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0001章 临危受命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盛夏。深夜。

    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林家湾村支书林善魁家的门前,熄了大灯。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从车上下来,在支书家的大门上不紧不慢的敲了两下,在这寂静的夜里,声音是那么的清晰。

    “谁呀?”一会儿,老林走出来隔着大门问道。虽然他已经猜到了门外是什么人,但他还是问了一句。

    “我。”门外的男子用林善魁熟悉的粗声道。

    门开了,高大男子闪进了院子里。

    外面车上还坐着一个男子,他降下了一半车窗,在里面吸着烟。漆黑的夜里,烟头在车里忽明忽灭。

    高大男子跟着老林进了里屋客厅。

    已经睡下了的女人也披衣坐在炕沿上,支楞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坐吧。”老林跟那男子客套了一句,不等客人坐下,自己倒先坐到了沙发上。这几天他有些身心疲惫的感觉,仿佛几天时间里老了许多。

    那男子没坐,而是将一个四四方方的包裹放到了面前的茶几上。

    “林书记,还是那两条路,你自己选。今晚可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我说过,这事儿通不过,光村里的那个刺头林春明就会跳出来跟我拼命的。再说了,章子也不在我手上,在镇上放着呢,即使我这一关过了,镇上也未必会答应你们的。”

    “镇上的事不用你管,至于那个林春明嘛,我们自有办法。只要你跟我们去镇里在合同上把章子盖了,这钱就是你的了。不然的话,后果我可已经跟你说过的。”

    老林干脆将身子靠到了沙发上,闭起了眼睛,仿佛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钱,我不会要的,那是断子绝孙的昧心钱,你们拿走吧。”

    老林闭着眼睛,无力的摆了摆手。几滴浊泪从他的眼角滚了下来。

    “那这章子……”

    “你总不能让我大半夜的就陪你们去镇上吧?”愤怒与痛苦让林善魁眉心都蹙了起了一个疙瘩。

    “那就多谢林书记了。明天上午,我让人过来接您。”

    “不要你们接,我自己能走!”虽然声音不大,可林善魁的态度却很坚决。

    “那好吧,明天上午,咱们镇上不见不散。”说完,那人转身就走。

    “把东西带走!”林善魁几乎是低吼着道,仿佛茶几上那个四四方方的包裹里藏着的不是钱,而是炸弹。

    可是,人已经出了大门,上了车。不等林善魁追出来,车子就已经轰的一声驶进了暗夜之中。

    两天之后,村里传出消息说,老支书林善魁病了,病得很重,已经去了省城哪家医院住下了。

    又过了两天,林善魁让村干部捎回了带着镇党委批示的委托书,让村里退伍军人林春明代理村支部书记,并附有一份同样是林善魁亲笔写的推荐林春明作林家湾村支部书记的推荐书。

    村里人都觉得这是林春明家的祖坟上冒青烟了。

    可林春明一家人却没有那么兴奋。

    晚饭之后,父亲林爱社跟林春明坐在一起商量,到底接不接这个代支书。

    以林爱社的看法,老支书林善魁这是金蝉脱壳,甚至是上级某个领导为了开起这个矿而使的一计,先以代支书这个好处给林春明以安抚,等那矿开起来,再找个理由把林春明免了,让林春明到时候没法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可对于林春明来说,不论是哪一种结果,他都不想放弃这次机会。他的思路很清晰,如果自己不干,那么村里唯一能够接任支书这个位子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现任村主任张全中。当初张全中能使用不光彩的手段让大多数的村民选他当村主任,他就有办法蒙骗村民,而让那个矿开起来。

    据林春明了解,那姓汪的将要开的是一个硒矿,对村里甚至周边污染都极其严重。

    所以说,如果村里的大权落到了张全中的手里,对于整个林家湾来说都是一个灾难。

    更何况林春明已经把自己的相当一部分安家费都投进了他承包的那片山林上了,那矿一开,自己的所有计划全都泡汤。

    所以,不管将来出现什么情况,林春明都决定先接下这个代支书来。

    第二天上午差两分钟八点,林春明准时出现在了林家湾的村委大院。

    当他刚刚踏进办公室的那一瞬间,众人的目光就刷的一下一齐聚焦到了他的身上。

    雪白的短袖衬衫,笔挺的灰色裤子,锃亮的皮凉鞋,再加上他那棱角分明的平头,直与之前他那种吊儿郎当的形象判若两人。

    刚刚二十六岁的妇女主任李萍,竟然一边惊喜的看着林春明,一边抓着身边美女大学生村官韩春雪的手小声说道:“春雪你看,今天咱们小林书记真帅!”

    韩春雪只是嘴角勉强的动了动,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在她的眼里,林春明还算不上美男子,特别是前些日子他对老支书林善魁那个态度,就已经给这位城市美女留下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兵痞印象。

    “林书记,你请坐。”团支部书记林志强刚刚还坐在大办公桌后面那把椅子上给大家侃大山来着,见林春明进来,赶紧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双手把椅子推到了林春明的屁股底下。

    林春明看了看那把黑漆椅子,这椅子可是有年头了,从林春明记事的时候起,村里的几任书记就一直是坐这把椅子的。现在,那黑漆都被磨得放光了,依然是那么结实,林春明心里暗暗感慨的是,这把椅子今天竟然传到了他的手上!

