间的关系,常方慧并不想表现得太过分,尽管这个梁丰让她非常失望。

    “要不要喝一杯?”

    之前是林春明让过了梁丰一次遭到了拒绝,现在常方慧以主人的身份又请了他一次。

    “这可不是为我准备的,我喝了多不合适。”梁丰酸酸的道。

    红酒代表着浪漫,这本应该是常方慧跟他梁丰两人在一起喝的呀!这是当时梁丰内心的真实感受。可现在却分明是常方慧在跟另外一个陌生男人浪漫着!

    可是,面对常方慧这样一个身份的女孩,就算是梁丰心里再火,现在他也不敢动手打她的,因为常家确实有钱,而且各方面背景也不错。更何况梁丰也知道,一旦自己动了手,那么,常方慧就可能抓住了他梁丰的最大把柄,从此与他梁丰一刀两断。梁家一直以有常方慧这样一个媳妇为荣,由此可见常方慧在梁家人眼里的地位。

    虽然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市委秘书,可梁丰每次向陌生人介绍起自己的时候,总是非常骄傲而且简单的说自己在市委工作,至于自己是具体什么官阶,那就让他们猜去吧。别忘了,这么年轻,仅仅是市委这个耀眼的光环,就足以让太多的人艳羡不已了。

    常方慧心说,你不是拿架子吗?那我还不理你呢。

    于是常方慧重新坐下来与林春明碰了一杯。

    这个动作还真让梁丰受不了了。当着自己的面,女朋友居然单独跟一个陌生男子推杯换盏?

    可梁丰也不能太失了风度,于是强忍着怒火,装出一副笑容对常方慧说:“方慧,一会儿咱们到外面喝点儿吧。”

    “对不起,我这儿有客人呢。”常方慧看都没看梁丰。

    “他自己不都说了吗?一个司机而已,什么客人啊?”梁丰很古怪的笑了笑。说完还特意挑衅的看了林春明一眼。林春明只是淡淡的笑了一笑。

    “我再说一遍,人家是林家湾村支部书记,今天下午特意开车送我回来的,我什么时候说他是我的司机了?”常方慧已经明显感觉到了梁丰对林春明的那种敌意。

    “他开车送你?外面那路巡不是你的吗?好像也没见其他车子啊?”梁丰的第一判断就是常方慧对他撒了谎。所以,他当场就给她揭穿了。

    “他是开我的车来的,梁大少爷。”常方慧觉得跟这种人解释都让人心烦。

    “我就说嘛,怎么了,病了?”此时梁丰的心里醋意更大了,因为在他看来,你既然能开着车子去,就一定能开着车子回来的。现在他在想象着,要是今晚他不过来的话,这两个人是不是就住在一起了?

    一想到这里,梁丰内心的愤怒就有些压制不住了。

    “脚崴了下。”听着梁丰的那种猜疑语气,常方慧已经更是心灰意冷。

    梁丰当然也能听出来常方慧对他的不耐烦。

    过去每次约常方慧出来,常方慧都是对他不冷不热的,手都不想让牵。梁丰一直觉得是两人了解还不够,常方慧观念太传统,可没想到,人家居然浪漫到跟一个村支部书记对饮了。

    “严重吗?”说着,梁丰就弯下腰去要给常方慧看看,而常方慧则把脚立即挪到了一边道,“已经没事了。”

    常方慧的这个动作让梁丰很没面子。

    林春明坐在那里却可以从常方慧上面的肢体晃动看得清清楚楚的。他已经看出来,常方慧对这个男友并不感冒。但他只是笑了笑。

    梁丰被常方慧拒绝之后显得很尴尬,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已经通红。当然,也有他刚才弯腰低头的因素。

    林春明不想在这里继续给这一对情侣制造矛盾,所以,抓紧喝完了酒,吃了点米饭,就说要走了。

    梁丰巴不得林春明赶紧走人,至少他也可以抽空问问常方慧跟这个林春明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跟林春明没有太多的客气,把他送出来的同时,常方慧也锁了自己的别墅大门。显然她这是不想让梁丰再跟她回去了。

    “上我的车子吧,咱们一起出去喝一杯。”梁丰心想,你都能跟一个村支书对饮了,应该不能拒绝你的男朋友了吧?

    “不了,今天累了,我想回我父母那边。”站在那里看着林春明的背影,常方慧冷冷的拒绝了梁丰。现在她都不明白,当初父亲为什么会答应梁家这门亲事?而且事先并没有经过她的同意。

    “方慧,你都可以跟一个素不相识的乡下小子一起吃饭了,却不能照顾一下你男朋友的感受吗?”一直隐忍着的梁丰终于要发作了。

    “请你尊重我的朋友好不好?人家好歹也是个村支书。不是你想的那样。”

    “村支书很大吗?那我这个市委副科级秘书是不是要撑破天了?”

    梁丰一直觉得他这个副科级秘书很牛的。现在正巧遇到了常方慧竟然把一个村支书都当回事了,他正好有了参照物。

    他这种表现只能让常方慧觉得他更浅薄,更没涵养。可梁丰并不觉得,反而觉得自己找到了说服常方慧的法宝。

    “如果你不嫌浪费时间的话,去我爸那儿坐会儿也行,我今天真的是累了,没法陪你了。”说着,常方慧已经迈步朝父亲的别墅走去。

    常胜利在山水龙庭买下的这三处别墅正好占据了整个小区的三个要点,形成一个等腰三角形,所以,距离并不算近。

    常方慧步行在前,梁丰则开着他那辆帕萨特在一边跟着。这种情况让常方慧感觉很是不安,因为在她的心目中,一个男人居然可以这样无赖,恬不知耻了,同样也会降低他的女友在众人眼里的形象。

    一回到家里,跟爸妈打了个招呼之后,常方慧就去了自己的卧室关上了房门。

    从这两人的脸色上,常胜利就看得出来,两人关系很紧张。

    “怎么,吵嘴了?”常胜利朝着楼上瞥了一眼问梁丰。至于女儿跟梁丰关系怎样,现在他并是太关心了,因为现在形势已经不是几年前。

    “方慧今天脚受伤了,她没告诉我,却让林家湾的村支书开车送回来了。呵,我去的时候,人家正在一起喝酒呢。”

    心里有再大的委屈,梁丰也不敢在常胜利面前发火,他只能以这种形式向常胜利诉苦,以求救济。

    “这个工程把她累坏了,那就让她好好休息休息吧。”

    没有不心疼女儿的父亲,常胜利对常方慧更是如此。而且随着对梁丰的接触,他也越来越觉得这个梁家公子实在不是自己心中理想的女婿。

    在常胜利面前没有得到任何的同情,梁丰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常伟。这小子经常为了替朋友办事而求到他这个未来姐夫的头上。他想,从常伟这里,应该可以打听到常方慧跟那个林春明到底是什么关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