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作品相关 男欢1结尾后续3

      闻了闻王亚楠身上的香味。[来书书网 www.laishushu.com]

    心想这娘们可真他妈的香啊,不过陈楚已经吃下了,自己就不能动了。

    舔了舔嘴角嘿嘿笑着凑近小声说:“大嫂好……”

    王亚楠脸腾的红了。

    想说什么还是憋住了,要是让这货知道自己老姐也跟陈楚那啥了,估计就不能这么嘚瑟了。

    “咳咳……你给我滚犊子……”

    “嗯,大嫂让我滚我当然要滚了,那啥,大嫂一会儿做我的车吧,咱就几个人去谈买卖用不着那么多车的,弄的像是个车展啥的了……”

    王亚楠想想也是,不过一件邵晓东那破夏利心想还是算了吧,还不如坐陈楚的中华车呢。

    虽然中华车也是破,不过还是稳当一些了,矬子里面拔大个,最起码比夏利那是强多了去了。

    王亚楠想了想还是开着别克车,陈楚坐在副驾驶,王亚楠坐在后面。

    而闫三跟孙五一听说是李乡长找他们,也要跟着,说干架的时候就上。

    陈楚咧咧嘴,心想这是谈判,又不是干架去了。

    这时,别克车刚走不远,徐国忠跟张财应了过来。

    要是徐国忠自己,陈楚就不鸟他了,但是有张财跟着就不一样了,毕竟人家是村长啊,别拿村长不当干部啥的了。

    别克车停了下来。

    徐国忠看到开车的王亚楠那两只眼睛都不够用了,这老家伙戴着狗皮帽子,棉手套啥的。

    陈楚呵呵笑道:“村长啊,我正要去找你了,李乡长给厂子联系了一个韩国人,要收购挑好的绿豆啥的,正好谈这笔买卖,村长要是坐镇,正好可以代表咱小杨树村的诚意了。”

    张财知道这事儿有他没他都一样。

    人家陈楚厂子谈生意,跟他有个毛关系了。

    也只是客气客气了。

    不过徐国忠两只眼睛却是直勾勾的了,看着车里的王亚楠好看*感不说,更重要的是去谈买卖,谈完了肯定得吃饭啊,得安排一桌啥的了。

    而且吃的不能差了,最次也是在大杨树饭店安排一桌了。

    徐国忠不禁咂咂嘴,心想这个事儿可不能错过了。

    他好久没喝古井贡酒了,这要是整上两瓶喝喝那多得劲儿啊!

    他的私房钱还想去县城啥的找*姐了,舍不得买古井贡酒喝了。

    这么好蹭酒喝的机会万万不能错过了。

    徐国忠不仅拉了拉张财衣服袖子,而自己也往上推了推狗皮棉帽子。

    “村长啊,这……这陈副村长谈买卖咱必须得去啊,这可是咱小杨树村的大事儿,你不去可不行啊!必须得去主持主持工作啥的。”

    张财咧咧嘴,心里能不明白徐国忠这点道道么,主持工作说白了就是吃吃喝喝,能主持个屁工作用你啊。领导领导,说白了领导个毛啊,吃吃喝喝倒是有一套的。

    可以看看领导的肚子,哪一个不是喝出来的了。

    “咳咳……老徐啊,这个恐怕不妥吧,也用不着咱去了,人家李乡长不都在么,咱不用。”张财不想去,主要是这事儿是陈楚的事儿,走村里的账没法走,要是走了怕有人说三道四啥的。最能说出去的就是徐国忠了。

    不过徐国忠今天却是吃定陈楚了,好久了,肚子里都没有油水了,巴不得在大杨树饭店整一桌子啥的了。

    “哎呀,村长啊,乡长都给咱陈楚副村长面子,你个村长还不给面子?再说了,都是一个村住着,你为啥不帮陈副村长忙活忙活?这点我老徐可挑你的理了啊?你要是不去啊!我徐国忠去……”

