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四十章 发愤图强

      安然淡然一笑。她看着我,带着几分自嘲的笑说,

    “喜欢什么啊,现在就是朋友而已。当时就是年纪小,对书里写的爱情充满向往。结果一试,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

    安然一说完,自己先笑了。我又问说,

    “那大学呢?没再恋爱吗?”

    安然摇头,

    “其实我骨子里是个传统的人。虽然我不排斥西方人,但从来没想过要嫁给一个西方人。我大学学的是服装设计,每天除了要上课外。还要参加各种比赛,各种秀。即使身边有追求我的人,我也根本没时间谈恋爱……”

    我笑了笑,看着她说,

    “不知道以后谁有福气,能娶到你这么漂亮的媳妇……”

    安然端着酒杯,笑着摇头说,

    “漂亮有什么用?连饭都不会做,根本当不了一个好妻子……”

    说着,她和我碰了下酒杯。我们两个共同喝了一口。

    我又问安然说,

    “安然,不瞒你说。其实我对你的家庭,还有奥蓝的一些情况挺好奇的。但从来没听你说过……”

    我话音一落,安然摇了摇头,她脸上的笑容也没了。一本正经的看着我说,

    “卓越,我们今天就喝酒,不谈家里的事情,好吗?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会讲给你听的……”

    安然似乎一直很避讳谈她的家事。这我理解,因为每个人心底都有一块不愿意让人触碰的禁区。我也有,就是陈岚!

    我俩边喝边聊着。一瓶红酒喝光后,安然白皙的脸庞早已经一片绯红。这让她更添了几分妩媚。

    为了不耽误她休息,我还是拒绝了她再开一瓶的提议。把饭菜收拾好后,我微笑的和她告别。

    这应该是我从和陈岚分手后,过的最愉悦的一个夜晚。伴着夏夜的微风,我哼着歌,慢慢的走出小区。

    安然住的这个小区,设施的确不好。就连附近路灯的灯光都特别黯淡。

    我走出小区,到马路对面,准备打车。

    等了好一会儿,一辆出租车停到小区的门口。就见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慢慢的从车上走了下来。

    我怕出租车看不见我。就急忙招手。出租车在调转车头时。忽然,不远处的一条小路里,一辆摩托车飞奔过来。

    出租车吓了一跳,立刻踩了刹车,在原地一动不动。而摩托车没有丝毫的减速,风车电掣般的飞了过来。接着,就听一个女人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

    我就站在马路对面,刚才发生的那一幕,我看的清清楚楚。这摩托车竟是飞车抢夺。他们并不是奔着出租车去的,而是奔着那女人去的。

    摩托车后座的男人,一把抓过女人身上的挎包。这女的下意识的想抢回来。结果,被摩托车这一带,一下把女人带出老远。在她意识到危险,急忙松手时。却因为惯性,被狠狠的甩到了一旁。她的脑袋,一下撞到了路灯杆上。整个人失去知觉,昏死了过去。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大跳。急忙跑了过去。而出租车的司机人也不错。他也下车,和我一起去看这女人的伤势。

    女人昏迷着。因为是头部受伤,我俩不敢乱动。我立刻先报警,又打了120。120先到的。我跟着上了车,一起去了医院。

    这女人的包被抢了。她的家人也联系不上。到了医院,需要各种检查的费用。没办法,我只好把钱全都垫上了。

    警察没多久就和我联系。他们到了医院,问了我相关情况。我一一回答。最后警察让我先回去,说等女人清醒后,会再叫我过来的。我把电话号码留下,一个人先回了家。

    安然给我放了一周的假,让我在家专心做好这次策划案。为了不受外界干扰,能出一份最好的案子。我把手机关掉。专心致志的开工了。

    虽然我已经有了大概的思路。但在细节上,我还要具体的细化。包括营销战略的实施,每一步该如何走。我都经过反复推敲,把每一个环节,可能突发的问题,全都囊括进去,并形成预案。

    我在家整整呆了五天。这五天我连饭都没做,饿了就是泡面。直到方案做完,看了看镜子中的我。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蓬头垢面,眼圈乌黑。

    要知道!这是我参加工作以来,做的最认真,也是最辛苦的一份策划案。不过最让我得意的是,这份方案绝对是一份成熟的方案。各个细节都值得推敲。

    打开手机没一会儿,短信和微信就响个不停。短信是安然发来的,她询问我策划案的进程。微信有王哥发的,他问我最近怎么没上班?他去奥蓝送货没看到我。还有林宥发来的,他问我是不是饿死了。怎么电话关机,微信不回。

    让我没想到的是,还有一条微信是陈岚发的。我俩分手后,但微信并没互相删除。不过和从前不同的是,陈岚再很少发朋友圈了。所以,我很难通过微信,了解她最近的生活。

    她只问了我一句,最近忙不忙。我看了下时间,是两天前发的。我不知道她发这条微信是关心我,还是一时的寂寞。但我知道的是,我看到这条信息时,心里还是微微疼了下。

    我同样没回她。去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又理了发。之后打车直奔公司。在车上,我看着这份策划案。心里有些激动,我从来没这么积极的奋斗过。原来奋斗的感觉真挺不错的。怪不得邹占强这么努力。

    到了公司,我也没用陆雪通报。直接敲门进了安然的办公室。一见到我,安然立刻皱了下眉头,用关心的口吻说,

    “卓越,你这眼圈怎么这么黑?就算是为了提案,你也不用把自己熬成这样吧?”

    我看了安然一眼,同样说道,

    “安总,你这两天好像也没休息好吧?”

    安然明亮的眼睛,和从前有些不同。竟有一丝丝的血丝。应该也是没休息好。

    我说着,把手中的策划案放到安总的办公桌上。略带得意的说,

    “安总,你看下这份提案吧。我个人觉得,这是我工作以来,做的最认真的一个提案……”

    我并没和安然谦虚,而是实话实说。

    安然冲我温柔一笑。拿起策划案,开始仔细的看着。直到把最后一行看完后,安然才把文件放下。她站了起来,看着我,冲我竖起大拇指,微笑的说,

    “卓越!我可以肯定的说,这是我见过最完美的策划案。至少我现在是挑不出任何毛病……”

    我的心情变得更加舒畅。安然的一句赞美,要比任何人的赞赏都让我欣慰。办公室里就我们两人。我也就无所顾忌,略带自豪的说,

    “你现在挑不出毛病,以后也绝对挑不出的……”

    一说完,我和安然同时笑了。我俩正说着,陆雪忽然敲门进来,她有些无奈的对安然说,

    “安总!有个自称是界宇广告的人,他说要见你。我说你现在没时间。可他……”

    陆雪话还没等说完,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

    “然然!回国半年多了,也不说给我打个电话……”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