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十四章 钻进圈套

      我就是想故意吓唬她。深更半夜,孤男寡女。我就不相信她不害怕。

    我看着安然,她也同样看着我。我的举动她不但毫不在意,反倒是冷笑一下。接着就悠哉的看着各个房间。边看还边自言自语的点评,

    “房子还不错。卫生收拾的也挺好。一个男人单独住,能把房子收拾成这样也不容易……”

    安然越是这样,我心里越不舒服。我指着卧室的房门,故意说道,

    “安总,这里面还有一张大床呢,很舒服。你要不要试试?”

    我故意轻薄的说着。也不知道她是真听不懂,还是故意装糊涂。她淡淡的说,

    “谢谢!我不习惯睡别人的床……”

    看了一圈儿。安然才又回头对我说,

    “卓越,我还想和你打个赌……”

    她没等说完,我立刻摇头,

    “对不起,安总。我没兴趣,房子你要是看完了,就请回吧,我还要睡觉了。你要是不想走的话,我那张大床可能住得下两个人……”

    安然也不理会我的轻浮。她坐到沙发上,歪头看着我。慢悠悠的说,

    “你还是听听我和你赌什么吧……”

    我沉默。她继续说,

    “我赌你还是会去奥蓝上班的……”

    我呵呵笑了。也不知道是我贱,还是她贱。我想去上班时,她把我的面试取消了。我不想去时,她又想让我回去上班。

    但这是个我稳赢不输的赌局,我倒是来兴趣了。我反问她,

    “那说说赌注吧,要是赌注够大,我就和你赌一把……”

    安然见我基本同意。她立刻说道,

    “如果我赢了。你要在奥蓝做满两年。这两年内,只要是涉及工作的。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不许和我讨价还价……”

    我又笑了,反问她,

    “那要是你输了呢?”

    安然自信的说道,

    “这个我还真没想!因为我不可能输。不过为了尊重你,还是你说吧。你想要什么?”

    看着安然自信满满的样子。我心里更生郁闷。想了下,我不怀好意的说道,

    “你输了的话,就陪我一晚!”

    安然是美女。每个男人都想拥着美女入睡。但我说这话时,绝对没别的想法。我就是故意显得轻浮,想打击她的嚣张气焰。

    果然,安然的脸色一下变了。她冷若冰霜的脸,一下红了。她怒气冲冲的瞪着我。好半天,才气氛的说,

    “好,我答应你!”

    这下我反倒笑了。我实在想不通,这安然怎么会赌一个必输的局。我又问,

    “这赌局总得有个时间期限吧?”

    安然脸色依旧冰冷。我的轻浮一定是让她更加厌恶。

    “就在今晚!”

    我一下楞了。今晚就见分晓,这安然一定是疯了。

    “安总,你不会是喜欢我。特意想输给我吧?”

    安然掏出手机,头也不抬的说,

    “你放心吧,我就是喜欢路边的野狗,我也不会喜欢你的!”

    靠!这骂的够狠的。我在她眼里,居然还不如一条野狗。

    我刚想还嘴,安然那面的电话已经通了。我有些奇怪,她这电话会打给谁呢?不过我也想好了,就算是打给我爸妈,我也不会同意回去上班。这场赌局,她输定了。

    就听安然带着几分撒娇的口吻说,

    “李教授,麻烦你了。就是我今天和你说的那件事……”

    一听李教授,我心里咯噔一下。还没来得及细想,安然把电话递给我,微笑着说,

    “来,接电话吧……”

    我慢腾腾的接过电话,小心翼翼得冲着听筒“喂”了一声。接着,对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卓越吗?我是李老师啊……”

    我听着心里一阵激动,急忙恭敬的说道,

    “李教授,这么晚了。您怎么还没休息呢?”

    李教授是我大学的老师。确切的说,他是我的恩人。当年在大三时,因为外系一男生调戏陈岚。我一怒之下,把人打住院了。要知道,这在我们那样的重本院校是绝对从重处理的。加上那阵子学校开展弘扬正气的学生活动。当时院系决定,要把我开除。

    而李老师作为系里最为德高望重的教授。他坚决不同意,一是他认为年轻人犯错,总该给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再有,他认为我还算是个人才。就这么流失到社会上,太可惜了。

    他亲自出面找到校方领导,为我说情担保,这才让我得以继续读完大学。

    我对李教授的感激之情一直铭刻于心。始终想找机会报答,但一直也没有机会。

    和李教授聊了下生活近况,他就直入主题,对我说道,

    “小卓啊,李老师这辈子不爱麻烦人。但这件事还真得麻烦你……”

    李老师的话一下让我陷入了矛盾之中。他的确是个不爱求人的人。但当初为了我,他去找了领导。现在,他如果要让我去奥蓝上班。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回绝他。

    李教授继续说道,

    “小卓,其实你和然然也算是同学呢。她是你师母最为得意的学生。以前她只要在国内,经常会去看看你师母。可惜你师母过世了,除了忌日。我也好久没见这小丫头了……”

    李教授的一番话,说的我鼻子酸酸的。他和师母的感情极深,是我们学校典型的模仿夫妻。

    “今天然然给我打电话。说想请你去她公司帮忙。还说你正巧辞职了。就让我给你打个电话。小卓,你要是没有什么为难的事情。你就去帮帮然然吧。别看她是个什么总裁,实际这丫头也难啊,哎!”

