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七十二章 意外客人

      一进客厅,我就被眼前的豪华惊呆了。客厅的整体装修也是典型的欧式风格。巨大的水晶吊灯,淡紫色的大理石地面。上面还铺着柔软的波斯地毯。一面整体的落地窗前,摆放着两个一米多高的花瓶。花瓶里是手工插花。

    孔姨把花和礼盒放下后,她对安然说,

    “然然,你先陪小卓看看,我去厨房,给你们做几道我的拿手好菜……”

    孔姨一走。我和安然坐到沙发上,安然一边给我削着水果,一边对我说,

    “卓越,不好意思。我没想到我妈妈还通知你了,这又让你破费了……”

    我笑了下,摇头说,

    “我挺喜欢孔姨的。能和她接触,本身就是我的荣幸……”

    我说这话并不是夸张。孔姨虽然现在退休了。但我知道,她当年也是个叱咤商界的女中豪杰。能和这样的人接触,无形中都会学到很多东西。

    我说着,故意逗安然,

    “再说是孔姨邀请我的,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

    安然撇了下嘴。把削好的梨分成两半,她递给我一半。我一接过来,又逗她说,

    “安然,你没听过吗?梨是不能分着吃的。这代表要分离的意思……”

    我本是一个玩笑。谁知安然楞了下,她马上把我手中的梨拿了回去。放到一旁,小声的埋怨我说,

    “知道不早说……”

    安然的态度让我有些惊讶,一股暖流在我心里回旋。她这么做,是不是代表对我也有好感呢?但我马上否定自己。身份地位的差异,让我不敢继续想下去。

    我和安然闲聊了几句,安然忽然说道,

    “卓越,其实我也没想到青姿会派陈岚过来的。如果你要是感觉别扭,我再给黄总打个电话,让他换个人吧?”

    我苦笑了下,摇了摇头,

    “没事的,工作就是工作,我能分得清的……”

    安然一听,她歪头看着我,又问说,

    “卓越,你是不是还没忘了她?”

    我不解的看着安然,反问她,

    “为什么这么问?”

    安然耸耸肩,微笑着说,

    “就是好奇而已!”

    我微微叹息一下。感叹的说,

    “忘是不可能忘的,毕竟那么多年的感情。只是现在看淡了,也理解她。毕竟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她做的或许也没错吧……”

    很我熟悉的人都知道,我和陈岚分手,是因为她的出轨。可我还是不希望有任何人说她的不好,哪怕她给我带来过屈辱。

    这可能就如陈岚说的那样,在我们的生命中,彼此已经成为了亲人。

    我的回答让安然也有些意外。她沉默着,一言不发。客厅里的气氛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有些尴尬。一时间我也找不到合适的话题。我们两人就这么默默的坐着。

    忽然,就听孔姨一边接着电话,一边走进客厅。到了客厅时,电话也通完了。她坐到对面的沙发上,看着安然说,

    “然然,东方一会儿也来……”

    我一下愣住了。界宇广告的迟东方居然要来?安然似乎也有些意外,她埋怨孔姨,

    “妈,你告诉他干什么啊?不是说好了,就我们三个一起吃顿饭嘛?”

    孔姨马上摇头,她反驳说,

    “不是我告诉他的,是他主动给我打的电话。这孩子记性好,前几年给我过了一次生日后。每年到今天,他都会给我打电话的。刚才我就客气一下,说你俩也在,让他过来一起吃饭。谁知他也没拒绝,竟直接答应了。你说这不能怪我吧?”

    安然无奈的叹息一声。而孔姨马上又说,

    “再说了,东方来你怕什么?其实东方这孩子也挺优秀的,我以前倒是一直希望你俩能在一起。可这孩子有一个毛病不好,太花心。我在外面总能听说他的那些花边新闻。不是找个模特,就是包个小演员。总是风流事不断……”

    安然看了我一眼,她的表情极不自然。她打断孔姨说,

    “妈,求你了,您别胡说了行吗?我和东方就是好朋友,哪像你想的那样……”

    孔姨一撇嘴,不屑的说,

    “还好朋友?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你俩高中时候互相通过情书呢,我都看过……”

    “妈!”

    安然急了。她满脸羞红。一脸尴尬的冲孔姨喊着。

    我摸了摸耳垂儿,一时间也无比尴尬。孔姨这时候似乎才想起了我,她马上话题一转,冲我说道,

    “我现在看这些年轻人啊,还是卓越靠谱……”

    话没说完。外面的门开了。隔了一会儿,就见保姆带着迟东方走了进来。迟东方依旧是一身奢侈的名牌,手里大包小包提着不少东西。一束金色的玫瑰,尤其显眼。

    一进客厅,我们几人都站了起来。迟东方先是把礼物递给孔姨后,接着把一束金玫瑰递给安然,微笑着说,

    “安然,送给你的。喜欢吗?”

    安然接过玫瑰花,她放到鼻子底下闻了闻,笑着点头,

    “谢谢!很漂亮!”

    还有一个礼物送给你。说着,他拿出一个圆柱形的铁盒。一打开,一股凉气从铁盒里飘了出来。他递给安然说,

    “知道你最喜欢学校附近的炒冰果了。马上天凉,摊主就要不出摊了。再想吃到,可就得等明年喽。我刚才特意去买的……”

    安然看着炒冰果,她眼睛一亮。接过之后,就立刻吃了一口。

    看着两人高兴的样子。我的心里有些失落。我忽然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多余的人。我甚至有些后悔,今天来这儿了。但同时我又有些佩服迟东方。他想的很周到,给孔姨过生日,又没忘了安然的礼物。

    安然吃了一口,猛的一下想起了我。她急忙回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我。嘴里的冰果还没咽下去,就马上对迟东方说,

    “东方,这是我同事卓越,你们见过的……”

    我心里虽然一百个不情愿,但还是礼貌的和迟东方握了手。我能感觉到迟东方明显的轻蔑,他的手刚搭到我的手上,立刻就拿开了。好像我会弄脏他的手一样。

    “卓越?我们见过吗?对不起,我有点记不住了……”

    不知道迟东方是不是故意的,但他的话却让我有些尴尬。

    安然歉意的看了我一眼,马上嗔怪的看着迟东方,埋怨他说,

    “你怎么能忘呢?就前几天,你去我们公司……”

    迟东方没等安然说完,他就“哦”了两声,似乎想起来了。

    “人齐了,走,吃饭去!”

    孔姨说着,带我们朝餐厅走去。我走在最后面,默默的想着,这顿饭恐怕不会那么容易吃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