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四十一章 旧人重逢

      我和安然同时回头,就见一位二十六七岁的男人走了进来。虽然他面带微笑,但却给人一种极其傲慢的感觉。

    不过他也的确有傲慢的资格。长的帅气不说,一套布莱奥尼的定制西装,最低也要在二十万左右。脚上是一双郎丹泽定制男鞋。这鞋最牛的地方不是它的价格。而是在于它的小众,据说每年全球一共才出六千双。

    能感觉到,他和安然很熟悉,并且关系很近。不然他不会直接叫她“然然”。

    安然一看到他,脸上立时露出惊讶的神情。接着,她惊讶的笑问,

    “东方,你怎么来了?我听说你一直在澳洲,什么时候回来的?”

    认识安然以来,我第一次看她这么兴奋。她和这个叫东方的,应该是认识很久的朋友了。

    这个叫东方的男人微微一笑。他的笑很迷人,小丫头陆雪,一直在旁边花痴一样的看着。

    东方走到安然面前,慢悠悠的说,

    “我不像你,回来也不联系我。我早上下的飞机,立刻就来看你了……”

    安然笑下。她似乎想起了我,马上转身介绍说,

    “东方,我给你介绍一下。我们公司的同事,卓越……”

    东方主动伸出了手,极其绅士的和我握了一下,

    “迟东方……”

    虽然我们两个在握手。但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对方对我的无视,他的目光在我身上停留不到一秒,就回头看着安然。

    安然来了客人,我本该离开办公室的。可没想到,安然让陆雪给我们三个倒了咖啡。她根本就没想让我走。

    安然把迟东方请到沙发上坐下后,又笑着问他说,

    “东方,你这几年在忙什么?怎么来见我,还打着界宇广告的旗号呢?”

    迟东方翘着二郎腿,闻了闻咖啡。赞叹说,

    “咖啡不错!曼特宁的,我就喜欢这种焦苦,又有回香的味道……”

    说着,他喝了一小口。安然无奈的笑下,她看了我一眼,接着站到迟东方的身边。照着他的鞋,踢了一脚,略带嗔怪的说,

    “行了,别摆你这大少的谱了。快回答我的问题……”

    迟东方哈哈一笑。把咖啡放到茶几上,抬头看着安然,歪头说道,

    “然然,我可不是打着界宇广告的旗号。界宇本来就是我在两年前投资的,只是我没心情打理。就请了职业经理人……”

    界宇广告的异军突起,这两年在省城可以说是名声大噪。我记得卡琳总监说过,奥蓝的几个大单,都被界宇给抢走了。

    一听是迟东方的广告公司,安然的表情一下变了,她坐回自己的位置,看着迟东方说,

    “怪不得界宇广告财大气粗,到处打压价格,抢同行的单子。原来背后的老板是迟大少啊……”

    迟东方哈哈一笑,他看着安然,得意的说,

    “然然,怎么丢了几个合同,就不开心了?这可不像你的作风啊……”

    安然“切”了一声,她搅动着咖啡,也不搭理迟东方。迟东方继续说着,

    “安然,这次我来是有正经事和你谈的!”

    安然抬头看了迟东方一眼,也不说话,等着迟东方继续说。迟东方缓缓说道,

    “我们和青姿有个单子,本来是要签的。可是听说,你带着一个同事去了趟三亚。结果一回来,青姿华东区那位叫黄飞的总裁,他忽然变卦了。现在单子迟迟不签,人也见不到了……”

    这个迟东方的确不简单。连我和安然去三亚的事情,他居然都一清二楚。安然见迟东方说的是工作上的事情。她也是一脸严肃,略带挑衅的说,

    “那是你们和青姿的事情,你和我说这个有什么用呢?”

    迟东方微微一笑,他盯着安然,慢悠悠的说道,

    “然然,你应该也知道。青姿是个大单。既然你们也没拿下,我们也没签约。不如我们一起联手,把青姿的单子拿下来。到时候广告资源由界宇出,你们什么都不用做,给你们一半的利润……”

    迟东方说的这种合作方式,在行业很常见。大家资源互补,满足甲方的各种条件。但很少有利润对半分的,基本都是按照贡献的多少,进行效益分成。由此可见,他对安然还是真不错。

    但安然根本没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转问他说,

    “东方,我想不明白。你家里那么大的集团等你去接手,你怎么忽然投资了一个广告公司?”

    迟东方也不管我在场。他慢慢的坐正,身体向着安然的方向前倾,盯着安然,慢吞吞的说,

    “因为你!”

    迟东方话一出口,安然的脸一下红了。她有些不自然的看了我一眼。迟东方也顺着安然的目光看了我一眼,并且还意味深长的笑了下。

    “然然,其实两年前我就想过。只要你回国,肯定会接管奥蓝的。所以我才投资了界宇……”

    安然冷笑,反问他,

    “投资界宇,就是为了和我做对手?”

    迟东方立刻摇头,

    “然然,我怎么想的你还不知道吗?这些年,你在国外,电话换了都不告诉我。我投资界宇,就是想等你回来。我们把奥蓝和界宇合并,成为省城最大的4A广告公司。CEO还是由你做,我什么都不管。当然,这只是我的设想……”

    迟东方的话,说的我一下愣住了。没想到他最终的目的,竟然是要把两家公司合并。

    我渐渐的想明白了。前几天安然和我讲的,她以前有一个谈了几天的男友。分手后也一直追她,看来这人就应该是迟东方了。

    安然笑了,她看着迟东方,柔声说道,

    “东方,你这不是设想。你是妄想!”

    说到最后一句,安然的脸色忽然一下变了。安然刚要继续再说,却被电话的响声打断,是我的电话响了。

    我也不好在他们面前接电话,只好拿着电话走出办公室。两人在办公室里继续的聊着。至于聊的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

    电话是派出所打来的。一接起来,警察就问我为什么这几天关机。原来那晚被抢的女士已经醒了,她委托警察帮忙找到我。结果,连续打我电话,我都是关机。警察让我现在就去医院。

    迟东方还在安然的办公室。我也就没在进去,让陆雪告诉安然一声。我出门,直奔医院。

    我心里暗想,那位阿姨没什么事倒是挺好的。我也不用担心了。当然,我还惦记着我给她垫付的三千块钱住院押金。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