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0029章 叫你老爹来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喂,那个,给我站起来。”林春明朝着刚刚拿枪指着他的家伙指了指。

    刚才那一手铐砸得太正,下巴怕是都已经粉碎性骨折了,剧烈的疼痛让他感觉全身无力。

    林春明下了命令,他不敢不听,只好硬撑着,在两个同伴的搀扶下勉强站了起来。

    林春明举起了枪,瞄准了那人的头。那人眼睛看向林春明,目光却再也不是刚才的杀气,而是充满了极度的恐惧。

    “刚才你不是想打死我吗?”林春明拿着枪,手指慢慢伸进了护机,食指勾住了板机。

    “明哥……我错了……”那人已经吓得表情僵硬,嘴也哆嗦,两腿发软。

    “现在知道错了?晚了!”林春明冷笑了一声,他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欺软怕硬的货色。

    “砰!”话音刚落,枪就响了。

    听到枪响,那人失去了控制一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巨大的枪声在船舱里回荡。

    林春明并没有想打死他,有些时候,让一个人死,并不算是最重的惩罚。

    坐到地上的那位,并没有死,林春明在开枪的一刹那,枪口微微上扬了一丁点儿,让子弹贴着他的头皮飞了过去,灼热的子弹将他那本不算长的头发烧出了一道明显的痕迹。

    当他意识到自己还活着的时候,他才感觉到灼热的子弹将他的头皮烧得生疼。

    林春明只是拿他给了所有人一个严正的警告。

    可他的裤裆里却已经湿透了——就在枪响的一刹那,他尿了。

    一股臊味儿升腾起来,让周围几个人都闻到了。只是没有敢去掩鼻。

    此时林春明的目光冷冷的逼视着面前那些早已吓得呆若木鸡的人,问道:“有没有自告奋勇的?我先把里面剩下的几颗子弹赏给他?”

    船舱里鸦雀无声。

    谁也不想死,尤其是在亲眼看到林春明枪法如此之准的时候,他们原来还心存的一点点侥幸也顿时荡然无存。

    现在林春明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叫他们蹲着,那就不敢坐着。

    看到眼前的一幕,常少更是吓得魂飞魄散。

    “明……明哥,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如果你想要钱,我现在就打个电话让人送来!”

    在关键时刻,常少当然知道要保的是自己的小命。在他的意识里,钱可以解决一切麻烦,包括眼前的困境,他都认为可以拿钱来摆平。

    “哥不稀罕钱。”林春明把枪慢慢放下,现在仅仅是林春明的一个眼神就足以让这帮人颤抖。

    “那……那明哥想要什么?”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既然不要钱,那就是要命了?

    那一瞬间,常少的脸像死人一样的灰,心也瞬间冷到了谷底。

    林春明瞥了常少一眼,从对方的上衣口袋里抽出了一根烟,点上,很是享受的深吸了一口,慢悠悠的道:“叫你亲爹过来一趟吧。”

    “叫他过来?——干嘛?”常少结巴着问道。

    “你小子干的好事儿,总得通知你家长一声吧?”林春明嘴角一歪,那笑容根本就没有完全展开就收了回去,似乎又恢复了过去的慵懒,他也不想跟这个畜生解释什么。“喂,把那副手铐拿过来。”

    此时休息室里的林春禾已经渐渐醒了过来,她的意识还没有完全恢复,人却可以下床行动了。她只模模糊糊的记得自己当时在甲板上困得不行,而后来发生了什么自己就一概不知了。

    林春禾醒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要见到哥哥林春明。

    强撑着走出了休息室,林春禾看到的情形是,整个船舱里分成了两个阵营,林春明跟常少坐在一边,那些保安垂头丧气的站在他们的对面,外面的音乐早已停下,整个船舱里静得吓人,连掉到地上一根针都可以听得见,那阵势就跟高级首长在开会之前要讲话一样。

    听到林春明的命令,几个人面面相觑之后,还是有一个人拣起了地上的那副手铐送到了林春明的面前。

    旁边被手铐打晕了的那个家伙也已经被人扶了起来坐在那里,头却偏在一边。

    那人递手铐的时候,那个动作在林春明看来的确有些滑稽,就像是大臣在向皇上献折子。

    看到林春明好端端的坐在那里抽着烟,林春禾的心就安了下来。不过现在她头脑还有些昏昏沉沉的,却依然坚持着来到了林春明的身边。

    林春明回头瞥了林春禾一眼,看到妹妹能自己出来,他的心也放松了不少。回来后第一次带着妹妹出来玩就玩大了,要是回去让爸妈知道了,自己可没法交待。

    “给你们常少铐上。”林春明声音不大,但效果却很不错,那家伙非常识相的来到了常少面前。

    常少拿眼睛瞪着那家伙。

    “常少,对不起……”虽然已经是虎落平川了,可在这帮人的眼里,常少还是他们的主子。只是慑于林春明的残忍,这回他只能得罪自己的主子了。

    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之前所发生的一切,但从眼前的阵势来看,林春禾也知道,刚才一定是经过了一场血拼之后,林春明才占到了上风。

