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七十三章 酒中乾坤

      豪华的餐厅里,实木餐桌上,菜已经摆好了,满满一桌。荤素搭配,看着很有食欲。

    我们几人坐下后。保姆立刻推着一个大蛋糕走了进来。迟东方立刻站起来,他走了过去。从保姆手中结果火柴,把蜡烛一一点燃,微笑的看着孔姨说,

    “孔阿姨,生日蛋糕来了。你先许个愿吧?”

    不得不承认,迟东方很会做人。他的举动完全像个自家人一样,很容易博得孔姨和安然的好感。

    孔姨笑着站了起来。她笑看着生日蛋糕,双手合十。别人许愿都是默默的,但她却把自己的愿望说了出来。就听孔姨嘟囔说,

    “我的愿望就是女儿早点嫁出去,给我生个大胖外孙子……”

    一说完,孔姨把蜡烛吹灭。她的话逗的我们哈哈大笑。安然则苦笑着说,

    “妈,你这愿望许了几年都没实现,早就不灵了……”

    孔姨马上不满的瞪了安然一眼。看来她是真想安然快点嫁出去。

    安然让保姆把红酒打开,刚要给我们倒酒。迟东方忽然看着我说,

    “让安然和孔姨喝红酒吧!我们两个来点儿白的,怎么样?”

    我微微楞了下。但我已经意识到了,这是迟东方再向我挑战。不过既然他说了,我肯定不能退缩。我点头说,

    “既然迟总想喝,我就陪你喝点,我酒量不好,多担待吧……”

    安然为难的看了我一眼。我知道她想让我拒绝。但我假装不看她。

    孔姨让保姆取了一瓶飞天茅台。我一看这酒就有年头了,酒瓶上商标的颜色都已经有些暗淡。迟东方拿过看了看,他又笑吟吟的看着孔姨说,

    “孔阿姨,这么好的酒你就拿一瓶,是不是不舍得给我们喝啊?”

    一瓶酒迟东方居然嫌少!孔姨马上让保姆又取了一瓶。一瓶放到迟东方的跟前,一瓶放到我这里。

    酒倒好,大家分别祝孔阿姨生日快乐。整个饭局就在这种不温不火的气氛中进行着。而我和迟东方每人也喝了不过二两多酒。

    四人边吃边聊了一会儿,安然举杯对我和迟东方说,

    “谢谢你们今天来给我妈妈过生日,敬你们……”

    安然说着,喝了一口红酒。但迟东方却没动,他端着满杯的白酒看了我一眼,微笑的说,

    “卓先生,然然既然这么有诚意。不如我们两个干了吧……”

    我虽然平时也经常和林宥几人喝酒。但看着这满满的一杯,足有三两多的白酒。心里还是有些发憷。但我还是端起酒杯,和迟东方碰了一下,笑着说,

    “听迟总的……”

    迟东方同样笑了下,他一仰头,一大杯白酒一口而尽。我不甘示弱,也把杯里的酒一口干了。顿时,胃里就感觉像着了火一样,热辣的翻腾着。

    刚喝完,迟东方又给我倒上了。安然和孔姨都让我俩慢慢喝,多吃些菜。而迟东方则端起酒杯,笑吟吟的看着我,

    “卓先生,刚才是安然敬我们两人的。这杯酒我敬你,认识你很高兴……”

    说着,他也不等我说话。又一口干了。安然也看出来迟东方是想故意灌我,她马上劝阻我说,

    “卓越,明天还有工作。别喝了……”

    我不是争强好胜的人,但分什么事情。当年在大学时,有人调戏陈岚,并且还向我示威。我把对方打到了住院,险些被学校开除。

    而现在,当着安然的面。迟东方对我发出了挑战,我肯定是不会退缩的。一杯酒再次下肚,我已经明显得感觉到,我已经有些晕了。我努力的让自己清醒,提醒自己千万别出丑。

    两瓶酒就这么被我俩喝光了。迟东方依旧像没事人一样。我忽然意识到,迟东方敢这么和我喝。他的酒量一定不一般。我这才明白,我已经走进了迟东方的圈套。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的保持清醒,千万别丢人。

    迟东方嘴角上扬,他略带挑衅的看着我,慢悠悠的说,

    “卓先生,再来点儿?”

    我还没等说话。安然马上说道,

    “行了,你们两个都别喝了。吃点菜吧……”

    而孔姨却不说话,她端着红酒杯,笑吟吟的看着我俩,好像这一切都和她无关一样。

    安然的话,迟东方根本就没听。他看着我问,

    “卓先生,你要是喝不了就算了。我们可以改天喝,不过我今天还真的有点没尽兴……”

    我不知道迟东方还能喝多少。但我知道,我再这么喝下去,肯定要大醉。我非常清楚,我理智的做法,应该是不再喝了。

    但我的自尊心在隐隐作怪。各方面条件,我都比不上迟东方。如果连喝酒都被他吓倒,那我真不配喜欢安然了。我承认我的想法很幼稚,但我可怜的自尊心已经被迟东方挑了起来。我点头说,

    “舍命陪君子!迟总想喝的话,我奉陪……”

    保姆又取了一瓶酒。再次倒满后,我们两个又是一口干了。这杯一下肚,我忽然感觉天旋地转,眼前好像出现了两个人影。我知道,我喝多了。

    迟东方又把酒倒上。安然急忙拦着他说,

    “东方,卓越喝醉了,你不能让他再喝了……”

    迟东方边笑边倒着酒,他回头看着安然说,

    “然然,男人不能说不行,女人不能说随便!一个想追求你的男人,要是不会喝酒,那还叫男人吗?”

    安然一听,她立刻不满的瞪着迟东方说,

    “东方,你别乱说,什么追求我的男人!我和卓越只是普通的同事而已!”

    我努力的让自己变得清醒。盯着安然,想看她说这话时的表情。但我根本看不清。

    安然的话就像一块巨石,压的我有些上不来气。

    我一厢情愿的以为她对我也有好感。可是呢?她却说,我只是她的下属而已。她住豪宅,我住出租屋;她开豪车,我挤地铁;她是公司总裁,我是一个普通员工。可笑的是,我居然为了在她面前不丢人,让她能看得起我,硬着头皮喝了一斤多白酒。而她却说,我只是她的普通同事而已!还是而已!

    迟东方依旧是一脸微笑,他反问我,

    “卓先生,原来你和然然只是同事啊。我还一直以为你在追求他,我还把你当成我的情敌了。看来,我是想多了……”

    我苦笑!看着安然,感觉她似乎在晃。我把酒杯朝前一放,笑看迟东方,说了两个字,

    “倒酒!”

    “卓越!”

    我话音刚落,安然忽然大声冲我喊了一声,她急了。

    我傻笑的看着安然,歪头说,

    “怎么了,安总?”

    安然脸色涨红。我第一次见她这么生气。

    “你还想喝是不是?”

    我看着安然,沉默了。

    迟东方忽然插话说,

    “卓先生,我们玩个游戏吧!”

    说着,他让保姆把他的包拿了进来。他从包里掏出两沓厚厚的钞票,放到桌子上,傲慢的说,

    “卓先生,我怕你喝不动了,给你助助兴。这杯酒喝了,这钱你拿走,怎么样?你要是觉得不够,我可以再加,只要你把这杯酒喝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