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781:策反与反策反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伦敦的冬季还没有结束,所以现在的夜里还是冷得很,泰晤士河边停着一辆小客车,司机在客车前忙活着,看似车抛锚了。

    但是在车里却温暖如春,这辆小客车的窗户都是假的,里面全都做了改装,这是一辆典型的电子车,上面的装载的很多仪器都是最先进的,窃.听,侦查。

    地上跪着的是司机,和一个中年人,椅子上坐着的却是白鹿,还有一个人拿着无声手枪,对准了这两人的脑袋。

    “咱们都是一个行当的人,所以不需要我多说废话吧,所有的问题我只问一遍,回答的好,我也不难为你们,如果我不满意你们的答案,待会你们就会被扔进旁边的河里,相信这个时候还能冻死人”。白鹿用流利的日语说道。

    这两人瑟瑟发抖,但是白鹿却知道,除了司机之外,这人应该是个小头头,否则也不会坐在指挥车里。

    “史密斯的地图藏在哪里?”白鹿问道。

    “就在他的书房里,但是很遗憾,这人太狡猾了,满屋子都是保险柜,我的人也不知道那东西到底放在哪里了,可是时间紧迫,也不可能挨个保险柜都打开看看,所以,我的人也没拿到东西”。跪在地上的头头回答道。

    “这个情报是从哪里来的?”

    “这个情报是我们在伦敦的人报告的,我也不知道来自哪里”。

    “你还知道什么事?”白裤继续问道。

    “石田先生去和史密斯谈了,但是可能在分配上没谈好,所以我们决定分两步走,他谈他的,我们偷我们的”。

    白鹿又问了几句后,觉得没什么价值了,起身下了车。

    “这人怎么办?”跟在白鹿身后的人低声问道。

    “锁上门,看看车修好了没,开河里去吧,省的留下什么麻烦”。白鹿说道。

    说完回到了路对面的轿车里等着,几分钟后,这这辆小客车带着它的主人冲破护栏,冲进了冰冷的泰晤士河,小轿车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十分钟后,另外一辆一模一样的车到了这个地点,看着撞坏的护栏,石田阳平问道:“信号消失多久了?”

    “十分三十秒”。羽田爱说道。

    “走吧,来不及了”。说完,回身坐上车离开了。

    “你觉的是谁干的?”石田阳平问道。

    “中国人干的,这件事很少有人知道,巴黎的保罗家被盗,是中国人干的,但是被我们半路截到了一半地图,可是史密斯家的事,我没参与,所以我不大清楚,但是除了中国人,其他人没必要这么狠”。羽田爱咬牙切齿的说道。

    “嗯,据秦凯生说,现在负责这件事的人叫白鹿,是他的情.人,我曾经想利用秦凯生策反白鹿,但是没能成功,你觉得莫小鱼这个人怎么样?”石田阳平问道。

    “我不知道,看不透这个人”。羽田爱脸色一红,但是车厢里很昏暗,不仔细看,没人能看出羽田爱的脸有点发烫。

    “根据我的消息,这个人不是没有缺点,据说他很好.色,而且贪财,这是最好的人选,只要是有女人,有钱,他都可以为这两样东西付出,而他和白鹿联系紧密,我忽然想起来,我们干嘛非要策反白鹿呢,那样难度太大,可是要想策反莫小鱼,应该问题不大”。石田阳平说完,看向羽田爱,等待着她的回话。

    “我,我不懂老师的意思”。羽田爱心里已经确定了石田阳平到底什么意思了,但是还是不敢相信。

    “你和莫小鱼打过几次交道,我相信你是最合适的人选,把他争取过来,让他潜伏到白鹿的身边,甚至可以说服白鹿让他加入到中国的国安,这将是我们最大的深喉”。石田阳平说道。

    “可是老师,这件事的难度太大,我没有把握”。羽田爱说道。

    “我知道,正因为如此,我才让你去,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还因为你是我最得意的徒弟,我最信任你,换了别人,我还担心她会被莫小鱼策反呢”。石田阳平说道。

    “可是……”羽田爱不想答应这件事,所以在不停的找借口,最好是把这事推掉。

    “没有可是,这也是命令,羽田,你是我大日本国最优秀的青年人,现在经济不景气,但是反观中国大陆,发展那可谓是一日千里,再这样下去,我们就会沦为二流三流国家,大和民族也将成为不入流的民族,到那时,强大的中国会不会侵略我国,谁能说的准?所以,大日本国的责任就在你们这一代人的肩上,难道你连承担责任的信心都没有了吗?”石田阳平抑扬顿挫的训斥道。

    话都说到这个程度了,长期以来形成的积威让羽田爱不敢再反驳石田阳平,只是点头道:“是,老师,我一定会完成任务”。

    “我要看到效果,现在你和他都在伦敦,这是个很好的机会,我希望你能把握住,尽快见到成效”。石田阳平说道。

    羽田爱不敢再吱声,她在博物馆被莫小鱼强上的事情没敢告诉任何人,自己刚刚还想着到什么时候才能杀掉莫小鱼为自己雪耻,没想到下一秒接到的任务却是让自己利用自己的美色去讨好他。

    “是,明天我立刻开始执行任务”。羽田爱低头答应道,但是心里的愤怒却像是无形的剑气,将自己伤的遍体鳞伤。

    可是自从拜在石田阳平的门下开始,她就只知道服从,但是以前的服从,那是自己心里可以接受的任务,可是这一次,自己心里委实难以接受,尤其是面对那个魔鬼莫小鱼,她现在只能是咬碎银牙和血吞。

    如果说开始时,于子鸽还只是和莫小鱼很客气,可是到了一副巨大的画作渐成雏形,在看到莫小鱼手中的笔犹如是翻滚的龙蛇上下翻飞,每每落下,无不是恰到好处的点缀,无一笔是多余,无一点是废笔。

    可能很多人都见过油画,那些色彩层层叠叠,像是在画布上的堆砌,可是这幅画,你完全看不到这种堆砌,因为莫小鱼没有时间去做修改错误的堆砌,一气呵成。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