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0037章 领导艺术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搞定了村里大多数的党员之后,下午张全中领着村委的人在办公室里开会,林春明则躺在家里睡大觉。现在他已经不再是林家湾的代理支书,连一个村委都不是。

    常方慧把测量的事情安排给了手下,自己却开着皮卡去了五岭县城,直奔县委大院。

    她这次来访的目标是政法委书记申建国。

    “什么事啊丫头,怎么一个人跑到我这里来了?不会是专程看我的吧?”申建国从办公桌上直起了身子打量着常方慧笑问道。

    申建国跟常胜利是老同学,虽然说目前申建国还照顾不上常胜利的生意,两人却一直走得比较近。

    “我怎么就不能专程来看您了?”说着,常方慧把一提香茗放到了申建国的办公桌上,“这是我爸让我带给您的。”

    “真的假的?就为了给叔送这两盒茶叶跑一趟腿吗?”申建国打开那盒茶叶闻了闻,茶叶不错。

    “这是我爸专门让人种植的无公害绿茶,头茬儿呢,炒的时候也没有任何添加,特意让我捎给申叔尝尝。”

    “呵呵,我就说嘛,有什么公干?”

    “去林家湾给村里修路,顺便过来看看申叔不行啊?”常方慧撒娇道。

    “怎么,你爸沦落到给村里修路的地步啦?”申建国开玩笑道。

    “什么沦落呀,私人关系,白送的呗。对了,申叔,圆石镇的党委书记邝文远你能说得上话吗?”

    于是常方慧就顺便提起了林春明的事情来。

    “这个林春明我倒是听说过的,前两天把一个叫汪庆祥的外地商人开工的一帮人给揍了,差点儿进了局子。我正想找他呢。怎么,你跟这小子也扯上关系了?”申建国不由好奇的问道。据他所知,现在的常方慧好像已经是副市长梁继业的准儿媳妇儿,不会这么快就散伙了吧?

    再说了,就凭着常胜利的条件,女儿怎么可能会跟一个农村的小子扯上这种关系呢?

    “叔,你别瞎猜好不好?我跟林春明只是普通的朋友而已。”让申建国这么一说,常方慧竟然脸红了一阵。

    “普通朋友还给人家免费修路?”申建国嗔道。

    “当年的村村通只给村里修了一条主街,其余的还都是土路,算是我们常氏做慈善了呗。叔,这事儿你到底能不能给过问一下?我是觉得林春明确实是一个难得的有为青年,不让他当这个支书真的太可惜了。而且,因为一个招商的客户就把一个村支书给免了,这事儿也太不靠谱了吧?”

    “这事儿本来我不好干预的,不过,也不是不可以问一下,但我可不敢保证人家能听你叔的啊。”

    “叔,平时您不都是连县长都不放在眼里的吗,这回怎么又低调了?不会是怕惹上什么麻烦吧?”

    “丫头,你可别给你叔戴高帽儿,你叔什么时候敢不把县长放在眼里了?净瞎说!好吧,我给问问就是了。”

    申建国不但以有常胜利这么一个有钱的老同学为荣,即使在美女侄女常方慧面前,申建国没有什么权威可言,他只能乖乖的先答应下来。

    “那要不要请那个邝书记吃个饭?今晚我请客。”常方慧既然想办成这事儿,她就不想让申建国出钱。不就是一顿饭的事儿吗?

    “屁,就这么点破事儿,还得请他吃饭?美死他了!他请老子吃饭还差不多!”申建国马上又拿出了他的威风来。

    当着常方慧的面,申建国就拨通了圆石镇党委的电话。

    “您好,我是圆石镇邝文远,请问您是——”

    申建国是用座机打的,邝文远一看那个号码,立即紧张了起来,他不敢确定就是申建国本人打过来的,所以试探着问了一句。

    “我申建国,我说邝书记,你们圆石镇的脸好大啊。”申建国面无表情的说道。

    “哦,申书记,什么事情,您直接批评就是。”邝文远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他根本就闹不清政法委书记打这个电话指责他哪个地方不对。

    “谁要批评你了。我是说,你们林家湾的几条破街道,还得让我老同学给你们修啊?你这个党委书记倒是很会做工作嘛,我都请不动他呢。”申建国接着打了个哈哈。

    “林家湾修路?”邝文远确实不知道林家湾修路的事情。

    “别给我装蒜了好不好?常氏集团副总都亲自过去了,你别说你这个党委书记都不知道啊。”

    “申书记,是我工作不到位,这事儿我真不知道。”听着电话,邝文远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汗。

    “怎么,林春明那小子没跟你汇报?”

    “这个……申书记,是我工作失职,我马上就去了解情况。”一时间,邝文远感觉脑子都不够用了,他就不明白,林春明怎么跟常氏集团扯上关系了?政法委书记申建国怎么知道这个林春明的?

    但有一点他很清楚,申建国的这个电话就是要告诉他,林春明跟申建国与常氏集团都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

    而自己今天却刚刚免了林春明那个代理村支书的职!

    这绝对不是一个巧合。人家都打电话过来了,分明是对这件事情表示不满了。

    “什么失职不失职的,那是林春明那小子自己跟我那老同学之间的事情,怎么什么错儿都往自己身上揽?我说邝书记,林春明那小子刚从部队上回来,做事情倒是有些干劲,不过也有些年轻气盛,你可得给我时刻敲打着点儿,别让他犯了大错儿啊。”

    “一定,一定,申书记,您放心好了!”邝文远很快就转过了脑子来。

    “那好吧,有空儿我也敲打敲打他。就这样了。”

    听完了申建国这通电话,常方慧已经佩服是不行不行的了,她情不自禁的朝着申建国翘起了大拇指:“叔,您真是高人哪!”因为从开始到结束,申建国压根就没有提到让林春明重新当这个村支书的话,可是,申建国的字里行间却都透露着对林春明的关注与关心。

    “别给你叔戴高帽儿,什么高不高的,他邝文远好歹也是镇上的一把手不是?又不是傻子。行了,这事儿就这样了。还有什么指示没有?”说完,申建国得意的看着常方慧问道。申建国一直很享受这么运用手中的权力。他喜欢这个过程。那滋味儿就像是烈酒过喉,会在自己的喉咙里留下一道灼烧却又淋漓的快感。

    “叔,我要是给您当一年的秘书的话,肯定比上四年大学更有意义。”

    “丫头,你这是表扬你叔呢,还是损你叔啊?”申建国嗔道脸道。

    “我当然是表扬您了,这才叫领导艺术!叔,有机会我一定专门请您吃顿饭,好好的讨教一回。”

    “快算了吧,呆在你爸身边,比跟谁学都强!你爸那才是个老人精呢。我哪有他十分之一啊。”

    张全中在村委办公室开会结束的时候顺便宣布晚上他请客去邻村饭店吃饭。他要借这次请客的机会检验一下,谁是他队伍里的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