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0058章 女人的心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这次见面,不欢而散。

    从酒店里出来的时候,张扬问林春明,那张申请表带来了没有。

    “张扬,自来水的事儿,我看就算了吧。”林春明的意思是今天事情并没有结果,张扬也应该生气了。他不想做勉强的事。

    “林春明,你什么意思?我是拿这个跟你做交易吗?你把我张扬当成什么人了?”张扬一直压抑着的怒火终于爆发了,朝着林春明发火的时候,她的眼里也噙满了泪水,一脸的委屈。

    林春明最受不得的就是女孩子流泪了。

    “哈,对不起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不想给你添麻烦,毕竟那不是小事儿,又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看到张扬委屈的样子,林春明的心也软了,对美女,而且还是为自己好的美女,林春明总是不忍心让她受伤。

    “如果方便的话,你让别人送过来也行,不就是几行字的事儿吗?领导那边都已经点头了,水利局那边我也打了招呼,你怎么这样?”

    “好吧,明天一早我就送过来。”

    林春明拒绝了于婕用车子送他们的好意,自己拦下了一辆出租兄妹两人上了车。

    回到酒店房间,于婕还是一直在那里伤心流泪,女儿一时不肯相认,这个她完全能够理解,她甚至不觉得自己给女儿下跪是一种委屈,她只是心疼林春禾这么大的女孩了,竟然穿成那样。

    “我女儿受苦了,你看她穿得那个破烂,都什么年代了了,扬扬,你说,我当娘的心里能好受吗?”于婕一个劲儿的抹泪儿。

    “你别傻了,你没看出来,林春禾她是故意这么穿的,连头发都没梳,故意弄个寒酸样子给你看,我看她就是想要你心里难受才这样的!都是那个林春明的鬼主意!”

    “怎么会这样?”于婕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张扬,刚才她只顾了伤心落泪,还真没往这方面去想,可张扬就不一样了,她是一直保持着清醒的头脑,是一个冷静的旁观者,所以事情就看得清楚一些。

    “林春明是村里的支部书记,又是刚从部队转业回来的,至少安家费是有的,生活应该不算拮据,据我刚才观察,林春明对她这个妹妹还是相当好的,你看林春禾细皮嫩肉的,要是吃了苦的话,她会有那么水灵?姨妈,我看你是让泪迷糊了眼睛了。”

    “是吗?”听到张扬这么说,于婕的心里立即松了下来,脸上也浮现出了孩子般的笑容。

    “我看,这事儿关键就在林春明身上,只要他点了头,你这个女儿瞎不了。”张扬非常肯定的说。

    毕竟她跟林春明高中三年是一个班级,初中的时候也在一个学校里,比较了解。

    “是这样?那,姨妈应该怎么做才好?”于婕第一次出自真心的向张扬求教了。

    “姨妈,这事儿你急不得,什么叫欲速则不达,而且林春明这个家伙很刁蛮的,不太好对付,你得一步步搞定他,反正女儿又跑不了,早晚她会回到你身边的。”

    “可我就是不知道怎么搞定春禾的这个哥哥,我给他钱,可他不要。不知道他是不是嫌太少了?扬扬,你说,我回来开这车子,是不是太高调了,让林春明对我有了更高的期望值?我是不是得再多给他点钱?”

    “林春明不是那样的人,但他父母我就不敢说了。你没看出来,你这个女儿都让林家给惯坏了,一点礼貌都没有。”

    “呵呵,我倒是没觉得她没礼貌,她恨我,这个我完全能理解,毕竟我一生下她就送人了,这对任何一个女孩都是接受不了的。”听到张扬说自己的女儿没教养没礼貌,于婕心里立即就不舒服了,并马上开始为女儿辩解。

    看到于婕这么护犊子,张扬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人家才是亲娘俩儿,打断骨头都连着筋的。

    “扬扬,我刚才听说你好像给他们村搞自来水?他们村子到现在还没吃上自来水吗?”于婕表示很惊奇。她压根儿就没有想到现在的农村居然还是那么落后。

    作为本地的一个干部,张扬听了这话也有些汗颜,敷衍了几句说,她已经都给协调好了,下一个周差不多就能动工。

    “如果需要钱,姨妈可以出。”现在于婕不缺的就是钱,为了女儿的村子,她愿意花费一些。

    “这个不急,等林春明答应了,你再做些锦上添花的事情也未尝不可,林春明就是那驴脾气,你越是上赶着他,他越是端起架子来了。”

    这一点,张扬算是身有体会了。要是这事儿搁在别人身上的话,她张扬还成了大恩人了,可这个死林春明却好像一点都不领她的情。

    也难怪,这事儿正好跟于婕找女儿的事情凑到一起了,也难免林春明会那么想她。

    回到家里,林春禾让一家人都有些意外,她并不像原来大家所预料的那么伤感,相反,她看上去很平静,一点伤心的样子都看不出来。

    “禾,见到你妈了?”林春禾在厨房里帮着刘英做饭的时候,刘英小心翼翼的看着林春禾的脸问道。

    “妈!”林春禾停下手来拿眼瞪着刘英,显然是在嗔怪刚才刘英把那个女人称作林春禾的妈,“我见着她了,人家生活得很好,还是个大富婆呢。”

    “那就好,那就好。”刘英赶紧笑着避开了女儿的目光。她不敢继续再问下去,从林春禾简短的一句话,她就知道了女儿对她亲妈的态度,不过,作为一个通情达理的女人,刘英还是想劝女儿一句,至少不想让她心里一直难受下去,于是又劝了一句道,“也别怪你妈,她当初肯定也有自己的难处。女人啊,在这个世界上活着就是受难。”

    刘英也是女人,她当然能够想象,一个女人被亲生女儿拒绝相认那是一种什么滋味儿。

    林春禾再次停了下来,嗔怒的瞪着眼睛道:“妈,您是不是想把我从这个家里撵出去给那个女人啊?”

    “傻孩子,说什么呢,不管那边多么好,你要是走了,妈都舍不得。你虽然不是妈亲生的,可二十一年了,你跟妈身上掉下来的肉一个样,妈怎么会撵你走呢?”

    刘英也停下手来,叹息了一声,眼泪也随之扑簌簌的流了下来。因为她已经预感到,虽然现在女儿说得这么坚决,可是,毕竟血浓于水,那个女人还那么有钱,人家母女相认,那是早晚的事,自己对春禾再好,也阻挡不了的。

    想一想自己一把屎一把尿的养育了二十多年的好女儿就要飞走了,刘英顿时感觉心里像是刀子扎一样的疼。

    “妈,那个女人早晚肯定还会来咱们家作你们的工作的,你们要是不想撵春禾,那就什么都不要答应她,行吗?”

    “不答应,妈什么都不答应。”说着,刘英的泪已经像断了线的珠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