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三十六章 客观分析

      这次的提案会议,终于在一片祥和的气氛下结束了。

    在安然和邹占强微笑着握手时。汪涛悄悄的离开了会议室。别人或许没注意,但我却看的清楚。心里不由的内疚了好一会儿。

    送走邹占强后。安然特意给我放了一天的假,让我回去好好准备天成公司的策划案。

    我在提案会上的出彩表现,在公司内部已经传开了。走出公司时,前台的小丫头都特意和我笑着打招呼,说让我以后多关照。

    这本是一件好事,但我心里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我在犹豫着,是不是应该和安然实话实说。

    刚出公司。手机就进来条微信,是邹占强发来的,他问我说:

    “今天什么时候有时间?一起喝酒!”

    我回:

    “随时!”

    “一个小时后,老友见!”

    邹占强的心情也不错。不然他这个工作狂,不可能在上班时间出来喝酒的。

    老友和一般的酒吧不同。它属于清吧类。中午就开始营业了。

    我到时,邹占强还没到。酒吧里也没有客人。秦沫也没在酒吧,她每天都是晚上来这里唱歌。我一个人叫了啤酒,边喝边等邹占强。

    邹占强是一个人来的。坐下后,他拿起冰啤酒喝了一大口。接着把领带拽开,笑着对我说,

    “卓越,你今天可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你真不想做这个案子呢。当时我都做好走的准备了。原来你小子是在等你们那个美女安总发话呢,你和我说实话,你是不是看上她了?”

    邹占强说完,就哈哈大笑。

    我苦笑下,看着邹占强说,

    “你还真想错了。我当时真想放弃了。我哪想到你居然会在这种场合让我提案。我一点准备都没有。这下还彻底把我汪涛得罪了。以后他要是知道咱们两人的关系,还不一定怎么恨我呢……”

    说着,我叹了口气,喝了一大口啤酒。

    邹占强却冷笑下。他捏着一粒花生米,扔到嘴里。略带不屑的说道,

    “卓越,你难道不明白吗?你那个同事做的提案,许多地方都禁不住推敲。就算咱们两个不认识,我也会选择你的方案的……”

    我叹了口气,拿着啤酒瓶看着窗外。

    邹占强看着我意兴阑珊的样子,他微微摇了摇头。接着就问我说,

    “卓越,我问你。你想过没有,咱们两人不说才华横溢,但能力都绝对不差。可为什么我现在做到总监,你却只是个最底层的业务员?”

    我笑着看了邹占强一眼。却发现他是一本正经的和我探讨这个话题,我也认真的想了下。回答说,

    “可能是我不够上进吧?”

    我说的是我的真心话。在从前的公司,有几次升职的机会,但我却从不主动把握。为此,陈岚还和我发过脾气。

    邹占强盯着我,他慢慢的摇头说,

    “你说的有道理。但最主要的,是你这人最大的弱点就是心慈手软。就拿今天的事情来说,你想在奥蓝打开局面。而你的同事恰好是奥蓝策划部的精英,你不踩着他上位,怎么可能体现出你比他强?但你却优柔寡断,险些浪费了绝佳的机会……”

    我和邹占强是多年的好友。他的观点我虽然不认同,但我却不得不承认,这话在职场中,绝对是真理。

    邹占强喝了一大口啤酒,他语调升高,看着我认真的说道,

    “还有就是。他知道咱们关系又怎样?你的提案就是比他强!我要为我们公司负责,肯定要选择最好的提案。卓越,你要明白!一将功成万骨枯!在成功的路上,没有像你同事这样的人作为基石。我们怎么可能成功?”

    邹占强的这套职场法则,已经不是第一次和我说了。我反问他道,

    “那你说什么才叫成功?”

    这是邹占强和林宥的不同。我们两个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总是把问题探讨的更加深入。和林宥则是开玩笑多一些。

    邹占强盯着我,他严肃的说,

    “我们先不探讨什么叫成功。因为每个人的定义不一样。但我就问你一句话,假如你现在是个公司的总监。年薪三十万起。你觉得陈岚会离开你吗?”

    邹占强的话,让我心里微微一疼,那种失落感又开始蔓延。

    我沉默!

    邹占强却依旧盯着我,他继续说道,

    “卓越,你身上缺乏狼性!像百度这样的公司,都开始鼓励狼性,淘汰小资。你应该知道,狼是群居动物,它们坚贞,团结。但你知道头狼是怎么产生的吗?”

    我当然知道,但没回答。邹占强说着,喝了一大口啤酒。又继续说道,

    “公狼只要在成年后。它就可以挑战狼王了。它们会选择一对一的决斗。挑战成功,新的狼王就自然诞生。而老的狼王,就会离开狼群。孤独觅食,直到慢慢死亡。这听上去似乎有些残忍,但这就是自然的法则,弱肉强食。你要不想被淘汰,你就必须强大自己,淘汰别人!”

    这套残酷的理论,听的我心里有些不太舒服。我故作轻松的问他,

    “那你做到总监,也是踩着你们原来的总监上来的?”

    邹占强摇头,

    “不能说是踩!应该叫淘汰,他不行了。自然有人上来顶替他,我不上,也有别人!”

    我苦笑,竟根本没办法反驳邹占强。但我反问他,

    “那假如有一天,你为了向上爬,会不会也把我当成基石,或者也把我淘汰了呢?”

    我本是一句玩笑话。但邹占强却认真的回答,

    “不会!”

    我反问,

    “为什么?”

    邹占强微微一笑,

    “因为我把你当成了我的母狼……”

    我一口啤酒险些喷出来,笑着骂他说,

    “去你大爷的吧!你是公狼,你家艾嘉才是母狼……”

    和邹占强正说笑着。我手机忽然进来一条短信。点开一看,竟然是安然发来的。上面写着,

    “卓越,晚上有时间吗?想请你吃顿饭……”

    我有些惊讶。从三亚回来后,我就没和安然独处过。她主动邀约,肯定是和今天邹占强的这个单子有关。

    我回复:

    “美女邀约,没有时间也要创造时间……”

    安然很快又回了一句,

    “等我电话”

    放下手机,邹占强问我说,

    “和谁聊呢?又有新目标了?”

    我摇头,告诉他是安然来的短信。

    邹占强听完,立刻来了兴趣。他看着我说,

    “卓越,你要是能把你们安总拿下。你这辈子也不用奋斗了。就天天想着怎么花钱就行。你们安总可了不得,尤其是她老爹。那在商圈,可绝对是个人物……”

    我略微有些惊讶,这是我第二次听人说起安总的爸爸了。第一次是黄飞。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