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九十章 重归于好

      见我的目光躲躲闪闪,不敢和她对视。安然忽然笑了,是那种轻松的笑。她把我这面的车窗放下,轻声说,

    “抽支烟吧,别把你憋坏了……”

    我尴尬的笑下。看着窗外,掏出了一支烟,打火机还没等掏出来。就听“啪”的一声,一回头,见安然手里拿着一个打火机,已经把火点着了。而她正微笑的看着我。

    我只好凑过去,把烟点着。

    安然点完烟,就把打火机放到我前面的工作台。她柔声说道,

    “上次送你的打火机你嫌贵,不舍得用。那平时用这个吧。这个便宜,网上买的……”

    一款国产的白钢防风打火机,很精致。价格也就在一百多块左右。我拿在手里,反复翻看着。手感不错。

    “卓越,我发现我越来越不懂你了……”

    安然叹息一声,说出了这句话。她的话忽然让我有些怅惘。这话前几天陈岚也曾和我说过。而现在,安然又和我这样说。

    我苦笑了下,反问她,

    “有什么看不懂的?”

    安然看着我手中的打火机,慢悠悠的说,

    “你为了奥蓝,不在意得罪黄飞和陈岚。可从上次你喝醉以后,就一直躲着我。连我送你的药,你都随手丢掉。我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以前我们不是挺好的吗?像个老朋友一样,什么都可以说……”

    我抽了一大口眼,默默的看着窗外。

    安然或许不知道!她的那句“只是同事而已”,深深的刺激到我了。我以前还抱有一丝幻想,觉得或许老天开眼,让安然喜欢上我。可从那天起,我已经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安然见我不说话,她也沉默了。不一会儿,她的手机嗡嗡的响了起来。是公司打开的。在说了四五分钟后,才挂断电话。安然靠在靠背上,叹息一声,

    “其实我真不喜欢现在的生活!每天忙忙碌碌,看似充实。可说白了,都是为了金钱和利益……”

    我笑了下。看着远处的车流和人群,慢悠悠的说,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在这个钢筋混凝土的城市里,谁不是在追名逐利呢?”

    安然撇了下嘴,她慢慢的摇了摇头,但并没说话。

    我抽了口烟,反问她说,

    “那你希望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一说这个话题。安然似乎来了兴致,她歪着头,痴痴的幻想着。好一会儿,她才慢慢说着,

    “很简单!我希望在海边有一间朝海的房子。我呢,有一个小小的工作室。每天吹吹海风,听听海浪。穿着自己设计的衣服。和一个我爱的男人,在沙滩上散步……”

    我呵呵笑了。或许每个女孩儿的心里都有一个类似的幻想。但幻想终归是幻想。

    我转头看着她,不怀好意的问说,

    “可你说的这些,还是要用钱来实现啊?你知道现在海景房涨到多少钱一平吗?你知道在海边生活的成本,要比内陆城市要高不少吗?你知道你吹过海风之后,还是要考虑油盐酱醋茶吗?”

    安然被我的一连串的问题,问的都要崩溃了。她撅了下嘴,皱着秀眉,嗔怪的白了我一眼,不满的说着,

    “卓越!我刚刚有点美好的幻想,就全都被你浇灭了。你能别这么残忍吗?”

    我呵呵笑了。现在的我俩,似乎又回到了没有隔阂之前。我也可以肆无忌惮的和她开着玩笑了。我又问她说,

    “那你喜欢的男人是什么样的?”

    其实这是我很早就想问的话了。但一直没有机会。趁着现在,我俩的关系缓和,我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当然,我已经不再抱有什么幻想了。

    安然想了下,她柔声说道,

    “忠诚!这是第一点,也是最重要的……”

    安然说这话时,她的眉头微微皱了下。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我知道,她父亲对孔姨的背叛,不但伤害了孔姨,也让安然心里有了阴影。所以她才会把忠诚排在第一位。

    “然后呢?”

    我追问。

    “善良!有才华!当然还有一点也很重要,一定要做饭好吃,还要会做家务……”

    说到这里,安然好像有些不好意思,她小声说,

    “因为我什么都不会……”

    我笑了下,想起孔姨曾经挖苦安然,说她好吃懒做。当然,孔姨的话有些夸张。

    安然一说完,我随口说了一句,

    “我倒是什么都会……”

    话一出口,我立刻后悔了。安然看了我一眼,她的表情很耐人寻味。但我不敢多想,有些不自然的扭头看着窗外。

    车里的气氛又陷入了尴尬。

    “嗡嗡”几声,安然的手机又震动了起来。这倒是缓解了车内的尴尬。安然接起电话,就见她微笑的说着,

    “东方,有事吗?”

    我心里一沉,电话是迟东方打来的。对面说什么我听不到。就听安然说着,

    “当然,我当然会去了。我知道是这次是你们界宇主办。不过对不起了,我不能给你当女伴了,因为我有了男伴……”

    我用力的把最后一口烟抽完。接着,把烟头弹出了窗外。

    安然的话让我再一次陷入自卑。我猜是又有什么高级酒会之类的邀请,而这类场合,一般都会带着一个异性去的。迟东方应该是邀请安然,可没想到,安然已经有男伴了。

    两人又说了几句,才放下电话。

    安然转头看着我,她和我解释说,

    “这周末,广告工商联会要举办联谊酒会。市里大多数广告公司的高管都会去的。这次是由界宇广告主办的……”

    我“哦”了一声。这事我知道,上个月在老友,秦沫曾经提起过,她也被请去唱歌。可这一切都和我无关。

    见我不说话,安然忽然把车启动。直奔公司的方向。回到公司,我本打算回销售部。但安然却要我去她办公室。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