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十二章 换种活法

      安然一下楞了,她抬头看着我。美丽的脸上写满了不解。

    我依旧笑着说,

    “安总,您还没问过我的意见呢……”

    安然略微歪下头,她一脸的困惑,反问我说,

    “你什么意思?”

    我笑着指了指安总的老板椅,淡淡的说道,

    “安总,您先坐!给我个把话说完的机会……”

    安然的脸色又像从前那般冷若冰霜。她坐在椅子上,一脸冰冷的看着我。

    我也同样坐下,看着她说,

    “安总,您知道我为什么会和你打这个赌吗?”

    安然没说话。

    我自问自答的说道,

    “我承认,我非常想入职奥蓝国际。但在和你打赌的那一瞬,我已经做好了放弃的准备。我之所以和你打赌,就是希望有个直接面对你的机会……”

    安然还是没忍住,她冷冷的问我,

    “为什么?”

    “因为有件事我想和你解释下!”

    我慢悠悠的说着。

    “第一,我要和你解释的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那次误会。我朋友喝多了,因为我的一些私事,和那位周总动了手。但当时我的确是拉架,一不小心,袭了你的胸。我可以发誓,我绝对不是故意的……”

    一说到这里,安然的脸腾的一下红了。她的一双秀眉,也紧锁了起来。

    而我继续说着,

    “第二,当天你给了我一记耳光,并且骂了我人渣。我本以为这件事我们算扯平了。但没想到,我面试时遇到了你。你连让我解释的机会都不给。直接把我已经通过的职位取消了。虽然我通过打赌,再次赢得了这个机会。可我不想跟着一个对我有成见,并且刚愎自用的老板……”

    安然的脸色更加难看。但这的确就是我真实的想法。我虽然没权没势,但我还有那么一点可怜的自尊。我不想像一个乞丐一样,被人可怜。像施舍一口冷饭一样,赏给我一个职位。

    说着,我站了起来。把身份证揣到衣兜里,同时对安然说,

    “安总,如果以后您的下属犯错。希望您能给他一个机会。在你们这些老板眼里,我们或许如蝼蚁一般。但你要明白,蝼蚁也是有尊严的……”

    我的话,似乎让安然更加反感。她只是冷哼一声,也不说话。而我则笑笑,

    “好了,安总!我这个人渣也该和你说再见了……”

    安然看着我,她冷笑下,带着几分挑衅的说,

    “这回‘人渣’这两个字可不是我说的,是你自己说的。你不但承认自己是人渣,还间接说明,你是个心胸狭窄的人渣……”

    没想到安然的报复心还挺强。可能是我的拒绝,让她有些恼羞成怒。可她越是这样,我就越想刺激她。

    我坏笑下,身体前倾,脸慢慢的朝她靠近。而安然瞪大眼睛,不由自主的把身体后仰。想要躲开我。

    我继续笑着,在她身前轻浮的说道,

    “安总,我的确是人渣。有件事我还没告诉你呢……”

    安然冷眼看着我。我则有些得意的小声说,

    “你的胸挺大,也挺柔软的……”

    这是我的真实想法。那天无意触摸的那种感觉,到现在我还忘不了。

    但安然却怒了,她涨红着脸,冲我大喊一声,

    “滚……”

    我哈哈大笑。头也不回的走了,开门的那一瞬。我特意回头看了安然一眼,拽了一句李白的诗,

    “仰天长啸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阳光明媚,但我的心情却显得有些低落。我本以为我当面拒绝安总。可以让我那点可怜的自尊心得到满足。毕竟她曾经误解,并当着人力资源的面,将我的面试取消。

    可从奥蓝出来后,我的脑海里竟全都是安然那种愤怒又不理解的眼神。那一瞬间,我竟有些后悔刚才的举动。

    和陈岚在一起时,我生活的重心全部是她。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和陈岚腻在一起。那时候,我连别的女孩儿都不愿意多看一眼。更别提像今天这样,和安然说这些轻浮的话。可和陈岚的结局,依旧是人去楼空。想到这里,我暗下决心,我必须换种活法了!

    去找了王哥。告诉他我和安总的赌局已经结束了。从明天开始,我将不会再来帮他卖瓜了。嫂子一听,立刻给我拿了两千块钱。但我只拿回了保鲜柜的钱,剩下的说什么也没要。我知道,这是这两天全部的收入。我虽然需要钱,但我既然提前说过是帮他们,这钱我就不能要。

    又和王哥交待一番,告诉他我们现在具体的客户,还有下一步该怎么做后。我才和他们夫妇告别。

    晚上,林宥约我到老友酒吧喝酒。

    老友酒吧是我们几个朋友最常去的地方。这酒吧和别处不太一样。装修并不华丽,也没有舞池。给人一种慵懒,而又随意的感觉。

    以前我和陈岚在一起时,每到周末,或者工作有压力时,都会到这里坐坐,喝上几杯。时间一长,和老板、歌手也都混的特别熟。

    我进门时,林宥已经到了。他正坐在一个角落里,悠闲的喝着啤酒。看着舞台上的歌手边弹钢琴,边唱着歌。这歌手我们都认识,她叫秦沫,弹的一手好琴,歌唱的也特棒。

    但这歌却听的我心里一疼,是萧亚轩的《最熟悉的陌生人》。昨天我还曾想到这首歌,今天就听到了。

    林宥见我进来,他冲我摆了摆手。我过去拿起一瓶啤酒,边喝边听着歌。

    一曲终了。秦沫从舞台上走了下来。直接坐到我们这桌。她也没客气,拿起一瓶啤酒,和我们俩碰了下。我们共同喝了一大口。

    秦沫是这里的歌手。和我们几个都很熟,包括陈岚。我和陈岚之间的事情她也了解一些。

    不过秦沫绝对算是一个异类。不可否认,她绝对是个美女。但她和绝大多数美女不同。她身上有一种特立独行的气质。她从来不在意外界的目光。

    比如,她可以里面穿着长裙,外面套着牛仔服,穿着拖鞋,就在台上唱歌。她也可以一边和我们喝酒,一边在大庭广众谈论男女床事。总之,只要她开心。她敢做自己一切想做的事。

    陈岚曾经说过,秦沫的生活,是所有女孩儿的梦想,却又不敢做的。

    “卓越,最近忙什么呢?怎么好久没见你……”

    我喝了一口啤酒,随意的回答,

    “卖西瓜呢……”

    我的一句话,险些把林宥呛到。他瞪着眼睛,不屑的冲我嚷着,

    “还卖西瓜,你怎么不说你去卖银了?”

    这就是秦沫的优点。我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在她面前说脏话。

    “我倒是想卖,关键没人买!”

    我一说完,秦沫咯咯笑了。她把胳膊搭在我肩上,媚眼如丝的看着我,

    “哥,你要是真敢卖。妹子我第一个捧你的场……”

    林宥哈哈大笑,

    “我也去捧你场……”

    “滚!”

    我瞪了林宥一眼。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