    她无法想象,哥哥怎么能够凭着一己之力而把常少这些人给制服的。这样想了之后,林春禾心里原来对哥哥的那份崇拜与依恋顿时爆棚得无以复加。

    虽然刚才这里的一切都是在她睡眠中发生的,但聪明的林春禾就算是用脚后跟想一想都能知道,这一切都应该是由她而引起的。所以,之前她对常少的那种厌恶却又恐惧的复杂组合,现在则变得更单一了一些,剩下的只是仇恨与愤怒。

    “你现在就给你老爹打电话吧,让他一个小时之内赶到这里。不然的话,他就永远见不到他的儿子了。如果他愿意的话,也可以带着警察过来。”

    声音并不大,可在常少听来,那却是如千斤重的大石头一下子压到了他的心口上,让他喘不过气来。

    林春明抬起手来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半。

    对于常少来说,这绝对不是威胁,因为他知道,之前自己对林春明跟林春禾两人做得太绝了,他不但要玩弄人家的妹子,还要取了林春明的性命。这叫图色害命,罪过不轻啊,如果不能按照林春明的要求去做,恐怕是凶多吉少。

    而且现在最好的方案就是向老爹求救。如果平时小打小闹的话,自己就可以靠着他的狐朋狗友摆平了,可像今天这种情况,却绝对超出了他这个纨绔子弟的能力范围。老爹不来,自己真的有可能小命不保了。

    可是,今天这事儿他真的不想让自己的老爷知道。光平时那些小打小闹就已经让老爸够失望的了,要是这事儿也让他知道了,那还不得把他揍个半死?

    “明哥,别人可以吗?”常少小心翼翼的看着林春明的脸色问道。

    “只要在你们家能作得了主的人就行。”林春明无所谓的道。

    “我姐行吗?”常少完全没有了原来的那种傲气与霸道,更像一条被打怕了的狗,连那眼神都满是畏惧。

    “你姐能作得了你的主?”林春明还真没想到常少居然要把他姐搬出来。

    “能!”为了证明自己的请求可以被允许,常少非常肯定的回答道。

    “那也行。”

    常胜利是整个东海市最著名的房地产大亨之一。家产不少,但常家却人丁不旺,上面三代单传,到了常胜利这一辈,膝下也只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又疏于管教,这便给儿子养成了骄奢淫逸的坏毛病。好在女儿还比较成器,没让他操过什么心。

    目前能够帮着常胜利打理生意的,正是他这个大学刚刚毕业不久的女儿常方慧。

    接到电话的时候,常方慧正跟老爸常胜利陪着市委市政府几个领导在吃饭。

    “爸,我接个电话。”常方慧一看是弟弟的号码,便跟爸打了一声招呼离开了房间。

    常方慧早有经验,只要弟弟打电话给她,不是惹下祸了,就是跟她要钱。这种事情,对于常家人来说,那算是一种家丑,自然不能让外人知道,更不能让今晚的这些要员们知道。

    刚一接通,常方慧就听到常伟带着哭腔在电话里喊:“姐,你快来呀,我在咱家的游艇上,半个小时之内你要是过不来,你可就再也见不到你亲弟弟了!千万别报警,多带些钱来就行!”

    林春明要求的时限是一个小时,而这个常少却生生的把时间给他姐提前了半个小时,他可不想因为姐姐的行动迟缓而误了他的小命儿。

    此时的常少完全不再顾虑自己的阔少形象,简直就是一个让人欺负得只知道哭鼻子的可怜虫。

    林春明只是让常伟打电话叫家长过来,这带钱过来的安排,纯粹是常伟自作主张,因为在他的心目之中,钱可以打通一切,今天的事情,只要姐姐把钱带过来了,林春明就应该不会再难为他了。

    林春明本想制止,不过转念一想,你常家不是有钱吗?我倒是要看看你们常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到底能筹到一个什么数目!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