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0016章 醉了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汪庆祥考虑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去会会这个林春明,看看他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他相信,经过邝文远的一番工作之后,两人再见个面,或许双方的仇恨还能化解,毕竟接下来是要做生意的。

    不过,他中午没过去,因为他早就答应了一个朋友,总不能推了人家。

    下午四点多点,汪庆祥就让司机开着车子带他来到了林家湾村。

    其实对于汪庆祥能不能来,林春明心里也没底,他这是第一次跟商人打交道。

    完全出乎汪庆祥的意料,当他的车子停在村委大院门口的时候,林春明是极度热情的迎出来的。可以说,自己原来对林春明这个人的想象与现实中的林春明直接判若两人。

    “林书记。”

    “汪总。”

    两人几乎同时伸出了手来。

    司机打开了后备箱,从车上取下了几个包,里面盛了林春明要的酒肴,几瓶好酒。他相信,一个刚刚上任的村支书,不可能有什么高级藏货的。

    “汪总这还真的自备酒肴了?”林春明赶紧吩咐林志强他们接过了东西,自己则引着汪庆祥往办公室里面走。

    汪庆祥感受着刚刚交过一次火的林家湾人的热情,多少有些不太自在。但从林春明他们脸上的表情来看,确信他们是真的欢迎自己,而不像是一场鸿门宴。

    “村里不是不方便嘛。”

    “青菜还是有的。就是山珍海味难找。”林春明一边往里走着,一边说笑着,那气氛完全不像是刚刚交过一次火的敌我双方,而更像是一对老朋友。

    仅仅是这一点,就令汪庆祥对这个退伍军人刮目相看了。俗话说,天下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林春明今天能有如此的表现,一方面可能与邝书记的工作有关,但更重要的还在于这个人的悟性。因为从表情上来看,林春明丝毫都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发自肺腑的。

    林春明把几个村委一一向汪庆祥作了介绍,不过,汪庆祥只是礼貌性的点了点头,因为这次来赴宴,他主要的目的还是认识林春明,至于其他人,甚至是那个一直间接向他通风报信的张全中,他都没太怎么注意。

    一大家子人完全是围绕着林春明一个人,仅这一点,汪庆祥就看出了林春明的号召力,他这次见面之后已经确定,这个林家湾,除了林春明之外,大概没有人可以如此成为一个组织的核心。至少目前是这样。

    林志强马上就安排了人手,搬来了锅灶,就在村委大院里摆起了酒席。六点之后,正式开席。

    虽然说林春明是借着谈生意的名义把汪庆祥请来的,但从见面到喝酒,他却是一个字都没有提到生意。事实上,双方心里都明白,今天这个小小的宴会,目的并不是谈买卖,而是在加深双方的感情,化解之前的矛盾。

    如果能够达到这个目的,那也就算是双赢了。

    所以,汪庆祥一直也没有提到生意上的事情,只管喝酒。

    事前有林春明的话,虽然热情,但不能过分,更不能为难对方,所以,今晚这酒大家几乎是平着喝的。甚至林春明还比汪庆祥多喝了一大杯。

    林春明还真没想到汪庆祥酒量那么大,那家伙始终都没有推杯。

    最后喝到了晚上九点半才算是停下。大家都已经醉得差不多了,这就更不能谈生意了。

    林春明是硬撑着把汪庆祥送到车上的,待客人走后,林春明再往大院里走的时候,那脚步就有些不沾地儿了。

    李萍见林春明这样,便赶紧上前扶住了他。

    “这个家伙……好酒!”林春明踉踉跄跄的走着,还在夸汪庆祥的酒量。因为他看得出来,那个汪庆祥似乎就没怎么醉,而自己这边却已经有些不行了。

    “不能喝还要喝那么多!”李萍一边扶着林春明,一边有些心疼的嗔怪着。

    见李萍照顾着林春明,韩春雪便自觉的回到了她的宿舍里去了。这两个女人今晚多少都喝了点,但韩春雪有些酒量,所以没怎么看出来,而李萍只喝了半斤,后面就没再怎么喝,她早就料到林春明会喝得大醉,所以便留了酒量等着照顾林春明。

    其他村委也都回了家。林志强在办公室里收拾了一会乱摊子,又给林春明泡了杯茶,看看有李萍在那里陪着,自己再呆在这里也有些碍眼了,于是也跟李萍打了个招呼准备跑路。

    “林志强……你小子跑什么跑?”虽然人醉了,但心还不醉,林春明不想一个人在这里单独让李萍伺候着。

    村支书跟妇女主任历来都是人们饭后的谈资,现在这情况,他更有些忌讳。

    “我没跑,我是尿尿。”已经到了院子里的林志强回头争辩道。

    可他在院子里小解了之后,还是偷偷的溜走了,今晚林志强也基本喝到了顶,要是再不回家,就得在李萍面前出洋相了。

    “行了,你也回去吧。我一个人休息会儿就走。”林春明从李萍的手里抽出胳膊来,撵着李萍回家。那天韩春雪叮嘱他要远离李萍的话,现在他还记得,韩春雪就在隔壁,他可不想让韩春雪说自己不长记性。

    “都醉成这样了?我可不放心。”李萍哪会听他的,还是坐在林春明的身边,以防林春明从椅子上摔下来。

    “就这么点酒儿……算什么?”林春明一边打着嗝儿一边逞强的道。

    “喝点儿水,一会儿我送你回家。林志强这个死孩子跑得倒快。”李萍一边嗔骂着林志强,一边给林春明来回倒着水,生怕烫着他。

    给林春明喝了两杯水之后,李萍这才说要送林春明回家,刚才与其说是林春明自己喝的,倒不如说是李萍给喂的。要是让别人在跟前看了的话,还不知道又有什么流言蜚语传出去了。

    李萍扶着林春明先关了灯,又在黑暗中摸索着扶他出来锁了办公室的门。这期间林春明站都站不住,那身子东倒西歪的,李萍不得不用整个身子来抗住这个大汉子。所以,中间就好几次把那丰软的地方压到了林春明的身上。

    出了村委大院,街上已经没有一个人。

    “我自己能行,你快回家吧,小心让你老公误会了。”林春明担心给人家小夫妻惹出是非来。

    “这几天他出差了。”李萍说。他的丈夫是在厂子里跑业务的。

    李萍是女人,个子当然矮,扶着林春明的时候,那样子却更像是被林春明搂着走路了。有时候他那重重的身子几乎要将她压倒,可她一点都不觉得累,心里倒是有了另一种快活。

    好不容易到了林春明家的门前,李萍这才让林春明靠在了墙上,然后用整个身子抵住了他,把手伸进他的裤兜里去掏钥匙。

    林春明平时不喜欢把钥匙挂在腰上,而是装在裤兜里的。因为他的钥匙总共也就两把,一把是大门上的,一把就是自己屋里的,挂在腰上特显寒伧。

    李萍一边用身子抵着林春明,一边把那纤柔的手伸进林春明裤兜里掏,她不是摸到了钥匙,而是摸到了另一样东西。

    那一刻,李萍的小心脏都要从胸口里跳出来了。

    “坏蛋!钥匙在哪个兜呀到底?”李萍在那上面报复性的狠狠的拧了一把又问道。

    “你就不能手轻一点儿?疼死我了!”林春明咬牙切齿的道。其实他心里却是爽得不行。因为刚才李萍手上那劲道儿,正好让他受用。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