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54 手榴弹

      “狼跟着我们了,好多狼。”徐雅楠说。

    “我看到了,一共四只狼,四只小狼,让它们跟着吧。”我说。

    “为什么让它们跟着?”

    “你说呢?你让它们回去?别让它们送了?”

    “它们又不听我的,我害怕。”

    我把手榴弹的后盖拧开,把拉环勾在小指上握紧,一手一个手榴弹,“大不了,和它们同归于尽。”

    “我有点崇拜你了,蒋未生,你很像英雄王二小。”徐雅楠说。

    “是那个放羊的,把日本鬼子引来的王二小吗?”我问。

    “是呀。”

    “我的娘来,我比王二小差远了。”我说。

    “这些狼会不会真吃我们?”

    “不吃才见鬼了呢,如果我是狼,我也不会放过这么新鲜的活物的,你觉得它们离我们有多远?”我说。

    “大概有六七十米。”

    “那不行,再让它们离近点。”

    “远点不好吗?”

    “我扔手榴弹根本扔不到六十米,我在部队最好成绩是49米。”

    “又是部队?看来你真是解放军小战士。”

    “我们上了坡,就卧倒。”

    “为什么要卧倒?”

    “你能别问这么多问题吗?你真不像个老师。”我说。

    “跟你在一起是不像,我也知道,看上去你像老师。”

    “差不多了,卧倒,它们在坡下,正好一窝端了。”我说着把手榴弹扔出去。

    手榴弹冒着烟滚在狼群里,一只狼居然好奇的走过去查看,我把第二个手榴弹也扔了过去,然后按住徐雅楠的头。

    轰地一声巨响,接着又是一声,尘土覆盖过来。

    一只狼的残肢,飞过我们头顶。

    烟气散尽,这群狼全部被炸死,无一幸免。

    “真残忍啊。”徐雅楠说。

    “它们不死,我们就得死,弄两条狼腿带走。”

    “我想起莎士比亚说的生和死的问题了。”徐雅楠拍着身上的土。

    “莎士比亚把生和死想得太复杂了,生和死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生死不是什么问题。”我说。

    “蒋老师,此话怎讲?”

    “要么生,要么死,要么不是你死,要么就是我死,要么早死,要么晚死,再朝简单点说,早晚都得死。”我说。

    “早晚都得死,你说得好像很有道理,我觉得你现在快要成我的老师了。”

    “做你的老师绰绰有余,我还真不想做你的老师呢!”

    “去你的,等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看了她一眼,笑了笑。

    走了三个多小时的路,有一条溪水从山下来,徐雅楠蹲下来,洗了洗脸,看着这绵延不绝的溪水,我心里豁然开朗了好多,我把狼腿在水里洗了洗。

    “今天夜里,就这么走下去吧,走到天亮在休息,在这里睡觉太不安全了。”徐雅楠。

    “好在有月亮给我们照路。”我说。

    “你年龄虽小,但感觉你好像经历过很多事是的。”

    “我的经历都可以写成小说了。”

    “又在吹牛。”徐雅楠轻轻捏着我的脸。

    “别动手动脚好吗?”我说。

    “小样,你说我们今天夜里能走出去吗?”

    “感觉一直沿着这条溪水走,就能走出去。”

    “但愿如此。”

    走了六个多小时,天已经蒙蒙亮了,一只鸟飞过头顶,我看到不远处有一条马路,马路的两边是稻田。

    徐雅楠拥抱着我,“感谢上帝,终于出来了。”

    我摸了摸徐雅楠的头,感觉有一种成就感,或许徐雅楠以后应该不会再有事了。搭了一辆车,送司机一个羊腿,司机把我们送到了博爱街。

    回到大伯家,我和徐雅楠倒头就睡。

    我梦到了阎王爷,我和他勾肩搭臂,称兄道弟,我塞了一大把钱给他,他冲我笑了笑,拿出生死簿,大笔一勾,就把一个人的名字勾掉了,我歪头一看,这名字是我爹的名字,我大惊,说勾错了。阎王爷眼一瞪,没错!没错,勾的就是他。

    醒来后,发现徐雅楠不在床上,她走了。

    今天是星期天,她去哪了呢?

    我朝裤袋里塞了一颗手榴弹,扛着狼腿走到之前去的那家饭店,我让老板把狼腿炖了。搬了一个板凳坐在门口,我抽着烟,看着博爱街上形形色色男男女女的人,对面门槛里的老太太在和小孙子拍着掌:啦啦,麦熟了,打火烧,给谁吃,给洋洋吃,洋洋吃饱了,拽不拽不大门玩去了。

    “来两个火烧!”我喊道。

    “好勒!这就来了!”老板应道。

    忽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是铁蛋,马三和郭小强。

    “生哥,我们到处在找你。”马三说。

    “有事?”

    “有事。”铁蛋脸色严峻。

    “什么事?”我问。

    “定哥要找我们麻烦。”马三说。

    “哪个定哥?”

    “就是牛定山,号称镇山虎。”郭小强说。

    “他不是姓牛吗,怎么又成虎了?什么牛的虎的,真他娘的乱。”我说。

    “是号称镇山虎。”马三说。

    “他怎么找事?”

    “我的表哥,在学校被牛定山给打了,牛定山打他就是冲我来的,我表哥提到我,牛定山说见了我也要打。”铁蛋说。

    “提我的大名没有?”我问。

    “提了。”马三说。“牛定山说,谁是讲卫生,我它妈的还叫懂礼貌呢!说喊来,让他见识一下我的铁拳。”

    “妈个巴子的!真是日了狗了!”我说着从口袋里掏出手榴弹,“还铁拳?他的铁拳有这个硬?能冒烟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