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三十七章 莫名其妙

      这是我第二次听人说起安然的父亲了。第一次是黄飞说的。虽然我已经知道安然的父亲不是一般人。但我还是有些惊讶。我好奇的问说,

    “安然她爸爸到底是谁?是做什么的?”

    邹占强听我这么一问。他瞪着眼睛,一脸惊讶的问我说,

    “你不是和我装傻吧?你们老总的背景你居然不知道?”

    我再次摇了摇头。

    邹占强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他摇头说,

    “卓越!你可真行啊!对自己老板的情况都不了解。我还跟你谈什么狼性文化,简直是对牛弹琴!这回你给我记住了,你们老板的父亲叫安宏图!宏图集团的董事长……”

    我一下惊呆了。我怎么也没想到。安然会是宏图集团董事长,安宏图的女儿。

    宏图集团我倒是知道。旗下公司以房地产为主,还有物业、食品、日化、酒店餐饮等子公司。在省城可以说是赫赫有名。

    可我想不通的是。宏图集团这么大的产业,安然作为安总的女儿,只要随便拿过宏图的几个广告,奥蓝也不可像现在这么困难的。

    我忽然想起,卡琳总监曾说安然把集团的业务都推了。难道卡琳说的集团,就是宏图集团?可安然为什么会把她自家的生意推掉呢?

    她不会就是为了向她爸爸证明自己有能力独当一面吧?那可真是够傻帽的。不过这些也只是我的猜测。毕竟有钱人的世界,我不懂!

    我本来还想再问问邹占强,关于宏图集团的事情。但他电话响了,公司有事叫他回去。

    临走时,邹占强拿着西装。把剩余的一口啤酒喝光,又对我说道,

    “卓越,你回去把策划案给我好好做着,可别让我打脸!我这个新任的市场总监,可指着这个案子来个开门红呢……”

    邹占强走后。我一个人坐在酒吧,开始仔细琢磨这个策划案。我必须要做到精细,任何的细节都不能马虎。因为这事不单只是关系到奥蓝,同样也关系到邹占强。这毕竟是他上任后的第一枪。

    下午四点多时,安然又给我来了信息。问我在哪儿?我把老友的具体位置发给她。她说下班后过来接我。

    看着她的短信,我心情顿时一阵舒畅。没想到她居然主动提出要来接我。看来我这待遇又上了一层。

    我正随意的翻看着手机。忽然一阵清香飘了过来。一抬头,就见秦沫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酒吧。

    秦沫是我见到的女人当中,着装风格最百变的。就像今天,她的打扮就很中性。她把一头长发挽了起来,戴上了鸭舌帽。上身白T恤,一条紧身牛仔裤,包裹着她笔直的大长腿。要不是她胸前的高高隆起。很容易把她当成一个帅哥小鲜肉。

    她直接坐到我的对面,把手包放到桌上。又指了指桌上的啤酒瓶,问我说,

    “你就只喝酒,没点些吃的?”

    我和邹占强要的果盘早已经吃光。服务生已经给撤下去了。但秦沫这么一问,我还是故意开玩笑说,

    “我现在是一穷二白,哪还有钱买吃的!”

    秦沫白了我一眼,“切”了一声,嘲讽我说,

    “没钱你吃屎去啊。吃屎不花钱……”

    她说着,还挑衅似的看着我。

    我嘿嘿一笑,逗她说,

    “你给我钱我就吃……”

    秦沫眉头一挑,歪头看着我,有些俏皮的说,

    “好啊,一百块钱一坨,你吃去吧……”

    我点头,瞪着秦沫,小声的说道,

    “秦沫,我还真不是和你吹!我能给你吃破产,你信吗?”

    秦沫立刻瞪了我一眼,她骂了我一句,

    “卓越,你真恶心……”

    我哈哈大笑。和秦沫在一起聊天,是最轻松的。什么话都可以随便说,根本不用想太多。

    我正和秦沫胡闹着。忽然酒吧门被推开。一束刺眼的阳光照射进来。

    此时的酒吧,已经零星的有了几桌客人。这些人像商量好的一样。都回头看向门口的这个女人。

    进来的女人正是安然。安然也的确太扎眼了。她的美貌自不必说,最主要是她那冷艳的气质。给人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感觉。

    安然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被人瞩目的感觉。她环顾酒吧,一见到我时,她先是微微一笑,冲我摆了摆手。可当看到坐在我对面的秦沫时,她微微一愣。虽然这表情转瞬即逝,但还是被我捕捉到了。

    我以为安然会走过来,但没想到的是。她只是冲我招了下手,让我过去。这是一种标准的女神范儿。多余的话没有,只是一个动作。我就得屁颠屁颠的过去。

    我忙站了起来,同时对秦沫说,

    “秦沫,我先走了。改天聊!”

    秦沫也不看我,仍旧看着安然,她口中的话却是对我说的,

    “你们男人都一个德行。见色忘友!忘了你失恋的时候我陪你喝酒啦?”

    我冲秦沫歉意一笑,也顾不上和她解释。急忙朝门口走了过去。安然却根本没等我,她已经出门了。

    我跟着出门,安然直接上车。我本想坐副驾。可是犹豫了下,还是决定坐到后座。

    安然一边倒车,一边对我说道,

    “吃什么?”

    安然的态度似乎有些冷淡。不过我也没在意,她这一天的情绪变化,天气预报都跟不上。我早已经习惯了。

    “随便!我不挑食!”

    我本是随意的一句话。但安然却似乎很不满意我的回答。她依旧冷淡的说,

    “你不挑食,但我挑!”

    安然的态度让我有些意外。她这是怎么了?我故作轻松的回答,

    “你挑食,不正好应该你选地方吗?”

    我话音一落。安然忽然一脚刹车,把车停在了路边。她一声不吭的看着窗外。好一会儿,忽然问我说,

    “策划案准备的怎么样了?”

    我回答,

    “还没起稿,但……”

    我话还没说完,安然就打断我说,

    “但你在酒吧,和别人喝了一下午酒,没时间准备方案,是吗?”

    我这才明白。原来安然是因为我没工作,在酒吧坐了一下午才有些生气的。

    可一想不对,我俩通短信的时候,我就告诉她我在酒吧了。那时候没见她有任何一丝不快。

    难道?难道因为她看到我和秦沫在一起,她不高兴了?这个念头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但我立刻就自我否决了。我简直是在痴人说梦。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