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0050章 驴脾气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张扬现在非常理解姨妈的心情,她一定急于见到自己失散二十一年的女儿。

    可是,张扬同时也清楚,这个林春明性格的古怪非同寻常,这中间哪怕你表现出一丁点儿的急躁,都有可能让他出尔反尔,而你最终也将拿他没办法。

    所以,不管姨妈怎么催,张扬自有自己的做事套路,她不是消极等待,但也绝对不会去急着催林春明。

    因为她怕一旦引起了林春明的反感,这事儿就不好办了。

    她丝毫都没有高估林春明的强势。

    如果换了其他任何一个同学,要是她出来的时候你居然不出来亲自送一段,她都不能容忍的。

    可这个林春明她却可以接受,甚至觉得理所应当。

    张扬突然想起了那个常方慧来,在张扬的印象中,林春明对常方慧的态度很不错,这一下子提醒了她。

    于是躺在床上的张扬立即下来给国土局一把手李震云打了一个电话。

    “什么事儿啊丫头?”李震云对这个张扬不单是客气,还有几分敬畏,当然那都是源于李震云对张家实力的一种理解。可以说,现在五岭县里的主要官员,或多或少的都与当年的那个县委书记有着联系。

    因为张百川并不是退居二线,而是升迁了,只是不在五岭而已。所以,甚至当着其他下属的面,只要不是正式场合,李震云都会这么称呼张扬的。

    “有个事儿求您,不知道能不能答应啊?”张扬带着几分撒娇道。

    “什么事儿能让你这么为难?说吧,看看我有没有那个能力。”

    于是张扬说了自己的想法,她一个要好的高中同学刚刚当上了贫困村林家湾的支书,她想帮帮他,给村里铺设自来水。

    李震天只是犹豫了一小会儿,便答应了下来,他让张扬向林家湾要一个项目申请,下周一可以拿到会上讨论一下。

    张扬知道,只要李局答应了的事儿,会上讨论,那也就是走走过场而已,谁好意思跟她过不去?谁敢跟李震云过不去?

    敲定了李震云这头,张扬马上打电话给水利局王大好。她的要求就是让水利局的钻井队去林家湾打一口机井出来。

    这个王大好也是当年张百川老部下的部下,所以,张扬提出来的这个小小的要求根本就不算什么事儿。

    “王叔,到时候我请你吃饭啊!”张扬很会办事,并不仅仅因为父亲张百川的关系网,这与她自己的风格也有不无关系,同样是一件事情,别人提出来或许会让领导眉头一皱,而从张扬的嘴里出来,就特别的入耳。

    办完这些事情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张扬一刻也不想拖延,马上打电话给林春明,让他尽快拟一个项目申请,她好在周一交到局领导班子会议上来。

    可出乎张扬的意料,当林春明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显得并不怎么热情。因为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张扬给申请了这个扶贫项目,显然带着她的功利性。

    但张扬还是忍着给林春明解释了一下:多少人瞅着这几个扶贫项目呢,要是再不接的话,就被其他村抢去了。张扬说,只要村民象征性的付一些分支入户的管道费就可以了。这也是自来水扶贫项目的惯例。

    可林春明却明确告诉她,村里老百姓都很穷,连分支入户的钱也出不起。

    张扬直接无语了,换了别人,这样的项目,抢都抢不到手里,可她今天把项目亲自送到他林春明的手上了,他居然跟自己摆架子。

    可一想到接下来还要求到林春明那件重要的事情时,张扬的傲气也不得不压了下去,道:“好吧,这个钱我来想办法。对了,你那个申请得早一点弄出来,我周一得交到局领导班子会上讨论通过的。”

    从小到大,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同学亲戚求着她张扬,而这一次,明明是她张扬拿出来的好处,却要反过来求着林春明来接受了。但张扬没有办法,只能忍气吞声。这一切都是为了姨妈的那个女儿。

    张扬心说,就林春明这臭脾气,恐怕想让这个女儿回到姨妈身边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接了张扬的电话之后,林春明就来到了大街上去察看村里道路施工的情况,常方慧还在那儿,常方慧发现林春明的精神面貌明显不如早上的时候。她就怀疑,上午来的那个张扬是不是跟林春明闹矛盾了?

    按照她的判断,一个这么年轻就能进入局领导班子的女孩,人又长得这么漂亮,应该不会跟林春明这样一个土包子谈情说爱的。

    “谁又戗到你的驴毛了?”看到林春明脸上不怎么高兴,常方慧忍不住打听起来。如果不是早上两人那一段交流,或许常方慧不会去关心这个。但现在两人觉得好像不曾是什么仇敌,而一直就是老朋友了。

    “哪有啊,我不是好好的吗?”林春明摸了一把自己的脸故作轻松的笑道。

    “让女朋友踹了?”常方慧坏笑道。她知道林春明与那个张扬不太可能。这两人根本就不在同一个世界。

    “她踹得着我吗?我们隔着十万八千里呢。”林春明知道常方慧说的就是张扬。现在他还没有虚荣到那个地步,他心里也明白得很,之所以能够跟张扬走得近,现在是两个原因,一个是老同学关系,第二个那就是因为他的妹妹了。

    常方慧一副原来这样的表情。

    “张扬说要给我们村里弄一个扶贫项目,给村里打口机井,然后铺上管道,你看能不能先一起把管道沟给留出来?”

    虽然林春明嘴上不热情,但这毕竟是为村里做的一件大好事,多少年了,村民都盼着能吃上干净省事的自来水。现在好不容易有人送上门来,林春明是断不会往外推的。

    常方慧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她的手下做过不少这样的工程,所以,对他们来说,基本不费什么工夫。

    “你这个老同学对你挺够意思的。”

    “呵呵,是不错,我们毕竟同学了三年嘛。”林春明不想把背后的交易说出来,至少现在他还不想破坏张扬在常方慧心中的形象。有些事情一旦摆在了面上的时候,往往就不再那么有人情味儿了。“对不起了,中午家里有点儿事儿,没陪你去吃饭。”林春明现在还是乡下人的那种古道热肠,人家给自己村里修路,陪人家吃个饭也是应当的。

    “要想请客,晚上也行啊。”常方慧觉得早回去也没什么意思,倒不如跟这个兵油子一起聊聊天儿,顺便听听他的故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