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四十五章 公园偶遇

      和李教授我倒是不必隐瞒。我告诉他,我最近的工作的确不太理想。我本想说我已经辞职了,但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毕竟当年李教授对我寄予厚望,可如今,我依旧是一事无成。我怕说出来,李教授会更加失望。

    李教授也没多说,他起身,把他那台老式的唱片机打开。就听里面传来一个韵味醇厚的女声唱腔:

    “平生志气运未通,好似蛟龙在浅水中;有朝一日春雷动,得会风云上九重……”

    我虽然不懂戏曲,但也听出,这段是京韵大鼓。里面的唱词耐人寻味。仔细品味,知道这是李教授在鼓励我。

    一曲唱罢,李教授和我介绍说,

    “这段叫《击鼓骂曹》,是大鼓名家骆玉笙的代表作之一,她可是兼具刘、白两派的特点,同时又独成一派。卓越,你听听这唱词,说的不就是我们人生吗?人这辈子,高潮低谷都会有。在低谷时,不急不躁,养精蓄锐……”

    说着,李教授话锋一转,他看着我说,

    “卓越啊,你和邹占强,还有林宥都是我比较中意的学生。但你们身上各有特点。林宥是太爱自由,不守规矩。他更适合自由职业。不适合到框框架架中。而邹占强呢,他最大的问题是胜负心太强。总是不肯轻易服输。这听上去是好事,但要知道,目光只盯着成败,往往会忽略了其他……”

    我默默的点着头。李教授又喝了一口茶,才继续说道,

    “至于你!就是性格太过于保守,有些随遇而安。或者说,你胸无大志,容易安于现状……”

    李教授的点评让我尴尬一笑。他到底还是阅人无数,一眼就把我看穿。

    “我也听说了,你现在倒是想做出一番成绩。但我却认为,你不能太心急。一定要谋定而后动,才能考虑到全盘的得失……”

    李教授是全国知名经济学家。他和一般的学者不同,他不太注重理论。而更愿意从实战出发。所以,他对我们的评价,也都是基于我们大学时代的表现。

    李教授的一番话,倒是让我茅塞顿开。仔细想想,我在奥蓝这两个多月的表现。最大的毛病就是心急。看问题不够全面。假如当时我和邹占强早早签订合同。或许就不会出现今天这个局面。

    想到这里,我心里还是微微一痛。如果当时我再严谨一些,或许对安然的帮助就会更大。

    我微微叹了口气,我已经决定辞职。老师的这番话,也只能用在我以后的职场里了。

    我和李教授就这么聊着。临近中午时,我想起要去找陆雪,让她把辞职信转交给安然。于是我起身告别。

    李教授一直把我送到门口,我刚要出门,李教授忽然又说,

    “卓越,我听说你和岚岚分开了……”

    李教授一直也挺喜欢陈岚的。平时都叫她的小名。

    我苦笑下,没想到这事李教授居然也知道了。李教授继续说着,

    “你们年轻人的感情,我这个糟老头子不懂。但我知道,岚岚是个好姑娘。可能是你们没缘分。不过,我要和你说。安然也是个好丫头。卓越,能把握的时候就要把握,该珍惜的人就要珍惜……”

    李教授的一番话,说的我心里一暖。在这个冰冷的城市里,还有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师在关心着我。这应该是我的福分!但我还是没忍心告诉李教授,我已经要辞职,并且离开这座城市。

    从李教授家出来,我慢慢的走着。路过人民医院的广场时,我才想起,手机一直没开。正准备把手机开机,给陆雪打个电话。就听一个女人在不远处喊着我的名字,

    “卓越,是小卓吧?”

    一回头,就见一位五十多岁的阿姨朝我的方向走了过来。这阿姨正是我救过的那位孔姨。孔姨穿戴都挺正常的,我以为她已经出院了。

    孔姨一见我,她特别高兴。我问她是不是出院了,她立刻皱着眉头说,

    “我倒是想出院,可孩子不让。说什么再让我住几天。我这无聊,就在广场晒太阳……”

    她说着,忽然不说了。眼珠一转,似乎想起了什么。接着,她马上看着我问,

    “小卓,今天周末。你没事吧?正好,孔姨请你吃饭……”

    我连忙拒绝。可孔姨根本不管这些,她拉着我的胳膊就往前走说,

    “你就是有天大的事,中午也得吃饭吧。正好孔姨一个人也不爱吃,你就当陪我了……”

    我苦笑着,被孔姨带到附近的一家餐厅。我本打算请她,可一见这餐厅的档次,心里开始打退堂鼓。

    孔姨似乎对这样的地方司空见惯。她运指如飞,接连点了五六道菜。要不是我拦着,她还要继续点呢。

    服务员一走,孔姨就微笑着看着我。她也不说话,弄得我心里有些没底。好一会儿,孔姨才神神秘秘的说,

    “小卓,孔姨给你介绍一女朋友吧。我家的一个亲戚,长的倒是挺一般。但身材挺好,个子也挺高。除了这些,她,她好像也再没什么优点了……”

    孔姨的话逗的我哈哈大笑。没见过这么当媒人的,居然说要介绍的人,没什么优点。

    孔姨一说完,我连忙推辞,敷衍她说,

    “孔姨,算了。改天的吧,一会儿我还有事……”

    谁知孔姨根本不听我的话。她拿出手机,一边找号码一边说,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今天这日子不错……”

    说着,她把电话就拨了过去。我拦是拦不住了。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听她打电话。

    孔姨的性格很好。属于那种爱说爱笑的。就听她对着手机说,

    “我告诉你,我给你物色了男朋友。你要是不来,我现在就办出院。我离家出走,再也不回来了……”

    对面不知道说什么,就听孔姨说,

    “我现在不是和你商量。我是告诉你必须!必须懂吗?给你四十分钟时间,你要是敢不来,以后你也别想看到我了……”

    说着,孔姨把地点一说,就直接挂了电话。接着笑盈盈的看着我说,

    “咱们俩边吃边等她,她一会儿准过来……”

    我被孔姨弄得哭笑不得,这哪是相亲啊,这就是绑架。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