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鬼王遇龙 第四十章 原点终结

      豆腐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很久之后才道:“然后,从她的肚子里,钻出了很多奇怪的东西,爬到了尸仙的寝棺里。”

    “后来呢?”

    “不知道,那些东西爬出去后,那些鳞片就消失了,然后我才发现是她。尸仙这一次,大概损失惨重吧,整个冰洞都塌了,她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是吕肃干的对不对?”

    虽然豆腐现在的语言表达能力有些混乱,但从他的叙述中,我还是得大致推断出了事情的经过。白双会变成后来那样,肯定是和那生物武器有关的,看样子那玩意儿还是活的。

    如果当时下去的是我,是不是最后变成那样的就会是我?

    那尸仙现在又是什么个情况?

    豆腐从冰缝中出来时,我们其实在原地待了很长一段时间,但那时候并没有发现尸仙的踪迹,难道说,尸仙真的栽在了那生物武器的手里?被埋在了那冰洞中?

    我让豆腐仔细回忆一下,他显得很疲惫,道:“当时没顾忌到它。木头招谁惹谁了?他生前确实做了挺多天理不容的事,但毕竟都这么久了,而且老陈,它也没对咱们怎么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只觉得太阳穴阵阵抽痛,片刻后才勉强恢复过来:“对于我们来说,尸仙或许就是木头,但对于吕肃来说,那是他的过去。”在说这话时,我也忽然明白了一点,那个该死的生物武器,真正的触发条件应该是活体。吕肃手里那个所谓的遥控器,八成是掩耳盗铃,用来忽悠白老四的。

    那上面有两个开关,吕肃的原计划,肯定是让白老四带着东西下去的。虽然不知他是怎么忽悠白老四的,但他肯定不可能自己下去。当时白老四被我踹下去,向吕肃求救的时候,吕肃的反应居然是大笑。那时候我还有些懵,搞不清楚他既然和白老四合作,又为什么不顾白老四的死活,看样子,那是因为找着了替代品啊!

    早在那时候,我们就被吕肃给算计了。

    不过,吕肃当时真正算计的人应该是我,却没想到白双为我挡了一截。想通这其中的关键,我甚至想哭。是不是因为我接受传承,所以开始时来运转了?所以才躲过了这一劫?

    可是,白双却代替我而死了!

    可惜,此时我们也找不到吕肃的去向了,再加上豆腐体力不支,我们一路走的很慢,到达那湖泊时,我看到了一具枯骨,枯骨的身上,还穿着白老四的衣服。

    一切就和我所猜测的一样,他是白老四的影子,在死亡后,就跟哑巴一样,迅速变成了一堆白骨。

    看见这我就来气,一抬脚便将它踹入了水里,两人轮流背着白双的尸身,一路艰辛出了昆仑山脉,又想办法弄运尸车将尸体给弄回深圳去,大夏天的,尸身不好保存,未免半路腐烂豆腐看了受不了,我特意搞了冰块儿弄起来,送到深圳时,倒也没受多大损伤。

    白双的后事挺复杂的,我们是以探险旅行的名义出去的,因此回来的时候,只能说是遇到了野兽,她家里的父母早逝,剩下的亲戚朋友到挺多,于是老戏重演了,开始争夺白双的财产,甚至想着从我和豆腐身上再捞一笔。毕竟人是跟着我出去的,要想找我的麻烦很容易。

    这么多的亲朋,谈论财产,谈论责任,却没有人真正的去殡仪馆多看她的尸体一眼。

    豆腐一开始很消沉,守在停尸房不肯离开,直到白双的其中一个亲戚来闹事,他才振作起来,一拳头将那中年妇女给打趴在地:“双双留下的东西,你们一分也别想动!”

    那女人立刻起身撒泼,冲上去跟豆腐厮打:“她是我表妹,你这野男人哪里冒出来的!”这一帮子亲戚人多势众,我们两拨人很快就干起了架,豆腐完全变了,打起架来跟不要命似的,拽住那女人的头发就要往桌子上撞。

    我一看,那可是桌角,豆腐这会儿用的力道很大,这么撞上去,八成就要出人命了,于是赶紧组织了他一把,免得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人,一但如此,就是有天大的本事,我也保不住他。即便判个过失杀人,不用挨枪子儿,那也得坐好几年牢。

    这年头,杀了人,只要有钱,不管判多少年,进去之后就塞钱,然后减刑减刑再减刑,快的两三年,风声一过也就能出来。不过,我可不想豆腐再牢里蹲上两三年,于是阻止了他。但却被身后的人踹了一脚,这一脚踹下来,我身形不稳,恰恰就扑到在了一旁的停尸柜旁,和白双那张死去的脸,来了个近距离的对视。

    那张脸在僵硬中,显得很恐怖,但我脑子里却忽然冒出一个想法:吕肃那样的死人都能活着,为什么白双不可以?

    萨满秘术中,会不会有这方面的线索?

    最终,这场闹剧以警察到场而结束,与此同时,还有一个让我们意外的消息,原来白双立过意外遗嘱,就是如果人身出了什么意外,那么她留下的财产,除了小部分用于自身丧葬以外,其余的将全部捐献出去。

    在律师的监督下,我们办理了白双的后事,在此期间,我有意拖延了火化的时间,寻找到哈日查盖,查询这方面的消息。

    哈日查盖的回复很简单:“这样的秘术或许曾经有过,但一定是不容于这个世间的,否则,以前那些萨满为什么不用在自己身上?这个世界上,延年益寿的神秘法门有很多,但死人复活这种事,没有。”

    我道:“可是出现在我们身边的例子太多了。”

    哈日查盖耸了耸肩,道:“复活以后的人,还是曾经的那个人吗?”

