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0020章 这回咱就不报警了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韩春雪平时也是很注意安全的,只是今晚觉得时间还不算太晚,没有必要出来解个手还得锁门,所以就大意了一回。

    不管林春明说的是不是真的,既然林春明这么说了,而且已经松开了她,她也就不出声,而是等着看林春明下一步的行动。

    刚才林春明捏得她手腕吃疼,那刀子也就到了林春明的手上。林春明拿了那刀子,朝着韩春雪的宿舍走去。

    轻轻的推开门,进去之后没有听到一点动静,毕竟屋里是亮着灯的,所以林春明看得清清楚楚,并没有看到里面有人。

    不过,刚才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那人已经进来了。那么,除了床底,应该没有什么藏身之处。

    韩春雪的木床是四条腿儿立起来的老式床,所以,底下藏个人根本不是问题。

    也就是说,那人是准备等韩春雪上了床之后再伺机作案的。

    林春明没有往里走,而是在门口处就直接爬到了床上去,这样,躲在床底下的那人就看不到进来的人是男是女了。

    在那里躺了一小会儿,竟然没有听到屋里半点动静,此时林春明丝毫都不害怕,也不着急,而是在偷偷的笑,他在想象,要是这个时候那家伙从床底下钻出来会是什么样子?

    呆在外面的韩春雪一直没有听到屋里有打斗的声音,心里正在奇怪,这个家伙会不会是想赖在里面不出来了?等我进了屋再对我那个?

    不过韩春雪已经打定了主意,今晚你要是不把那个坏蛋揪出来,我是坚决不会进屋的。要是进了屋,林春明再对她那个的话,就算是叫喊也不会有人听到的。

    虽然说这两天韩春雪对林春明的印象大有改观,可是,自从发现他跟妇女主任李萍关系不正常之后,便对这个退伍军人有了新的看法。

    她甚至在心里重新把这个林春明定义成了渣男。

    林春明躺在床上心想,看这样子,不熄灯,这家伙是不会出来了,于是他顺手熄灭了灯。

    果然,一个黑影从床下爬了出来,林春明可以听到那悉悉索索的声响。

    因为一直睁着眼睛,林春明看得清清楚楚的,那人还没有站直身子,就照他的身上扑了过来,而且上来就去堵他的嘴。

    可是,那手刚刚伸过来,就让林春明控制得结结实实的。

    “啊——”一声沉闷而且痛苦的叫声从屋里发出来。

    那个男人顿时就懵逼了,因为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城里的女孩子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力气,身手还这么快!

    林春明也不说话,只是躺在那里使劲的扳着那个男人的手腕,剧烈的疼痛让那家伙钻心的疼,那声音直像老牛被捅了一刀子。

    听到屋里叫喊的声音,韩春雪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虽然对林春明的身手比较有信心,但毕竟是在黑暗中,她也不敢保证林春明稳操胜券。所以,听到那沉闷的叫声之后,韩春雪就不顾一切的冲进了屋里,打开了灯。

    开了灯的一刹那,韩春雪看到的是林春明躺在那里得意的笑。

    而一个头上套着丝袜的家伙正压在林春明的肚子上,那样子滑稽极了。

    不怎么费劲,林春明就把那人捆了一个结实扔在了地上。

    到现在,韩春雪这才相信了林春明的话,而且一阵后怕,要不是林春明,怕是今晚她不是死在了这个男人的手上,就是被他给祸害了。

    即使戴着头套,林春明跟韩春雪也能认出,这个男人正是村上的二流子货郑好。这家伙三十好几了,还是个光棍儿,平时专门欺负大闺女小媳妇儿的,大家都恨他,更怕他,因为他能豁得出,而别人豁不出,有时候明明被他欺负了,也只能忍气吞声的过去了,甚至有的被他强上了之后也不敢报警,为了名声就那样大不见小不见的算了。

    林春明掏出了手机来,打开了录音,开始给郑好当场录了口供。

    “怎么办?”看着地上的郑好,韩春雪却没了主意,她不知道是不是现在就报警。

    “这是你自己的事儿,当然你自己作主了。”林春明是代支书不假,而且还是韩春雪的顶头上司,可这种私事儿,他不想发表意见。林春明这个时候还考虑过了,要是他坚持私了的话,韩春雪说不定还会怀疑这事儿是他林春明跟郑好串通的一场“英雄救美”呢。

    韩春雪在林家湾呆了一年,许多事情也改变了她原来对事情的看法,如果换了一年之前的话,她会毫不犹豫的马上报警。

    但现在,她却犹豫了。一旦报了警,这个郑好得到法律的惩罚是肯定的,也能为村里除掉一害,但是,郑好的老娘谁来养?而且,村里接着还会传出谣言来,甚至会把她韩春雪当成罪魁祸首的,因为村里不少人都有这样的观点,女人被男人占了便宜,不全是男人的责任,而是女人不检点才让男人起了歹心。

    作为一个局外人,或许作一个决定非常容易,但作为当事人,韩春雪真的拿不定主意。于是她把林春明拉到了外面。

    “林书记,你说,这事儿咋办?”这个时候她倒是真心希望林春明可以梳理一下她那凌乱的思路,让她明白到底应该怎么做。

    “小韩,这事儿我真的不好替你拿主意,毕竟这不是小事儿。报不报警,那要看你怎么想了。”

    “那我要是放了他,他会不会还会有第二次?”这是韩春雪最最担心的。

    “一般来说,要是我收拾他一下的话,他应该不敢有第二次了,当然,你要是就这么啥事儿没有的就放了他,第二次说不定更大胆。”林春明点上了一根烟。今天他觉得这事儿办得特漂亮,救了美女,自然会在韩春雪的心里得一个好评的。

    “那你可不能整出人命来,也不能把人家弄残了。”韩春雪有心私了,却又警告了林春明一句,她知道林春明出手狠,不会轻饶了郑好那小子。

    “放心吧,我手上有数儿。”黑暗中,林春明做了个鬼脸。

    再次回到屋里的时候,郑好拿着那双贼眼怯怯的看着林春明。

    “林书记,饶命,我错了!今晚是我一时糊涂,以后我再也不敢了!”郑好两手被反绑着半躺在那里,先前已经让韩春雪踢了好几脚。但那对郑好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他怕的是接下来的惩罚,不论是报官还是私了,他都好受不了。

    林春明从床上拿起了那把水果刀,来到郑好的面前蹲下,那水果刀尖就戳在了郑好的裤裆上,阴阴的坏笑道:“郑好,这回咱就不报警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