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0057章 到底想要什么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于婕这一跪,并不是没让林春禾动心,而是她一直在那里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毕竟她对生母的怨恨已经压抑了多少年。从她懂事的时候起,她对这个女人的那种怨恨就已经让她的心越来越硬。

    而对于作为局外人的张扬来说,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可此时她却不能指责林春禾一句,因为她没有经历过这样的苦难,她无权对林春禾说三道四。

    “于姨,起来吧,别这样。”林春明知道林春禾现在不可能去伸手扶起这个遗弃了她的女人,就算是她在这里跪上一个下午,林春禾都有可能无动于衷。

    于婕跪在那里哭了半天,才被张扬跟林春明两个人扶了起来。

    “张扬,你跟春禾到外面走走吧,我跟于姨说会儿话。”林春明终于有所行动了。

    林春禾顺从的跟着张扬来到了外面,虽然对林春禾刚才的表现很不满意,可张扬却丝毫不敢冒犯这个林春禾。她本来想了许多劝导林春禾的话,可到了嘴边却又咽了回去,因为她想来想去,所谓的劝导,无非还是要求林春禾原谅于婕的过错。这无形之中极有可能再次伤到林春禾的心。

    林春禾跟张扬两人刚刚出去,于婕就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一张卡送到了林春明的面前:“春明,我现在不知道说什么好,春禾这二十一年在你们家的照顾下生活得很好,我无以为报,这是一百万,请务必收下。”

    林春明却看都没看,摆了摆手道:“这不是钱的事儿,今天我之所以带她过来,还是想让你们母女团聚,不管春禾愿不愿意回到你的身边,至少让你们见上一面是应该的。我收你的钱算怎么回事儿?”

    “我知道你们林家都是大善人,可这钱一定得收下,这也算是我对你们林家对春禾二十一年的养育之恩的报答。”

    “于夫人,如果你非要这样说的话,那我必须告诉你,一百万,你报答不了。更何况,我妹妹也没说一定要跟你回去啊。”林春明冷笑了一声。

    这话让于婕当场就惊在了那里。

    “那……你想要多少?春明贤侄,你可以开个数。”她已经有了这样的思想准备。只要能让女儿回到自己的身边,她可以多给林家一些物质上的回报。

    听到于婕那么急于以钱来解决事情,林春明感到很失望。如果今后让自己的妹妹到了这样的环境下生活,她又怎么不会受到影响?

    一想到曾经跟自己情同手足的妹妹会一天天变成一个市侩的女人,林春明想想心里就难受。他将头靠在了沙发靠背上闭起眼睛过了大约半分钟,然后才慢慢睁开了眼,重新坐直了身子,盯着于婕问道:“请问,除了钱,你还可以用别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吗?”

    林春明是以嘲讽的语气跟表情说话的,因为这个看上去亮丽光鲜的女人,骨子里却是一身的铜臭,更要命的是,她同时也把别人看成了一身铜臭的同类。

    于婕刚刚还在猜测着林春明到底想要什么的时候,又听到林春明这样问他,特别是他那副玩世不恭的表情,更让于婕不由一阵暗寒,心说,这小子到底想要什么?难道……

    对于自己的相貌,于婕有着不同寻常的自信,即使已经进入不惑之年,可她的身材跟皮肤依然都保养保持得极好,而且她一向都比较注重自己的仪态风度,再加上她那有些特别的,总会让男人不知不觉中失魂的眼神,更容易让男人起邪念。

    在她这二十多年的从商经历中,跟她打交道的那些个男人,不论是官场上的,还是商场上的,抑或是黑道上的,没有一个不曾觊觎她的身子。

    今天她穿的这一身旗袍裙,将她那玲珑的身段完全勾勒了出来,波峰浪谷,格外分明,也难怪一个二十几岁的大小伙子会对她有这样的想法。

    不过,一想到林春禾竟然有这样一个哥哥,于婕更加坚定了将女儿带走的念头。这样的男人在身边,那跟呆在恶魔窝里有什么两样?

    于婕是久经沙场的女人,什么样的大风大浪都经见过,今天这个林春明居然想以她的身子为交换砝码,那她就要先让这个男人自己撕下他的君子面纱。

    于是于婕笑了笑说道:“贤侄,现在这房间里除了你我,已没有第三个人,无论你想要什么,都可以跟于姨直说的,你这样让我猜来猜去的,何必呢?”

    “于姨,是这样的,今天只是我们兄妹两人来见了您,但是,在这个家里,最关键的还是我的父母。他们含辛茹苦二十一年把春禾养大,那种感情不是你现在能够体会的。”林春明差一点没有说出来,你姓于的就是一个内心冷酷只认钱的女人。

    “那你的意思是——”于婕暗暗松了一口气,原来林春明想要的并不是刚才她所想的,于是进一步问道,现在她倒是想听听林春明的意见了。

    “其实于姨是明白人,有些事情不需要我来点破,既然你这样问了,那我就不妨直说,你想想,你只想见你的女儿,可你想过我们父母的感受吗?我可以实话告诉你,自从知道了你找春禾的消息之后,我父母天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可他们两人却一句反对的话没有说。我想,就算是深明大义的您,怕是也做不到这一点吧?你连养了春禾二十一年的两位老人都没有见上一面,没有看看他们是什么样子,却是急着来见你的女儿。我能理解你见女心切,可您只顾了自己的感受,却将别人的痛苦置之度外,这不算是有良心吧?”

    听完林春明的话,于婕也顿觉汗颜,至此,她才意识到自己做的,确实有些失策了,于是赶紧陪不是道:“春明贤侄说的对,是于姨考虑不周,只顾了见到自己的女儿了。不过,我也提前准备了给你父母的礼物,今天走得匆忙,带的不多,权且表达一下我的心意,我说过了,我可以给他们一笔足以让二老颐养天年的费用作为补偿。”

    林春明哂笑了一声,他发现,这个女人,除了用钱来解决事情,大概再也没有别的能力了。

    “我说于姨,钱对于我父母来说,或许不那么好使,这些年来,我们没什么钱,不也过来了吗?于姨,来日方长,咱们慢慢来吧,好吗?”

    “贤侄,别急,我都让酒店安排好了,我这就亲自去把你们父母也接过来,咱们一起吃个饭。”见林春明要走,于婕赶紧起身去拦。

    “于姨,你觉得今晚春禾她会留下来吃你的饭吗?”林春明也停在了那里,很有些同情的看着于婕。

    “那——我怎样做才能让春禾原谅我?”此时于婕的眼里满是乞求。她看得出来,林春明才是最关键的人物。

    “于姨,怎么做,这可都是你自己的事呀,我其实只能算个局外人,不好说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