    这是一个无解的答案。

    接下来的日子里,豆腐开始想尽一切办法寻找吕肃的消息,我知道他是想报仇,不止是他,我也想。

    从精神上,我很希望一切可以到此为止,但只要一想起死去的白双,想着这些年所发生的事情,我就无法让自己听之任之下去。

    但吕肃,却就此从人间蒸发了。

    我一直想着,这些破事儿什么时候能够彻底结束,但一切就结束的这么突兀,当我不希望它结束时,它却结束了。

    接下来很长一段日子,我们都利用各种关系去找,但不管是真吕肃,还是假吕肃,都再没有一点关于他们的消息。似乎吕肃报完仇,就真的得偿所愿了。

    豆腐非常的焦躁、消沉,为了他的铺子不至于关门,我不得不帮忙经营起来,当然,为了我可怜的小命,力是我出,钱是他赚,我还是跟着哈日查盖四处练手。

    我想,或许时间可以冲淡一切。

    但2014年6月13日晚上。

    我豆腐再一次失踪了,这一次走的很彻底,证件、银行卡都带走了,但屋子里的东西没有带走。这一年里,我和豆腐的关系处于一种表面上的平静状态。

    之所以是表面,是因为他在一次喝醉时,曾揪着我的衣领吼:“我以前的女朋友,看到你就移情别恋了。我现在唯一爱的女人,你却带着她去那种地方!陈悬,你就是老天爷派来克我的!无论什么你都要抢走是不是?王八蛋!为什么死的不是你,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为什么死的不是我?

    蝼蚁尚且偷生。

    我也想活下去。

    可是活着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只留下了一封很简短的信:老陈,我不能让自己停下来,停下来太痛苦了。我一定要给她报仇,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下一次如果我们还有机会见面,那说明我已经报仇了。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这一年里,我们已经用尽了所有方法,他还打算怎么去找?我立刻意识到不对劲,难道豆腐有什么发现?可最近几天,这小子都在家酗酒,难道说……

    我立刻调来了监控录像,由于是开店做生意的,而且画廊的面积较大,所以有安装监控。

    我开始观看最近的监控录像,看到三天前的晚上时,一个古怪的东西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

    那东西在地上爬。

    看起来像一只老鼠。

    但它的速度很快,画廊里有柔光灯,所以当它靠近摄像头所在的位置时,我看清了它的模样。

    那是个只有半个老鼠大的东西,模样俨然是一个长了毛的婴儿!

    霎时间,我明白了过来。

    元神!尸仙的元神还活着!

    然后,地上这东西从摄像头离消失了,消失在了楼道口,但我知道,它是朝着豆腐的方向而去的。

    忽然之间,我想起了吕肃之前说过的话:只要没有了强悍的肉身,元神又算得了什么?

    对……吕肃那个武器,一开始对付的就是尸仙的肉身,也就是说,这个元神一直是存在的!

    我几乎可以猜到接下来的一切,豆腐再一次与元神融合了,而这一次,他会去找吕肃报仇。

    但是,是他找吕肃报仇,还是吕肃找他报仇,这一切,就是个未知数了。

    我觉得自己的手在发抖。

    绕了一个大圈子,一切又回到了圆点。

    空旷的画廊里,冷气开的很足,感受不到夏日里的炎热。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外面的行人在阳光下流出的汗水。

    一扇门,仿佛是两个世界。

    我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我的家庭,我的亲人,我的爱人,我的兄弟,我的一生……

    我还剩下什么?

    “当家的,当家的……”独眼龙在身后叫我,但我不想再待在这个地方了,茫茫然的走入了大街上,等我醒悟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步行了一个多小时,走到了七星楼前。

    七星楼还在,但已经换了老板,换了菜系,唯有店员没有换,还有人能认出我来,冲我打招呼。

    豆腐说的对,死的应该是我。

    …………

    ………………

    站在七星楼的最高层往下看,下方是坚硬的水泥地板,外面的阳光晃的人眼晕,我觉得自己似乎随时会栽倒下去。

    然而,有人从身后拍了我一把:“你这么死了,有脸去见吴水吗?”

    我转头一看,发现是懒货。

    我有些惊讶:“你怎么在这儿?”

    懒货道:“一直在这儿,清净。”

    顿了顿,他道:“这里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改变,改变的只是来来去去的人而已。一年不见,你倒是出息了。”这话暗含嘲讽。我苦笑了一声,道:“你以为我想跳楼?我确实想跳,但不是现在。”

    懒货打了个哈欠,眼皮儿依旧拉耸着,道:“那是什么时候?”

    “该出现的人出现,该消失的人消失。”

    如果人生是一场电影,那么我肯定是这个电影里面一个比较悲剧的配角,看着主角们一个个出场,牵连进主角的人生中,最后主角们达成了自己的愿望,拍拍屁股走人。而我这个配角还在原地,失去的一切,都回不来了。

    (全书完)

    2015年1月22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