    坐下之后,林春明就问:“都到齐了吗?”

    “张主任好像还没来。”林志强说的是村里的二把手村主任张全中。

    林春明看了看表,已经到了他定好的开会时间:“咱们不等了,开个会。”

    简短的开场白之后,林春明就问大家:“大家对开矿的事儿怎么看?”

    这事儿已经成了这些日子村里人议论的焦点。

    大家面面相觑之后,治安主任李前进终于先开了腔:“这事儿我们大家当然是坚决反对的。那矿要是开起来,对我们村里环境的破坏可不是一般的严重啊。我们可不愿意为了几万块钱就把自己世世代代生存的环境给毁了。咱们还得为子孙后代着想呢,是不是?”

    谁都知道林春明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他可是坚决反对的。今天他虽然还只是一个代理村支书,但谁都知道,转正那是迟早的事。

    当然这也是韩春雪平时在村里一直宣传的环保精神。李前进当然知道在这个关键时刻应该怎么说话。

    后面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开了。

    大家都发了言之后,林春明才开始总结:“那就好,既然大家态度这么明确,就算是天王老子来,咱们也决不让他们把矿开了。”

    说完之后,林春明的目光在全体村委的脸上扫了一遍,自然也跟那位女大学生村官韩春雪的目光相遇在了一起。“看来韩副书记给我们科普得不错嘛。”

    虽然跟这位城市美女没说过几句话,但对于韩春雪的情况,林春明还是大体了解一些的,韩春雪是一年前来到林家湾的,进村之后,老支书就给她安排了一个团支部副书记的虚职,专门负责一些宣传工作。

    面对林春明这种近似恭维的表扬,韩春雪只是微微一笑。

    “不过林书记,听说那个开矿的,手下是咱县上的一个大痞子,就怕咱们惹不起呀。”村委们虽然都表了决心,但顾虑也不是没有。

    “痞子怎么了?他也是娘生的,肉长的,这还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天下不是,一个痞子就能反上天了?只要咱们不在合同上签字,他们要是开采,那就是非法的。”林春明不以为然的说道。

    听林春明这么说,众人不语。

    “对了,以后每天上午八点,在这里开个会,聚聚情况,都准时点儿,免得耽误了大家的工夫,谁要是再来晚了,那可是要挨罚的。”最后林春明最后笑着强调了一下开会的纪律。

    “那这次张主任可得挨罚喽,到现在他都还没来。”林志强打趣说道。

    “哪个要罚我?”话音刚落,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就走进了办公室里。他就是村主任张全中。

    “散会吧。”不等张全中第二只脚踏进屋里,林春明就宣传会议结束了。

    而林春明这一声“散会吧”让张全中脸上的笑容顿时僵在了那里。

    几个人散去,办公室里还有李萍、林志强、韩春雪、张全中、林春明五个人。林志强是习惯性的在等着新支书有什么具体的任务安排给他。因为他最年轻。今天上午开会的通知就是他挨个下达的。

    韩春雪则是没别的地方去,她的宿舍就在村委办公室的隔壁,而且眼看着新书记跟老主任就要起战争了,她觉得不能在这个时候走开。李萍是有话要跟林春明说。

    林春明正要往外走,张全中却突然发话了:“小林,你这是故意要出我洋相了?”

    张全中的脸色跟猪肝一样。他故意没叫林书记。

    “张主任,哪有的事儿呀,你多心了。”林春明笑了笑,掏出烟来点上,也没去看张全中。

    “你早不宣布晚不宣布,偏偏等我进来的时候才宣布,还说不是故意的?林春明,是不是看我张全中好欺负?”

    “张主任,那要是反过来,我是不是可以这样说,你早不来晚不来,偏偏等我宣布散会的时候你才来,是看我这个新上任的代理支书好欺负喽?”林春明抽着烟回过身子来笑眯眯的看着已经气得脸色铁青的张全中。

    张全中气得眼睛瞪得牛一样大却说不上半句话来,因为一时之间,他真的找不到可以反击林春明的话,可如果出手动粗,他自知不是这个当了七年特种兵的林春明的对手。

    可是,即使在林善魁当政的时候,他张全中也没受过这样的窝囊气,作为村主任,他可是老资格了,本来指望这阵老支书林善魁因病告退,他能捡个便宜支书当当,可谁想却半路杀出林春明这么一个程咬金来。本来就一肚子气的他正没处撒,今天故意迟到,其实他早来了,却一直在大门口听着的,直到听到林春明说来晚了的人就得接受惩罚的话时,便觉得找到了林春明的茬儿,也想借这机会显一显自己的场子,没想到却被林春明这个毛头小子给反将了一军。

    妇女主任李萍马上走过来,用她那肉乎乎的胳膊碰了碰林春明,嗔道:“你跟张主任计较什么?你出来下,跟你说个事儿。”

    李萍这话听起好像是为了张全中好,可其实她明显是站到了林春明的一边。要是林春明在刚刚上任的当天就跟村委员打起架来,那可糗大了。

    林春明就跟着李萍到了院子里。

    “你跟他计较什么?他今天就是故意找你茬儿的。你要是跟他打起来,那就上了他的当了!”

    “谢谢李主任,我知道了。”

    林春明笑了笑,转身出了村委大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