    我不知道安然有什么难的,但我知道我输了!

    从接到李教授电话起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我输了。别说李教授让我去奥蓝上班,他就是让我去给安然当保洁,我也会去的。做人要知恩图报!

    “李教授,我去!您放心,只要您说了,我就一定会去做,并且还会做好!”

    我和李教授说话时,安然淡然的坐在沙发上。她看着窗外,好像发生的一切,都和她无关一样。

    挂断电话,还给安然。我苦笑着看着她说,

    “安总,你赢了!说吧,什么时候入职?另外,我希望安总能在我入职后,看下我们公司这两年成功的策划案例……”

    我既然答应李教授了。我自然想最快时间进入工作状态。我话一说完,安然又笑了,她微微摇头说,

    “卓越,你理解错了。你到公司不做策划……”

    我一下楞了,反问她,

    “那我做什么?”

    安然已经微笑,她慢悠悠的说道,

    “跑业务,销售!”

    我瞪大眼睛,几乎不敢相信她的话。

    我并不是瞧不起业务员。但我怎么也不想干,那种到处跑单,低三下四求人的业务员。

    “怎么,有异议吗?”

    安然追问。

    我知道,我就算有异议,她也会拿赌约说事。我答应她的是,如果我输了,只要涉及工作的,我都要无条件服从她。看来这安然是早就挖了坑,就等我来跳。

    无可奈何,我只能含恨答应了。

    安然似乎挺满意。她看着我,又继续说,

    “奥蓝销售的底薪是三千五,提成比例算是同行业中比较高的了。五险一金包括。但看在你是李教授得意门生的面子上。底薪我给你四千。不过……”

    安然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这时候居然还说看什么李教授的面子。这些我都无所谓了,她最后说的那个“不过”,已经让我想到了,不会有什么好事。

    果然,她继续又说,

    “不过因为你要继续住在这个房子里。而这个房子是我一月四千租下来的。所以,你每个月的薪水我就直接扣下,抵房租了……”

    我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弄了半天,我是去白干了!我马上反驳,

    “不行,这么贵的房子我租不起。我明天就去找个公寓,租个单间。这房子你爱租谁租谁吧……”

    我的态度强硬,安然的态度却更强硬。她摇头,

    “这个你就不用和我辩驳了。这是工作的一部分,听我的!”

    租房这不属于工作,但我知道,即使我提出来,她也一定会有办法堵住我的话。

    我被她气的哑口无言,好一会儿,我才恶狠狠的盯着她问,

    “我一分工资没有,你难道想饿死我吗?”

    安然冷笑,反问我,

    “销售是有提成的。哪个销售是靠底薪生活的?”

    我再次哑口无言,内心悲凉。我终于明白了一句话,得罪谁都不要得罪女人!

    这个恶毒的女人,为了报复我对她的轻薄,她居然绕了这么大一个圈来报复我。不过不得不承认,她这个坑挖的天衣无缝。

    安然说完,她慢慢的站了起来,拿起手包,对我说道,

    “好了,明天直接去人力部报道吧……”

    我沉默。

    她走到门口,忽然转头对我说,

    “送我下楼,你们这楼道灯太暗。我不敢走……”

    我有些哭笑不得,这个女人真是太奇葩了。刚刚把我一通涮,居然大大方方的让我送她下楼。我想拒绝,可一想,她毕竟是个女的。

    走到楼下,趁安然还没有上车时。我问她说,

    “安总,我还有两个问题没搞清楚。你怎么知道我家的?怎么找到房东的?还有,你怎么知道李教授是我的恩师?”

    安然一手搭在车门上,她回头看着我,笑盈盈的说,

    “我还以为你多聪明呢,这么简单的事情想不通?”

    我也没理会她的冷嘲热讽。

    安然这回倒是没卖关子,直接说道,

    “第一,你家地址是你给我的。你难道忘了?”

    我这才猛然想起。昨天我把身份证抵押给她时,同时写了我家的地址。

    安然继续说,

    “找到你家,很容易查到房东的。至于怎么知道李教授和你的关系。这更简单了,你去奥蓝面试时投过简历。上面有你的毕业学校。不过也巧,我本打算让李教授替我打听下你的。没想到这么巧,你居然就是他的学生……”

    我苦笑的看着安然,这个冷若冰霜的女人,居然还有这么睿智的一面。看来,我以后的日子要难过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