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八十三章 花园倾心

      我急忙回到客厅。打开电脑,开始不停的查询着。一个大胆而又冒险的计划,在我的脑子里慢慢的形成着。我现在要做的工作太多了,必须要考证每一步细节。这些都是用来验证,我的计划到底可不可以实施。

    黄飞端着高脚杯,也来到了客厅。他站在我身边,饶有兴致的看着我,慢悠悠的说,

    “卓越,革命工作也不能耽误吃饭吧。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走,先把饭吃完再说……”

    我盯着屏幕,也不看黄飞。直接说道,

    “你们吃吧,不用管我!”

    黄飞喝了一口酒,再次说道,

    “有什么新想法了?说出来让我听听,我也学习学习……”

    黄飞的话很客气。但我却一点也不客气的说,

    “不行,现在不是时候。我必须验证之后,保证这方案有实操价值,再和你探讨……”

    黄飞哈哈大笑,看着我说,

    “那好,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我们可去吃螃蟹、喝黄酒了……”

    为了不受他们打扰。我拿着电脑,回了卧室。门一关,一边抽着烟,一边查阅着各种资料。期间我有一些不确定的问题,都一一记录下来。准备请教李教授,他毕竟是国内顶尖的经济学家。并且实战强于理论。对于我的这些问题,他应该可以给我解惑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外面传来敲门声。我喊了声“进”,就见陈岚推门进来了。她手里还端着个盘子,里面放着一些吃的。

    一进门,她立刻皱着眉头,不满的说,

    “卓越,你这是抽了多少烟?快把窗户开下,要被呛死了……”

    陈岚不说,我还真没注意。这房间里已经烟熏火燎了。我起身打开窗户,一阵秋风吹了进来,我整个人都精神不少。

    “卓越,吃点东西吧……”

    我还真没感觉饿。我一边接过盘子,一边问陈岚说,

    “现在几点了!”

    “八点多了。你已经闷在卧室三个多小时了。黄总他们都走了,怕打扰你,就没过来和你打招呼……”

    我始终忙碌着,也没发现时间过得这么快。我拿起一块面包,咬了一口。又问说,

    “安总呢?”

    陈岚微笑的看了我一眼,话里有话的问,

    “卓越,我发现你特别关心安总!”

    我现在一点也不想和她探讨这方面的话题。刚才那句话,我只是随口一问而已。我马上回击她,

    “我也发现了,周总好像更关心你!”

    我以为陈岚会因为我的话不高兴。但她反倒笑了笑,她看着我说,

    “卓越,你知道你在我眼里像什么吗?”

    我喝了一口果汁儿,并没回答她的话。陈岚也不在乎,她自问自答的说,

    “在我眼里,你就像一个虽然长大,但却充满童心的孩子。有时候成熟,有时候稚气……”

    我抬头看着陈岚。最让我意外的是,她说这话时,眼眶里竟有泪光闪烁。

    “慢点吃,早点休息。工作不是一天做的……”

    说着,陈岚转身走了,留给我一个美丽的背影。

    陈岚的话让我心里空落落的。她和从前简直判若两人。以前的陈岚什么事情都喜欢依靠我,她会经常和撒娇,让我帮她做她不喜欢的事。

    但现在,她好像成熟多了。她对我说的话,似乎也都是饱含深意。只是我不明白,她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是对我们曾经的情感不舍,还是另有原因。

    我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看着电脑。手机忽然进来条短信,我侧头一看,心里立刻砰砰直跳。安然的名字,赫然出现在屏幕上。

    点开信息,上面写着:

    “出来到花园坐一会儿吧……”

    安然的邀请,让我心跳加速。想了下,我回了一个“好”字。

    拿着烟出门。就见安然正坐在花园的台阶上,她双手拄着下颌,目光注视着已经渐显凋零的花园。她一动不动的坐着,如同一座完美的雕像。院子里的霓虹灯照射在安然的脸上,让她整个人都平添了几分优雅与神秘。

    见我过来。安然看了一眼她旁边的位置,笑着说,

    “坐吧……”

    我坐下,习惯性的拿出一支烟。安然马上皱着眉头说,

    “你身上都是烟味儿,还要抽啊?”

    我尴尬的笑下,把烟拿在手里,但是没点着。我问她说,

    “以前抽烟你怎么不管呢?”

    安然笑了,她歪头看了我一眼,

    “刚才和陆雪学的!看看我的话,有没有她管用……”

    我呵呵傻笑下!女人真是太奇怪了,这也能成她们比较的方式。

    “有新的想法了?”

    安然在问我下午的事情。我点了点头说,

    “嗯,还不太成熟。所以现在不能说……”

    安然歪头看着我,

    “和我也不能说嘛?”

    我没想到安然会这么问。我苦笑下,反问她,

    “你想听吗?”

    安然摇头,

    “不想!”

    她一说完,又补充道,

    “你做事我放心,我听与不听都无所谓……”

    安然的话让我心里一暖。虽然上次的事情,让我俩都不愉快,但她还是这么信任我。

    安然见我不说话,她再次的问说,

    “卓越,有件事我一直不明白。那天在我家,你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反应,是我的话让你不舒服,还是觉得东方过分呢?”

    我还是把烟点着了。用力的吸了一口,苦笑着说,

    “都不是,就是喝多了,甩酒疯而已!”

    我并没和安然说实话。那天导致我失态最根本的原因并不是迟东方,而是安然的那句,“我和她只是普通的同事”。其实安然说的也对,我们只是普通的同事。而其他的,只是我一厢情愿的自作多情而已。

    “东方就是那样的人!他从小娇生惯养,飞扬跋扈惯了。所以,你也别和他计较。其实他人还不错的……”

    安然为迟东方解释着。她不说还好,这么一说,我心底的火气又上来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