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0069章 玄虚老梁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一回到县城,张扬就开始张罗林家湾自来水的事,她一面安排国土局的人马上把采购的设备送往林家湾铺设管道,一面请水利局的人去林家湾寻找水源打机井。

    至于在哪个位置打机井,这都是村支书说了算,所以林春明直接陪着打井队去了村外。

    林春明交待过,在村东地势高的位置,随便哪块地都行,不论用了谁家的地,赔偿事宜都由村里解决,只要能找到水源。

    对于能在哪个地方找到水,林春明很好奇,便一直跟着一个老队长看。

    他看到队长老梁拿了一枚方孔钱,在这儿抛几下,又在那儿抛几下。

    “梁队,你这个是什么意思?”林春明看着梁队长拿了那铜钱抛来抛去的,感觉很是好笑。

    “找水呀。”梁队长笑了笑。

    “这个……也可以?”林春明很想笑,但他又不敢让老梁觉得自己是在嘲笑对方,毕竟打机井这事儿,还得靠人家,俗话说得好,县官不如现管,况且张扬也管不到人家水利局去,所以,他对这个老梁还是相当客气的。

    似乎看出了林春明的疑惑,老梁便找个地方坐下来,接过了林春明递上来的烟抽着。

    “是不是觉得我这是迷信?”老梁眯起了眼睛看着林春明笑问道。

    “那你能说说其中的科学道理吗?”

    “科学道理我说不上来,不过,当年我师傅就教了我这手艺,反正是百验不爽的。”老梁无比得意的说道。但林春明还是不信,毕竟那是玄学的东西,对于有些方向性的东西可以有些指导意义,但用这个来寻找水源,也太玄乎了。

    看出来林春明不相信,老梁便笑着对林春明说:“林书记,那咱们打个赌,你随便挑几个地方,我可以判断出来底下多少米有没有水。”

    “你就用这小钱儿的法子判断吗?”

    老梁点了点头。事实上,老梁就是凭着寻找水源的这点手艺当上了打井队队长的,只要他出马,不需要打第二眼井,保证一次成功。

    “这个赌,代价有点儿大了吧?要是几处打不出水来,那得费多少工夫?”林春明知道,打井队出来也不是玩儿的,机器一开,那可就是上千块钱就花出去了。

    “没事儿,没水的地方咱不打就是了。”老梁信心十足的说。

    “也就是说,你用这个法子,可以一次成功喽?”

    老梁又肯定的点了点头。

    “那这样吧,梁队要是一次成功的话,我自己出钱,送你两条中华。”

    林春明觉得,要是老梁真是这样的人才,那送点奖励也是应该的。有这种奇才的人,他也愿意结交。

    “两条那就是受贿了,给老哥两盒就行。”老梁成竹在胸的笑道。

    林春明不服,连找了两处,老梁每处抛了六次方孔铜钱,然后用手指掐算了一会儿,最后都是摇了摇头。

    “可我看着这地方像有水的样子,不信你打一钻试试看?”

    “打了也是白费力气,下去九十米都没水。”老梁非常肯定的说道。

    “那么深怎么会没有水?”林春明不信的问道。

    “这个赌有点儿大了,打九十米的话,本钱就五六千了。你还是另选个地方吧。”

    最后林春明又寻了第四处时,老梁这才点了头。

    可这一处却是根据林春明的经验觉得绝对不会有水的地方,因为他就是想验证一下老梁的判断是不是胡扯。

    林春明一直表示怀疑,可老梁却还是坚持让人架起了钻并断言,不出三十五米,就能见分晓了。

    当钻到三十米深的时候,那水就呼呼的冒上来了。

    老梁看了看弄上来的泥沙,又让人深钻了六米,便不再打了,他说,再打深了,就会打穿底下的一层,形成水漏,反而出水量更少了。

    这回林春明真是服了,在他看来绝对不会出水的地方,居然在这么浅的地方就出了那么丰富的水。

    至于水质如何,还得拿回去化验,不然是不能当作饮用水的。

    当天晚上,林春明特意在刘家屯安排了一顿饭,当然,他还特意送了梁队长一条中华。

    林春明一直好奇的就是老梁是如何借助那小钱儿找到地下水的,而且还那么准。

    “梁队,是不是你用别的法子找到了水,却拿这枚铜钱故弄玄虚啊?”

    喝酒的时候,林春明又问起了这事儿。

    “那你说这中间我还用其他方法了吗?”

    “或许你有特异功能吧?却用这玄虚的法子把你的特异功能盖过去了。”

    “特异功能你都能信了,那为什么不信咱老祖宗的这些东西?我跟你说,这易学里的学问大着呢。”

    一谈起易学来,老梁借着酒劲儿便侃侃而谈。

    听说老梁会的东西特别多,大家便央求着老梁又是看手相又是算命的。

    “我还是喜欢拆字。人在什么时运,通过字也能反应出来,要不林书记写个字吧。”一桌人林春明的威望最高,当然是没人抢在林春明的前头。

    林春明未加思索,就在桌子上蘸着茶水写了一个“运”字。

    老梁在那字上瞅了几秒钟,然后抬起头来笑道:“林书记最近交了桃花运了。”

    林春明说他胡扯,哪能根据一个运字就说是桃花运?

    当时坐在一边的李萍心里不由一阵心惊。

    “你看啊,一片云彩,在不停的走动,云走即飘。为什么要飘?云动因风。说明这段时间林书记的心思正被几个女人同时牵着,所以才飘忽不定。”

    一边解释着,老梁同时笑着。

    “那这到底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林春明关心的是这桃花运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后果。

    于是老梁又讲了起来,运有好运歹运,“看林书记这个字写得如此遒劲有力,说明你正意气风发,可以主宰她们,而不是被她们牵着鼻子走,所以,可以肯定,围绕着你的这几个女人,都会给你带来不错的运气。”说完,老梁还朝韩春雪跟李萍两个瞟了一眼。

    虽然让老梁说得很舒服,可林春明心里却有些嘀咕,昨晚不就是一件风流韵事差点闹出官司来吗?还什么好运?肯定是这老梁收了自己的烟而奉承自己罢了。

    “梁师傅这字拆得还真有学问,这路是常总给修的,自来水是张局申请的,你们说,哪个不是大美女啊。”喝了点酒,李前进的嘴便有些把不住了。他也是觉得老梁的话太符合实际情况了。

    可李萍的脸上却有些不爽了,因为李前进的话让她觉得自己已经被划到了给林春明带来好运的女人的圈子之外。而且老梁的解释是,林春明的心被几个女人吸引了。显然在吸引力这方面,她这个妇女主任是无法与另外两个重量级美女相提并论的。这种自惭形秽心理让她瞬间黯然。

    “哈哈,看来你们林书记是唐僧肉啊,想长生不老的女人都想吃一口。”

    听着老梁的话,李萍脸上不由的热了起来,要不是有这酒劲儿遮掩着,怕是早就露了红了。她心里暗暗思忖,自己好几次都打这个林春明的主意了,自己的身子都让这小子摸了不下两回了,可自己愣是没有吃上一口,尝尝他到底是什么滋味儿。

    俗话说,花是春信使,酒是色媒人。

    今晚李萍喝了点酒之后,不由又想入非非起来。今天葛有田刚走,她觉得正是机会。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