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0009章 能喝白酒的女人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你把人家打成了那样,吃饭还要人家付钱,有这样的道理吗?”看着林春明那副认真的样子,韩春雪嗔道。

    “春雪,你不懂,这些贱人其实就是欠了揍,你要是真把他给揍老实了,他就把你当大爷了。要是你让他们给欺负下了一回,那你就等着一辈子让他们欺负吧。”林春明一边端着杯子抿着酒,一边看着那边朝他点头的赵然。

    这个赵然,可真是让林春明给打怕了,且不说林春明一个人挑了他十几个保安,单是最后对付他赵然的那一锄头,就已经彻底把他的胆儿给吓破了,现在他已经知道,若不是林春明手下留情,现在他恐怕早就脑袋搬家了。当时林春明的那股子狠劲儿,谁也看不出来那是装的。

    所以,仅仅只是给林春明加个菜,买回单的话,对于赵然来说实在是便宜大了的事情。现在林春明能够接受他的殷勤,就算是给了他莫大的脸面。

    虽然之前并不看好林春明的作派,但是这回与赵然他们的这次械斗,却是让韩春雪大开了眼界,至少眼前这个赵然对林春明的那份惧怕已经证明,对方不敢再嚣张。

    韩春雪现在想想,当初要不是林春明带头,恐怕现在马猴岭上的那片山岭早就被赵然的人给推平了。再者,后果或许是大家都有流血,甚至是出人命。

    她不得不承认,在这场械斗的过程中,林春明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表面看似是他挑起的战争,但实际上他却是一个能力极强的控制者。

    出乎林春明的意料,韩春雪居然跟林春明平着喝完了那瓶白酒。

    “呵呵,你真厉害,没想到你还敢喝白酒。”喝完之后,林春明颇有些赞赏的看着韩春雪。在林春明的眼里,能喝白酒的女人都不是一般的女人,可以进入女汉子的行列了。

    “对于你们男人来说,半斤白酒算什么?还不够你们润润嘴唇的呢。”韩春雪可没有被夸奖了之后就沾沾自喜的毛病,到底能喝多少,她自己也不知道。因为她从来就没有喝醉过。

    两人都没有注意赵然那两个人是什么时候走的。去结账的时候,服务员说,给他们加菜的那人已经替他们结了。

    “现在满意了吧?”韩春雪不无嘲讽的撇了撇嘴对林春明道。

    “这个赵然还算是懂事,下次再打他的时候,我肯定会手软的。”林春明得意的笑了笑。

    两人刚出门,就看到林春禾正推着自行车在门外朝着饭店门头上瞅。

    “禾,你怎么来了?”林春明看到林春禾的一刹那,鼻子不由的一酸,他当然知道,林春禾大老远的跑过来,肯定不是为了找地儿吃饭,而是找他的。

    “你们……没事儿?”林春禾脸上红红的,推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流着汗都不上擦,显然她已经找了多时。

    “能有什么事儿?”林春明心疼的嗔道,“怎么来的?”

    “还能怎么来的?”林春禾朝着自己的破车子努了努嘴道,见到哥哥平安无事林春禾兴奋得不行。

    “还没吃饭吧?”林春明问。

    林春禾去过派出所,听说他们已经走了,可在路上却没见到人,就算是打出租回去了,路上林春明要是看到她骑着车子也会叫住她的。从圆石镇到林家湾村几乎只有一条路,所以林春禾就断定这两人是进饭店下馆子去了。

    “可能吃吗?废话!”韩春雪朝林春禾白了一眼,又主动接过了林春禾手里的自行车给她支起,拉着林春禾又回了饭店,“想吃什么,自己点。”她想,林春禾到了这个时候一定饿坏了。

    事实上,连急带饿的,林春禾已经明显体力透支,浑身打颤了,要是再找不到林春明他们,怕是连车子都骑不了。要知道,从林家湾到这里来,少说也得二十五里路,一个女孩子,大热天儿的,怎么受得了。

    林春禾吃饭的时候,韩春雪跟林春明两人就坐在边上看。现在林春禾已经完全顾不上什么吃相,一会儿就扒拉完了。因为吃得急,吃完之后才觉得有些撑,她尴尬的朝韩春雪笑了笑。韩春雪也很理解的笑了笑,然后起身去结账。

    “我有钱。”看韩春雪替自己结账而不是哥哥,林春禾赶紧上去阻止。

    “行了,才几块钱。”韩春雪推着林春禾出了饭店。

    “咱们怎么走?”韩春雪看向林春明问道。问题是只有一辆车子,而且韩春雪估计,林春明是不会让他这个宝贝妹妹一个人骑回去了。

    “我驮着你们两个吧,这老式的车子可结实着呢。”林春明一脸坏笑的道。

    “行,我坐前面。让春雪姐坐后面。”林春禾倒是高兴。她最喜欢坐的就是前面的大梁,小时候那一直是她的专座儿。

    韩春雪瞅了瞅,这镇上哪有什么出租车,就算是打电话叫车,也未必会有出租车愿意跑这么远的路来接单。她还是不放心的瞅了瞅自行车的轮子,疑惑的问:“承得住吗?”

    “你们两人加起来才不到二百斤。”林春明一副不是事儿的表情说道。这两个女孩的确都是苗条型儿的,只有个细高挑的个儿。

    从家里往这走的时候,林春禾就想到了这个主意,所以提前给车子打足了气。

    “就是这座儿有点儿硬啊,不知道你这城市大小姐的屁股能不能受得了啦。”林春明故意用激将法。他觉得撇下韩春雪一个人打出租也不太好。今天他跟韩春雪可算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了。

    于是林春明早上了车子靠着两条长腿支在那里,林春禾先上了前面的大梁上坐着,韩春雪小心翼翼的坐到了后座上,一手把住了座儿,一手抓住了林春明的衬衫。

    最开心的是林春禾,这样坐在林春明的怀里,让她很惬意,而韩春雪坐在后面的座儿上,开始的时候还行,走了不到五里地,她就有些受不了,可要想变换一下姿势都不太可能,最后她只得把手伸到了前面去搂住了林春明的腰,这样一来,身子就不可避免的贴到了林春明的背上。

    这大热天儿的,双方都感觉到了对方的肌肤。

    除了小时候让父亲这样用自行车驮过自己,韩春雪还真没有体会过让其他男人这样驮着的感觉。不知咋的,渐渐的,她竟然不那么累了,而且靠在林春明背上的时候,心里也多出了几分安全感。

    一路上韩春雪甚至心里莫名其妙的幻想过,要是自己找了林春明这样的男朋友,就这样让他驮着,也挺幸福的。

    “村里不少人都要来的,让我给拦下了。哥,在派出所里他们没怎么难为你吧?”

    这是林春禾一直在担心的问题。她也听说了哥哥的事迹,不让村里人来,她是怕他们把事情搞砸了反而害了哥哥。

    虽然是土路,可两边是茂密的杨树,坐在车子上很是清凉。

    “你哥那么牛,谁敢难为他呀?你哥还差点儿把那个协警给揍了呢。”后面的韩春雪几分赞赏几分嘲讽的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