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0021章 成贴身保镖了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林书记……别……别!”

    眼看着林春明拿着那刀子照着自己的裆里戳,郑好吓得眼睛都不敢去看了。那可是他的命根子,要是被骟了,那以后还怎么当男人啊?

    “你小子胆儿好肥啊,竟然敢打她的主意!我看你是不想要这打种儿的家伙了是吧?”

    “不,不,我要!林书记!千万别!”郑好感觉那刀尖已经戳到自己的肉上了。再加上林春明脸上那一副可怕的笑容,郑好更是吓得魂不附体。

    “想要还敢欺负你大爷我?她是我林春明的兵,你欺负她,就是欺负了我!”林春明咬牙切齿的吼道,突然那刀子一划,只听哧的一声,吓得韩春雪都赶紧捂起了脸来,她都有些后悔把惩罚郑好的事交给林春明了,该不是林春明这家伙当兵那会儿杀过人杀出神经病来了吧?跟汪庆祥那伙人那么拼命的砍人也就罢了,可对自己的一个村民居然也下得了这样的手?

    随着那“哧”的一声响,郑好的裤裆被豁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说来也怪,林春明那刀尖只划破了郑好的裤裆,而且直到腿弯,就是没有伤到郑好一丁点儿皮肉!

    可那一瞬间,郑好却是吓哭了,他还以为林春明那一刀子把他的命根子都切下来了呢。

    “啊——林春明,我日你八辈儿祖宗!”

    郑好真不知道林春明只是吓唬吓唬他,只当是那玩意儿已经没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之后,郑好便朝着林春明破口大骂起来。

    韩春雪也当是林春明真的切了郑好,拿开手看时,却见郑好的裤裆全开了,而那玩意儿则还完好的呆在那儿。

    她这一下才放下了心来。不过,眼前的情景却让一个姑娘羞得不行,因为郑好那里没有了任何遮挡,她赶紧转过了脸去不再看郑好。

    也就是几秒钟的工夫,郑好就意识清醒过来,知道自己的东东还留在那儿,他先是勾起身来确认了一下,然后又看了看一脸得意的林春明。

    “你再骂一句试试看?”林春明手里飞快的转动着那把明晃晃的水果刀一脸的坏笑。

    “不敢了,林书记,真不敢了,刚才我是吓糊涂了!”郑好的脸上再一次露出了怯意。

    “郑好,我告诉你,念你这是第一次,如果再有下一次,呵呵,我保证你这玩意儿立马搬家!我林春明的脾气你是知道的。”

    把郑好折腾了一顿,这才把他放了。解开绳索的时候,郑好跪在地上一个劲的给两人磕头。

    “行了,把门锁好了,睡吧。那家伙今晚不敢再来了。”大功告成,林春明拍了拍手准备回家。

    “林书记!”

    林春明刚刚到了门口,韩春雪却赶紧叫住了他。

    “还有什么事儿?”林春明只好回过了头来。

    此时的韩春雪正为难的看着林春明,脸上再也不是城里姑娘那种冷傲之气,而是满脸的可怜楚楚。

    “留下来陪我一晚好吗?我一个人好害怕。”

    从认识韩春雪到现在,林春明可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韩春雪这样的表情,他的心里多少有些满足。

    “这——不大好吧?我倒是无所谓了,可要是让村里人知道了,会说你闲话的。”

    “咱们就去东屋的办公室,林书记,求求你了。”或许是考虑到把林春明一个大男人留在自己的宿舍里不像话,韩春雪马上想到了办公室那个公共场所。

    “那——好吧。”林春明一副勉为其难的表情说道。

    “谢谢了林书记。”

    “别那么客气,以后别叫我书记,我这书记还不知道能当几天呢,叫我林春明好了。”林春明确实不敢说自己还能不能继续当这个支书,镇上邝书记跟自己的谈话目标很明确,要么让汪庆祥开矿,要么他这个支书就别干了。

    “你能当,怎么不能当下去了?”韩春雪哪里知道邝书记跟林春明谈话的内容,更不知道林春明现在所面临的压力。

    林春明苦笑了一下,以前自己当特种兵的时候,不论情况多么惊险,他总能够化险为夷,可现在他终于体会到,只要一个小小的浪头,自己仕途的小船儿说翻就会翻了。

    说句真心话,在林春明的眼里,一个镇党委书记,实在不是什么大人物,可现在人家却是捏住了他这个代支书的生杀大权,只是一句话,就可以让他这个代支书瞬间贬为一个农民。同样,只要一句话,也可以让他这个代支书马上变成真正的支书。

    “这样吧,你还是在你屋里睡,我在这办公室里呆着,我就陪你一晚上。”林春明一副割出去的样子说道。他觉得一男一女在办公室里呆上一晚也不是事儿。而且让一个女孩子一整夜不睡觉,恐怕也吃不消。与其两个人受罪,还不如都舒服一点。

    “我怕你睡着了。”韩春雪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我不睡,我开着电视看节目。”林春明无奈的说道。他能理解此时韩春雪一个刚刚受了惊吓的女生的心情。

    “你要是开着电视,我这屋里有什么动静的话,你就听不到了。”韩春雪现在考虑的全是她自己的安全。

    林春明有些哭笑不得了,笑道:“那你搬过来就不怕受罪?”

    “没事儿,我把被子抱过来。”见林春明终于松了口,这才脸上露出了笑容。

    “好吧。”

    一会儿,韩春雪就把被子抱了过来,铺在联邦椅上,一个人蜷缩在上面。

    林春明看这样她太受罪,干脆把两个联椅对在一起,让韩春雪躺在那上面,而自己则是背对过去,看起了电视。

    现在韩春雪对林春明可是一百个信任,毕竟今晚是林春明救了她,不然的话,谁知道那会是一个什么结果。所以,躺下不久,韩春雪就进入了梦乡。

    林春明调小了电视,一个人也坐在那联椅上睡着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韩春雪却来到了林春明的面前把他叫醒了。

    “陪我去趟厕所好吗?”韩春雪很为难的说。

    林春明心说,你这是怎么了,一晚上去了几次厕所?事实上,这次去厕所,韩春雪是去换卫生巾的,可能是今晚受了惊吓,本不该来的大姨妈却提前来了,刚才躺在联椅上,韩春雪就觉得下面呼呼的一阵。

    无奈的起来,到了院子里,可韩春雪不是去厕所,而是去了她的宿舍。一大会子之后,韩春雪这才出来。

    有了先前的惊吓,韩春雪有些吓破胆了,她要林春明提前进厕所检查一下有没有人藏在里面。林春明检查了之后,韩春雪还要求他不能离远了,就呆在墙外等着她。

    林春明心说,我这成你贴身保镖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