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三十四章 假作真时

      安然对这个单子很重视。她特意把公司的几个总监级人物都叫来了。卡琳作为销售总监,自然也到场了。

    其实安然也挺难的。现在公司陷入困境,如果这单成功签约。最起码能给公司一个缓冲的时间段。所以,她对于这个单子,显得格外的重视。

    天成食品公司,他们来的人相对来说就少多了。他们由邹占强带队,一共才来了四个人。邹占强的助理吴轶哲自然也在四人当中。

    不得不承认,我现在已经和邹占强拉开了距离。当他西装革履的出现时,安总几人立刻迎了上去。他此时已经是奥蓝的座上宾。而我,不过是奥蓝最底层的业务员。

    进门后,邹占强也不看我。他和安然有说有笑的,好像认识多年的老朋友一样。倒是吴轶哲看了我一眼,还冲我微微笑了一下。

    邹占强坐到环形会议桌后面的靠椅上。他的对面坐的就是安然。这样的座位安排,也显示出奥蓝对他的重视。

    双方寒暄几句。安然率先开口说,

    “邹总监,根据贵公司提供的样品,以及各种资料。我们公司特意组织了一个策划小组。由我们业务精英汪涛负责。为贵公司出了一份详细的营销策划案。下面,就由汪涛具体来为各位讲解……”

    邹占强看着汪涛,潇洒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他现在的一举一动,颇有商界精英的感觉。

    汪涛站了起来,冲对面点头示意一下。他拿着遥控器,对着大屏上的PPT,开始做起了讲解。

    汪涛不愧是老策划。基本功很扎实。尤其是在市场分析,和产品分析上,做的尤其到位。

    我虽然现在是做销售。但对策划一直情有独钟。汪涛在讲解时,我听的特别认真。

    汪涛别看平时话不多。但一谈起策划案,他显得尤为自信。站在前面,对着大屏,侃侃而谈着。

    说到广告策略时,他语速放慢,更显谨慎的说道,

    “关于我们天露矿泉水的媒体渠道,也就是媒体选择上。我是这么考虑的。首先是电视台,因为我们的产品定位属于低端市场。所以我建议,可以在一些健康类的节目时段播出。这样一个是广告费用较低,同时还能节约资金,在其它渠道加大投入。第二,就是网络。这一块我的意见是力度要大。在全国几大门户网站投放广告。毕竟现在中国的网民,要比电视台的观众要多。其它的渠道,例如平面媒体,也就是报纸杂志也要投放。还有像各大商场的电子屏,以及POP宣传……”

    听到这里,我不由的微微皱了下眉头。汪涛说的似乎没什么毛病,但仔细考虑,他这种大杂烩的投放方式,根本不适合一个刚刚加入市场的新品牌。

    汪涛说这些时,他特意看了看邹占强的反应。但邹占强却始终面无表情的看着大屏幕。偶尔翻翻手里的策划案。谁也看不出,他现在到底在想什么。

    汪涛见自己的讲述得不到对方的回应,一向稳重的他,似乎也有些慌了。

    他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

    “关于电视台和平面媒体的广告语,我分别做了两条。电视台的是,上善若水,天露矿泉。平面媒体的宣传语是,天露矿泉,‘饮’领时尚……”

    汪涛说到这里时。邹占强把手中的策划案放到会议桌上。他转头看着窗外,一言不发。

    任谁都能感觉到,邹占强对这两则广告语很不满意。但这不是大问题,广告语完全可以再修改。

    汪涛应该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客户。他有些不安的看了一眼安然。安然冲他微微点了点头。示意他别慌,继续说。

    汪涛明显底气不足,整个人的气势已经矮了一截。他慢慢的说道,

    “关于电视和平面媒体的文案,我是这样设计的。电视广告镜头一,是在大自然的森林里……”

    汪涛话还没等说完。吴轶哲忽然打断他说,

    “汪策划,这个您不用再解释了。我们手中的文案都有。您的这三个镜头,一个是森林,一个是运动场,还有一个是工厂车间。我要是没记错的话,这几个镜头,在其它的广告中都好像出现过。我现在担心的是,如果这几个镜头在电视上播出的话,我们恐怕要被人骂抄袭。这对一个新生的品牌是极其危险的。更危险的是,我们可能还会因此摊上官司……”

    谁也没想到。第一个提出质疑的竟是吴轶哲。要知道,他的身份不过是个助理。而邹占强依旧是一言不发。他低着头,摆弄着手中的笔,似乎发生的这一切都和他无关。

    安然的脸色微微变了。而汪涛则有些尴尬,他解释说,

    “吴助理,我的这三个镜头,实际上是……”

    很可惜,汪涛的话再一次被打断了。这次打断他的是邹占强,他看着对面的安然。笑着说,

    “安总,您知道我以前是做什么的吗?”

    安然看着邹占强,笑着摇头说,

    “邹总监之前做什么,我还真不太清楚……”

    邹占强笑下,看着安然说,

    “我以前就是做市场营销的。广告策划这一块,我也曾经做过……”

    邹占强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他对汪涛这个策划案很不满,所以特意说出他之前的工作。表示他也是内行。

    安然有些尴尬,她反应也还算快,立刻说道,

    “邹总监,你对这个策划案哪里不满意,你提出来。我们可以再修改……”

    邹占强微微笑下,他并没回答安然这个问题。而是直接问安然说,

    “安总,我冒昧的问一句。这份策划案,是代表贵公司的最高水平吗?”

    邹占强的语气充满着挑衅。但他作为甲方公司,就是说的再过分,我们也是要忍气吞声的。

    但我好像忽然明白了。前几天我俩通话,他曾说过,要让我在奥蓝一鸣惊人。他接下来恐怕是要在我身上做文章了。

    我心里隐隐的担忧。如果邹占强一开始就让公司把案子给我做,我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但现在,汪涛已经做出来了。邹占强却在大庭广众下,让汪涛下不来台。

    接下来,他要是把案子给我。我接还是不接?不接,跑单了。接的话,明显得罪汪涛!还有就是,如果公司人一旦知道我和邹占强的关系,他们一定会对我的做法极其不满。特别是汪涛,一定会恨死我。毕竟邹占强演的戏,汪涛他却成了牺牲品。

    我一下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