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0044章 假公济私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怎么想到会是我了?”张扬倒是没直接否认,而是好奇的看着林春明,她想知道理由。

    这一问还真让林春明尴尬了,因为林春明只要把自己的这个想法说出来,他就有着自作多情的嫌疑了。

    “不是你,还有谁能有这么大的能量?再说了,除了你这个老同学,别人会为我操这样的闲心吗?”虽然有些心虚,可林春明还是实事求是的说出了理由。

    “那只能说你有天助了,反正那个人不是我。”张扬只在林春明被带到派出所的那会儿给派出所长张金来打过电话,目的就是别让林春明在派出所里受了委屈,她多少也听过一些传言,派出所里的人是如何对付那些不听话的专政对象的。而且她知道林春明的脾气,高中上学的时候就是一个不服任何人的主,如果进了派出所还是那副臭脾气的话,人家可不吃他那一套。

    林春明哦了一声,同时心中更加疑惑了。因为他从这一免一任中明显感觉到并不是什么自己工作出色,肯定是里面有什么人运作的结果。可是,除了张扬的话,那个人又会是谁呢?虽然说常家出钱给村里修了这么多路,但林春明一点都不认为常家人会一声不响的帮他做这种事情。

    张扬让林春明拿出了一份村里盖了公章的文件与自己手上的那份合同照片对照了一下,两人都确定合同上的公章的确是村里的那枚。

    “看来这公章没有造假,可你们都说不知情,难道是老支书一个人给他们盖上去的?”张扬眉头紧蹙道。

    林春明点了点头,他多少知道村里的一些套路,一般情况下,盖公章都是一个人去操作的,要么是村会计,要么就是支书,不过,像合同这么大的事情,其他村委不知情,就有些不合常理了。

    但也不排除老支书一个人偷偷而为的情况。

    “老支书生病住院了,现在还没有回来,总不能去人家病房里调查这事儿吧?”林春明有些为难。不管老支书林善魁当时推荐他当这个支书是出于什么目的,其中一条肯定是对他能力跟人品的认可。如果他带人去调查这事儿,那就显得他林春明太不是人了,不论从哪个方面,林春明都不想把事情做得那么绝。

    张扬摆了摆手:“没有那个必要了。我们只想证实一下这盖子是不是假的,如果是假的,我们才会起诉瑞祥集团。另外,我想顺便打听一个私人的问题。”张扬突然话题一转。

    “你说。”

    “这事儿之所以打听你,是因为咱们是老同学,不用担心你瞒着我,二来你是支书,也方便调查。你们村里有没有抱养来的孩子?”

    一听到张扬提到这事儿的时候,林春明心里就格冬一下,不过,他的心理素质早已炉火纯青,一点小小的心理波动不可能会浮现在脸上。林春明立即意识到,这才应该是张扬今天来林家湾的目的吧。

    “你这描述也太宽泛了吧?多大的?男孩还是女孩?”林春明表面装得很平静,但内心已经起了波澜。

    “是女孩,今年应该二十一了。”张扬说。

    特征跟自己的妹妹林春禾如此相符,林春明的心顿时沉了下去。据他所知,在林家湾,除了林春禾,应该再也没有这样的女孩了。

    “有吗?”

    林春明只是稍一犹豫的工夫,张扬便接着要结果了。

    “我这不是在筛信息吗?你可真是个急性子。这样吧,等我查查再跟你说怎么样?对了,你什么人家丢了孩子?”林春明摆出了一副很好奇的神情,以显示自己只是一个局外人。

    “这个暂时保密,不过,等孩子找到了,我肯定会告诉你的。你别介意哦?”因为保留了一些信息,张扬微显歉意。

    “啊,没什么。上午就别走了,尝尝我们的乡下菜怎么样?”虽然表现得很热情,但林春明真心不希望张扬答应他的这个邀请,他不肯定让张扬见了林春禾的话,她会不会直接就能认出来。从刚才张扬所说的保密两个字,林春明猜测那个丢失的孩子差不多跟张扬有一定的血缘关系,保不准会跟她的某些亲戚相貌相仿。

    “那可让老同学破费喽?”

    出乎林春明的预料,张扬居然答应了。林春明觉得,张扬这个官宦子弟应该不会随便吃他这种乡下同学的饭。城里的这些孩子都爱干净,单是农村厨房的那种卫生条件就有可能让她们难以下咽了。

    “什么破费不破费的,像你这样的大美女,不知道得多少同学抢着请客呢,今天可算是我脸上增光了呗啊”

    虽然害怕张扬到家里去吃饭,可林春明却对于张扬的爽快非常满意,他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同学。

    “邻村就有一家小馆子,虽然比不上城里的卫生条件,还算有特色,你这个穷同学请不起你去大酒店,可也是一片心意哦。”林春明哈哈笑着道。

    “你要是再这么说,我可再也不来了?”张扬难得羞涩的嗔视着林春明道。高中的时候,林春明还真没见过张扬脸上竟然也能有这样的女人味道,只道她是一个一切事情都较真的野蛮女生。

    张扬打了一个电话,那个男青年马上就跑了回来。

    林春明上了面包车,坐在副驾驶上的张扬不时回过头来跟林春明交谈。听说这路是林春明的一个朋友来给修的,张扬顿时惊得差点掉了下巴,道:“那你这朋友是个壕了?那今天干嘛不一起约上人家?”

    “她没来。”事实上,今天请张扬吃饭,林春明既觉得脸上有光,同时又不想让几个女人知道,他总感觉那几个女孩子会吃醋的。

    “是个女的吧?”张扬突然饶有兴致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林春明怀疑,自己可没说给村里修路的是个男人还是女人啊。

    “女人的第六感觉呗。多大了,是不是你女朋友啊?”微带一点酸酸的醋味儿,张扬问道。

    人就是这样,如果到现在林春明连个女孩子都没人愿意跟他交往的话,别人就会莫名的觉得你哪个方面肯定有问题,而如果你突然有了一个极有身份的亲密朋友时,别人就会心生羡慕甚至是嫉妒了。

    不得不说,那天林春明跟赵飞几个人对打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干练与镇定,会让任何一个女孩子心生崇拜的,张扬也不例外,只是她没有那般花痴而已。

    “呵呵,我这么无趣的男人哪个那么没品位的女孩子会喜欢啊。”

    “你现在什么情况啊,结婚了没?”跟老同学没那么多讲究,林春明就直接问了。

    “什么意思啊你?怕我嫁不出去啊?”张扬回过头来娇笑着嗔道。

    现在虽然跟张扬说笑着,可林春明的心里还在考虑着林春禾的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