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0042章 出了新情况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吃过了早饭,林春明便焦急的等待着常方慧的施工队了。道路都测量了,他想常方慧应该不会言而无信。

    支书不让干了,这路还能修的话,总算也是给自己挣回了一些面子。凭着对常方慧的信任,林春明还是来到了大街上看看施工队来了没有。

    这时候村里人再碰到林春明的时候,那称呼就含含糊糊的,而不再是林书记,因为现在村里人几乎都知道了林春明的代理支书已经被上级免掉了,至于谁将接任,现在还是一个未知数,不过村里人大都猜测着极有可能是张全中来当这个支书,因为除了林春明,整个村委里,也就张全中能撑起这个摊子来。

    林春明才不在乎他们叫自己什么呢,反正现在又不是支书了,再叫自己林书记,那不是骂人吗?

    林春明的淡定让村里人不由的议论纷纷,有人说林春明这是故作姿态,也有人说林春明是故意撂挑子,准备跟那姓汪的对着干的。总之莫衷一是。

    常方慧果然没有让林春明失望,还不到八点,施工车辆就陆续开进了林家湾。

    一见施工队过来,林春明又像是打了鸡血一样重新有了精神。

    让林春明多少有些遗憾的是,常方慧本人并没有过来。

    当林春明带着施工队长到韩春雪这里来测量卫生间数据的时候,韩春雪为难了。

    当初韩春雪只当林春明随便那么一说,没想到借着这次修路,林春明竟然真的要给她建卫生间了,心里虽然高兴,可现在毕竟林春明不再是支书,怕后面有什么麻烦。因为她太了解张全中这个人的脾气了。

    “林哥,改了房屋里面的结构,不会有人说什么吧?”作为一个女生,心里倒是希望能够在乡下也用上城里那样的卫生间,哪怕只是一个比较简陋的,也可以免去了许多麻烦。可就是眼下时局有些不对。

    “说什么?这卫生间是我让建的,又不花村里一分钱,谁敢说三道四?”

    韩春雪不说还好,让她这一提,林春明更来气了。韩春雪也不好再说什么。她也知道,就算是张全中当了这个支书,也不敢跟林春明明着顶。林春明这家伙太霸道了,谁敢惹他?

    林志强还像往常一样,八点准时到村委大院里来。

    刚刚打扫了卫生,林志强就接到了镇上的一个电话。那电话里说得很明白,让林家湾全体村委到大院里开会。

    林志强便一个一个的打电话下通知。当通知到张全中那儿的时候,一听说是镇上召集全体村委会议,就知道应该是宣布村支书任命决定了。虽然嘴唇肿得还是老高,可此时他兴致却更高,于是兴奋的问林志强道:“小林,镇上没说什么事儿?”

    “没说。”

    这种事情,林志强确实也不敢乱猜。

    “你小子这嘴还挺严的,好吧,我这就过去。”不顾脚面还肿着,也不顾嘴唇肿得跟猪嘴一样,张全中从炕上擦下来就瘸着腿往村委大院里奔。

    一路上不少人看了他那副尊容,忍不住要笑,有人问他,他便说昨晚巡夜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

    来到村委大院,大家看到了张全中那张嘴,都忍不住要笑了。

    “张主任,你这是咋了?昨晚吃什么过敏了吧?要不就是昨晚回去让嫂子啃的?”李前进比张全中稍小一点,还可以跟张全中开这样的玩笑。

    “昨晚喝高了,不小心摔了一跤。”对这些昨晚一起喝了酒的人,张全中觉得这个谎撒得还算圆满。虽然当着韩春雪的面,他估计韩春雪这个女大学生村官不会给他揭穿的。

    李萍看着张全中嘴唇那个样子,便立即怀疑起林春明来。因为昨晚是林春明去送的他,如果不是林春明故意为之,张全中怎么会摔成这样?

    现在看来,林春明这家伙要报复一个人,不定会用什么法子的。

    韩春雪也觉得奇怪,昨晚明明临走的时候只是让李萍捅了一棍子而已,那嘴唇怎么会肿成了这副尊容?

    不过,有心里那种期待顶着,此时的张全中只是微显尴尬,却并不是太介意,他相信,等到镇上来人宣布他为林家湾村支书的时候,就算是自己现在的样子再难看,他们一个个也都会羡慕死他的。

    之所以有这个自信,那是因为他觉得林春明的突然被免就与汪庆祥的干预不无关系,同样,新支书的任命,自然也不会是别人了。

    这样一想,张全中越发意气风发了。

    此时的张全中心里就像是揣了一只兔子一样,控制不住的怦怦乱跳。自己等了那么多年,总算是没有白等。可以说,要是这回扶正当了支书,那也算是自家的祖坟上冒了一阵青烟。

    快九点的时候,一辆小轿车停在了村委大院。

    从车上下来的不是别人,而是镇党委书记邝文远。

    其实刚才他的车子已经在村街上停了一会儿,因为他看到了几辆工程车正在那里施工。

    亲眼看到了确实有人在给林家湾修路之后,邝文远便毫不犹豫的上了车子,直奔村委大院了。

    “邝书记亲自来了?”有人隔着窗子看到了已经进了院子的邝文远书记,便小声说道。

    听到是邝书记亲来,张全中立马从那把黑椅子上站起来,转身迎出了门外,尽管脚底下还不利索,那脸上也很难看,但他似乎忘记了这一切,几乎是哈着腰笑脸迎道:“邝书记来了!”然后就快步闪到了一边让邝文远进来。

    邝文远的目光只是在张全中那张猪头一样的脸上扫了一眼,然后就扫向了满屋子里的人。

    “都到齐了吗?”邝文远问道。

    “都到齐了。”张全中跟在后面赶紧回道。

    “怎么没见林春明?”邝文远眉头一皱。

    “他不是村委。”张全中又回了一句。

    “我这就去叫他,他在指挥施工呢。”林志强反应快,立即从座位上冲了出去。他倒是没有解释林春明缺席的原因,因为他很快就捕捉到了一个信号。

    林志强一边跑着一边给林春明打电话。

    “林书记,邝书记来了,宣布重要情况,让你过来,赶快!”

    林春明压根儿就没抱什么幻想,不过,既然是邝文远亲来,那肯定是有什么重要事情了,他心说,不会是不让修路了吧?

    林春明不紧不慢的来到了村委大院,刚刚一天的时间,林春明就觉得这大院有些陌生的味道。

    他绾着一条裤腿儿,站在了门口,看到邝文远的时候,还是礼貌的问了一句:“邝书记好。”

    “你小子,这么忙?”一见林春明,邝文远刚刚还严肃着的表情立马就浮上了笑意。

    “人家为咱修路,咱出不上钱,出点力气还可以。”林春明目前还不明白邝文远的来意,也犯不着给这个免了他职的书记脸色看。他要先听听邝文远是什么目的再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