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二十八章 直接面对

      安然楞了一下。她没想到黄飞一开口,就直接把合作的事封死了。但她还不甘心,拿起书桌上的的一个文件夹,递给黄飞说,

    “黄总,您说的我都理解。不过贵公司的周总似乎对奥蓝有些偏见。我也听说,他现在正在和界宇广告接触。但有比较,才能分优劣。我们不在意和界宇广告公正的比较下。即使我们不合作,黄总也应该看看我们公司做的策划案。当然,这只是一部分。如果黄总有兴趣,可以去我们公司。我们会详细的给您讲解的……”

    黄飞放下酒杯。接过安然的文件夹。他看的很认真,个别地方,他甚至看了三四遍。

    房间里安静极了。除了黄飞的夫人一直淡然的微笑着,我和安然则一直紧盯着黄飞。安然要比我紧张多了,如果策划案出彩的话,奥蓝或许还有一线机会。

    也不知过了多久,黄飞才把文件夹放下。他转头问我说,

    “卓越,这案子是你做的吗?”

    我笑着摇了摇头,实话实说,

    “不是,我只是公司的销售。现在负责跟这个单子而已……”

    黄飞“嗯”了一声,他又随意的翻了翻文件,接着又问我,

    “这份策划案你应该看了吧?”

    我点头。

    “说说你的评价吧……”

    黄飞这么一说。安然的眼睛一下变得明亮。既然黄飞肯听,就证明有机会。

    我同样看了安然一眼,接着有些尴尬的说,

    “策划案做的挺不错。该考虑的地方都考虑到了,也有自己特色的一面。可以说,这是一份中规中矩的,合格的策划案……”

    我话一出口。安然的脸色微变,她有些不满的看着我。

    的确,自己公司做的案子。就算再不好,我也应该大加赞赏。可我偏偏说它只是份合格的策划案。其实我只是不想欺骗黄总而已,他绝对懂行,即使我说的天花乱坠,他也不会轻易相信。他毕竟有自己的判断。

    和安然不同。黄飞却笑了,他饶有兴致的看着我说,

    “听你这么说,这只是份普通的策划案喽?卓越,你胆子可不小。当着安总的面敢这么说,你也不怕回去安总把你给辞了?”

    说着,黄飞又是哈哈大笑。安然虽然有些不满,但见黄飞笑了。她也跟着笑了下,只是笑的有些不自然。

    黄飞忽然止住了笑,再次问我,

    “那你告诉我,如果是你做这个案子,你会怎么做?”

    “听真话吗?”

    我反问。

    “当然!”

    黄总痛快的回答。

    我身体前倾,思考了下,认真回答说,

    “有两种情况。第一种,如果是公司要求我必须做这个案子的话,我会做一个和这份策划相差不多的案子。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个案子的宣传方式,已经合乎了贵公司产品的特点。我也不可能做出比这份再漂亮多少的策划案了……”

    我的回答让黄飞和安然都很意外。因为我之前说了,这是份中规中矩的策划。而黄飞说让我做,我居然说做的和这份差不多。

    黄飞喝了一口红酒,他似乎兴趣更浓了。看着我继续问,

    “那第二种情况呢?”

    我依旧认真回答,

    “第二种情况是假设。假如我有自主权,贵公司的这个单子,我是绝对不会接的……”

    我说第一种情况时,两人是意外。当我说第二种情况时,两人的眉头几乎同时皱了起来。尤其是安然,如果不是黄总在场的话,她一定会出言训斥我。

    黄飞似乎被我的话激起了兴趣,他歪头看着我,追问道,

    “为什么不接?”

    我一脸严肃,回答说,

    “道理很简单,因为我作为策划,我认为这款产品将是一款注定不被市场接受的产品。虽然这是贵公司的事,和我们奥蓝无关。但说不定一旦产品失败。贵公司会把失败的原因归咎在我们策划案上。毕竟失败了,总要有人背锅……”

    我说的是实话。但安然却控制不住了,她急忙打断我的话,不满的说道,

    “卓越,你胡说什么!”

    黄飞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一言不发的看着我,好一会儿,才冷冷的问我说,

    “你对我们的产品了解有多少?”

    我摇头,实话实说,

    “不了解,但我看了贵公司提供的产品说明。如果产品说明是真的话,那我相信我的判断就是正确的……”

    黄飞冷笑,回头对他妻子说,

    “把东西拿出来……”

    他妻子从手包里拿出了一瓶化妆品。这化妆品包装很精美。晶莹剔透的人工水晶瓶,里面是奶状的液体。

    他拿在手里看了看,接着抬头看着我说,

    “年轻人有自信是好事。但是不经调研,妄下断言,就是自大的表现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款产品是公司研发部在南广中医药大学的实验室,研发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才决定上市的。你一句产品必然失败,就给我们判了死刑。你告诉我,你的判断依据是什么?”

    不得不承认,黄飞的确是个做大事的人,他的心胸很宽阔。这要是一般的人,我这么说,对方早就拂袖而去了。

    安然依旧是担忧,她看了我一眼,微微摇了下头。示意我不要再说下去。同时她对黄飞说道,

    “黄总,你别听卓越胡说了。他现在是我们公司的销售,策划案的事情,他是不参与的……”

    我苦笑下,今天我说的话的确是过界了。但黄飞却看着安然说,

    “安总,你这话我不同意。兼听则明嘛。来,卓越。你继续说,我倒是想听听你的看法……”

    我从黄飞手里接过那瓶化妆品。打开盖子,放到鼻子处闻了闻。一股夹杂着淡淡中草药的清香扑面而来。味道不错。

    但我并没有直接回答黄飞的问题。而是站在他们公司的立场解释说,

    “贵公司对于这款产品的营销战略,我认为还是非常有超前意识的。在产品通过国家检测,还没正式上市,就开始大范围广告宣传。先让消费者记住这款产品。一旦正式上市,销售商肯定会主动上门要求进货的……”

    我虽然是称赞的语气。但心里对这个营销案也并不感冒。这个是有案例的,当年皮尔卡丹就曾经这么做过。产品还没出,就开始大范围的打起广告。弄的销售者想买,都不知道去哪儿买。等产品一上线,立刻形成了抢购的局面。这种销售手法,在后来我国的手机市场也是屡屡出现。被称为“饥饿营销”。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