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0046章 贵人原来是她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林春禾的眼皮都还肿着。

    大家都知道她是为什么哭了一晚。

    “禾,没有人要你走,只要你不走,就算是你亲生父母找上门儿来,我们也不会答应他们的。”林爱社是真心喜欢这个女儿,有时候他甚至超过了儿子。

    林春禾不住的点着头。昨晚伤心,那是因为想到了亲生父母对自己的狠心。起码到现在为上,林春禾就没有想过要离开这个家。虽然家里并不富裕,可她喜欢这个家,这个家里的每一个人都给了她无尽的幸福与快乐。

    “再说了,人家只是打听一下而已。不过,禾啊,爸有一个想法儿。”说到这里,林爱社故意停了下来。毕竟对林春禾来说这也是一个很为难的决定。

    “你说吧爸。”林春禾虽然预感到林爱社接下来的话是关于她的去留的,但她还是想听一听,至少她要知道,目前这种情况下,养父母心里是怎么想的。

    “你的生父母可能在四处打听你的下落,我能理解他们现在的心情,毕竟你是他们身上掉下来的肉,我也是当爹的人,想人心比自心哪,如果不让你的父母见你一面,对你父母来说,也太不公平了,是不?”

    林爱社已经没有了胃口,自从昨晚听到了这个消息,他的心里就一直纠结着,一宿没有睡好。

    “我不见。”

    林爱社刚刚说完,林春禾就一嘴顶了回去。

    放在过去,家里不论什么事情,林春禾从来不跟林爱社顶嘴的,她是一个孝顺女儿。

    尽管林春禾说得很干脆,可林爱社的心也是肉长的,他能理解此时林春禾内心的矛盾心情。不管当初父母多么狠心抛下了她,现在的林春禾肯定也想见生父母一面,正所谓打断骨头连着筋,血浓于水呀。

    如果拦着女儿不让她见生父母一面,林春禾心里会一辈子都不安宁。

    妈妈刘英握住了林春禾的手,作为母亲,从小一把屎一把尿的把春禾拉扯大,她心里最不舍,但这个时候,她也得替林春禾想一想,于是含着泪花道:“禾,妈知道你不舍这个家,可大家谁也没撵你不是?见见你父母,也算是了却了他们的一桩心愿。不然的话,他们还得满天下的去找不是?”

    “愿意找他们就找去,谁让他们当初生下我就把我扔了的!”林春禾也放下了碗筷不再吃一口。

    现在谁也吃不下了。

    刘英跟林爱社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如何是好。

    林爱社心里也有犹豫,是不是应该把当初的实情告诉孩子的时候了?

    可是,一想到那个坚持了二十年的谎言,林爱社自己就脸红了,最后他还是选择了沉默。

    “行了,别惹我妹妹不高兴了,还没影儿的事儿呢,咱们就先愁起来了。”林春明先打破了沉默,一会儿就去外面去看修路的情况。

    常方慧的工程队工作效率很高,现在路基已经铲平压好,几乎所有的机器都转起来了。

    出乎林春明意料的是,现在还不到八点,常方慧就已经在那儿指挥施工了。

    “来的这么早?吃早饭了吗?”

    虽然跟常家是那种关系,可对于常方慧这个人,林春明还是蛮有好感的。在他的眼里,这个常方慧根本就不是常家人,特别是与她那个弟弟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别的地方还有工期赶着呢,要是天天泡在你这儿,我别的工程还要不要了?”常方慧对林春明没有特别的热情,她之所以这么积极的对待这项修路工程,最终原因还是为了她那个不争气的弟弟。

    特别是那天她亲自去找了申建国之后,现在她更觉得不再欠林春明什么了。不过,现在她还不知道申建国那个电话起到了作用没有,在没有结果之前,常方慧还不想让林春明知道这事儿。

    另外,常方慧也不想让林春明知道她跟政法委书记之间的这层关系。因为她到现在为止,依然觉得穷山恶水出刁民,像林春明这种,就是特大的刁民,很难对付。她很担心让林春明知道了她常家与申建国的关系之后,会做出什么对他们两家不利的事情。

    “呵呵,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毕竟得了这么大的好处,林春明打心底里对这个常方慧很感激。

    “没什么,谁让我们常家欠你的呢。”常方慧不想领这个情,她只是摆明了态度,给林家湾修路,完全是出于对林春明兄妹的一个补偿,别让林春明对她以及她家再有什么非分之想。

    “不管怎么说,你们还是为我们林家湾做了一件大好事,村里人会永远记住你们的。”林春明一半玩笑一半认真的道。

    “那个支书对你是不是很重要?”常方慧站在那里,只是瞥了林春明一眼问道。

    “什么意思?”林春明听着常方慧话里有话。

    “要是你特在意的话,我可以再给你问问,或许还有转机。”虽然那天申建国当着她的面给邝文远打了电话,但她不肯定那么快就有了结果。

    “这么说,你在五岭县也有关系了?”林春明心里就纳闷儿,难道昨天自己官复原职,是这个常方慧的运作?可她并没有跟自己提过啊?哪有做这种好事不留名的?

    “前天我已经找人过问了一下,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了。”

    林春明刚才对于常方慧在五岭县有关系表示惊讶,就让常方慧意识到,这个林春明就是一个小官迷,所以她才这么说。

    可她刚要掏手机再打电话的时候,林春明却笑着按下了她的手:“不用打了。”

    “怎么了?”

    “昨天我还在纳闷儿,原来是你替我找了人。”

    “这么快就官复原职了?”常方慧也有些惊讶速度之快。

    “呵呵,我真没想到我那个神秘的贵人竟然是你。”林春明笑了笑道,“也是为了你弟弟吧?”

    联系到刚才常方慧的解释,林春明便揶揄起常方慧来。

    “也不全是,我觉得我们常家帮你们修了这些路,也够意思了,之所以帮你说那个话,还不是看你那么官迷吗?怎么样,正当在兴头上的官儿让人撤了,心里很不舒服吧?”常方慧很喜欢这样调侃一下自己的对手。

    “哈哈,我的狼狈样可都让你给见证了。现在你又找人让我这条咸鱼翻了身。呵呵,多亏咱们不是夫妻呀,要不然,我这一辈子都在你面前硬不起来了。”

    听着林春明那种半荤不素的话,常方慧白了林春明一眼揶揄着笑道:“看不出来,你这人还挺要脸面的嘛。”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