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0052章 一垛干柴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说是女人的心思最难猜,其实都是男人不想猜。

    今晚李萍一个人呆在村委办公室里,就是要等着看看,林春明跟韩春雪什么时候回来,两人是不是有了什么关系。

    李萍一直都没有跟丈夫离婚要跟了林春明的意思,可是,自从那天喜欢上了林春明之后,她便无法再接受别的女人跟林春明接近。这种微妙的心理,就是李萍自己都无法理解。

    韩春雪的那间屋跟办公室一墙之隔,而且只是用木板夹起来的,隔音效果极差,几乎办公室这边有人放个屁她那边就能听得清清楚楚的。

    本来准备躺下睡觉的韩春雪此时却听到了隔壁有人说话,便支起了耳朵来听,果然是李萍。

    现在韩春雪还不至于吃李萍的醋,她这个大学生村官在林家湾的日子顶多还有一年,一年之后,她就要远走高飞。这个小山村并不是她理想的栖息之地。

    虽然韩春雪是那么的崇拜林春明,她甚至把他当成自己的大哥看待,可是,如果林春明向她求爱的话,她会非常果断的拒绝的,因为林春明只是一个村干部,根本不是她理想中的男朋友的标准。今晚送给林春明那只剃须刀,也只是为了表达她对林春明的感激之情。

    女孩子不想欠别人的,所以才肯花钱送礼物。这与那天李萍亲自跑出去买了一包比较上档次的香烟给林春明抽完全不是一码事。

    可以说,李萍在过去的日子里,几乎从来没有这么殷勤的给哪个男人买过一包烟,包括她的丈夫,相反,平时若看到丈夫吸烟时,她还会嫌那种烟味儿。

    但在林春明的身上就大不一样了,她甚至看着林春明抽烟的样子都格外的帅。也许这个时候看到林春明身上的虱子都是双眼皮儿的。

    而林春明这边却是另一种情况了。他觉得今晚无论从哪个方面考虑,都不能带着李萍出去吃饭,毕竟她是有家的女人,而且妇女主任跟村支书之间的流言蜚语本来就容易泛滥,他这个新任支书唯恐避之不及,怎么还会邀她吃饭,除非把大家伙儿一起都请了。

    所以尽管猜到了李萍生气的原因,林春明也不想说破。因为在女人看来,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说谎的开始。

    “这么晚了,回家吧。”

    林春明现在很怕被别人说三道四,尤其是李萍老公经常不在家,这更容易让村里人嚼舌头。

    “不困,我想在这儿凉快会儿。”李萍垂着眼皮,看也不看林春明,表情很执拗。

    林春明抬起头来朝外面看了看,大街上早已没有人溜达了。

    “是不是跟大哥闹别扭了?”

    “人在八千里之外呢,我跟他闹什么别扭?”李萍翻起眼皮来瞪了林春明一眼。

    “这就怪了,谁惹李大主任生这么大的气啊?”林春明一脸疑惑的问。

    此时隔壁的韩春雪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她也听出来林春明是故意装糊涂,她都忍不住要笑了,心说,林春明你可真会装呀,人家明明是吃我的醋了!

    “谁也没惹我,就是心情不好,想在这儿坐会儿。”李萍此时的表情也变得冷了,她已经意识到,如果不是林春明在跟她装傻,就是脑子不开窍。

    其实现在只要林春明坐下来安慰她两句,也就过去了。像李萍这样的女人很好哄的,因为她的要求并不多,就是在自己受了委屈的时候,对方能够给她说几句好话。可林春明却偏偏不想惯她这个毛病。

    “我总不能把韩春雪叫起来送你回去吧?人家也是个女孩子,你还比人家大几岁呢。”林春明的语气既有嗔怪,又带着几分亲昵。

    在这个世上,林春明只能容忍一个女人任性,那就是他妹妹林春禾。今晚他对李萍已经算是有耐心了。

    “谁要她送了?我自己又不是不能走。”听到林春明有些生气,李萍心里虽然委屈,却不敢发作。

    林春明直接灭了灯等着李萍出来。李萍果然只在那里坐了不到三秒钟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这个任性度卡到了一个恰到好处的点上。

    门是林春明锁的,出来的时候,李萍没有一个人先走,而是站在那里等了林春明一会儿。因为她并不想跟林春明决裂。

    “走吧,我送你。”

    林春明果然没有让她失望。被林春明嗔怪了一句之后,现在李萍觉得林春明这句“我送你”都让她那么的开心。

    路上虽然两人距离并不近,但李萍却很满足。两人什么话都没说,李萍也能感觉到林春明的心在跟她交流。比如,刚才在村委大院里的时候,她也在跟自己赌,看林春明会不会送她。

    如果这次林春明让她一个人回家的话,她真不知道自己以后还能不能跟林春明像以前那样相处了。

    到了家门口,李萍开了门,可林春明却站在原地,两人相隔了差不多两米远。

    “不进来坐坐了?”李萍转过了身来在黑暗中期待着。

    “都这么晚了,快去睡吧。”林春明催着道。他知道,一进去了,就不容易出来了。

    可李萍还是没有转过身去进院子,这是一种无声的抗议,也是一种无声的呼唤。

    “是不是还要我抱你进去?”林春明已经感觉到了李萍的执拗。

    “我一个人怕黑,你陪我进去开了灯再走。”李萍半带祈求半带命令的道。

    “女人真麻烦。”说着,林春明大步从李萍身边过去进了院子。

    李萍在后面,却悄悄的将大门上了锁。

    进了屋子,开了灯,林春明挨个角落给她检查了一遍,既是为了李萍的安全,也是给她的一种心理安慰。

    林春明检查完毕正待转身要走的时候,李萍却突然关了灯一把抱住了他。

    那一刻,林春明的心腾腾的狂跳了起来。

    当女人矜持的时候,男人或许还会主动一些,但当女人疯狂的时候,男人往往会被吓坏的。

    林春明手里还拿着韩春雪送他的那个电动剃须刀,另一只手虽然闲着,却也没敢立即回应李萍。他知道,此时的李萍就是一垛干柴,他一旦给点燃了,那这一垛干柴就会熊熊燃烧起来,让他难以扑灭了。

    可是李萍胸前那两团鼓鼓的弹性却是那么真实的压着他,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黑暗中,李萍仰起了头向林春明索吻,然后带着林春明的身体往床上靠过去。

    此时的林春明已经完全没有了退路,他只能把唇堵到了李萍那热烈而干渴的唇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