    徐国忠拉车门就要钻进去。

    张财一扯他后脖领子给扯了出来。

    话都已经说道这份上了,不去亦是不行了。

    “好吧,老徐啊,咱去,不过不能坐这个车了,为啥?你看看车上都装了好几个人了,是有两个位置,不过不还有乡长跟那个韩国人么?你跟我回去取车,陈楚啊,再不你先走,我马上就到。”

    陈楚笑笑说:“没事,我在这等你一会儿吧……”

    徐国忠则狠狠瞅了开车的王亚楠几眼,心想这要是自己进去了是不是还能闻闻这女人身上的味儿啊,这个死张财,老子脸骚味都没闻到,就给拽出来了……

    第五百八十章 惊脸儿红还白

    陈楚在道上等了一阵,看到张财开着羚羊轿车鸣笛过来了,王亚楠才开车走了。

    陈楚随即想到一个事儿,忙回头冲邵晓东说:“晓东有钱吗?先借我一两千,我忘记取钱了,兜里就剩下几百块了。”

    本来他兜里是有两千多的,被老爹弄走了两千就没啥了,这要是谈买卖成了吃顿饭钱不够结账的可笑话死人了。

    邵晓东正要掏钱,王亚楠抽出一沓钱递过去。

    “别用别人的钱,咱家又不是没有。”

    邵晓东眨眨眼,心想陈楚不赖,自己也能弄了王亚楠这女人,不过却不敢保证她被弄完了以后还能这么服服帖帖的了。

    感觉陈楚这货有点内秀。

    邵晓东在旁边拍马屁道:“哎呀,楚哥跟嫂子可是真爱啊……恩爱的狠了。”

    王亚楠白了他一眼,继续开车。

    李天成说那棒子已经到了乡里了,毕竟人家是买主,陈楚这边得去乡里了,再者大杨树饭店啥的也在乡里。

    凡事赚钱为主,其他的都是次要点了。

    王亚楠的别克车在前面开着,后面的张财开着羚羊跟着。

    不久到了大杨树乡政府。

    只见里面一辆白色的羚羊车,是上任乡长留给现在的乡长李天成的。<來書書說网WWw.laishushu.com 全文字,更新快,无弹窗!>

    邵晓东不禁摇了摇头说:“我曹!这他妈的棒子吹了半天的牛掰,原来连个车都几把没有啊,这样的货别把咱的绿豆弄走了,然后不给钱,别再是个几把骗子啥的吧?”

    王亚楠瞪了他一眼道:“邵晓东,你少在这里捣乱,再怎么说这也是李乡长找的人,而且还说是他小姨子的男朋友,估计差不了……”

    王亚楠讨厌邵晓东,不过还是低声和陈楚说了一句:“小心点好,现在的骗子多,以前我在DL的时候就有日本人在DL行骗,这年头只要是老外国人眼睛就不够用,其实老外穷人也不少,也不是全都身价上千万上亿啥的……”

    陈楚做到心里有数。

    几人下了车,身后的张财跟徐国忠也下来了。

    众人一起进入乡政府。

    这时的副乡长啥的也到了,正在乡里的办公室嘻嘻哈哈的说话。

    而陈楚刚进门,就看到李天成他的那个小姨子那种十分不友好的目光。

    怨恨,毒辣,蔑视,瞧不起,感觉她就像一个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在俯视陈楚的这种凡人。

    大抵这种女人就是自我感觉良好了,比如非诚勿扰的那些装13的女人,一个个的感觉自己飘飘欲仙,白衣飘飘的像是天上仙人,其实跟撅着屁股抱着脑袋被戴上手铐的东guan鸡一个模子。

    那女人胳膊挎着的一个戴着礼帽的男人。

    或者说那是一个老男人,差不多四十了,那脸长的,黑不溜秋的,腮边还有不少胡子,像个猫似的,那脑袋跟个球似的,而且还黑不出溜的。

    眼睛也不大,跟个猪似的,身上穿着老土的西装,下面的皮鞋啥的都一般。

    唯一的不同的是,那就是邵晓华曾经教给陈楚的,说棒子都特能装,一个个的摆着姿势在那里装酷。

    这个老头儿也是如此的,你看个头不高,长得也不咋地,还贼能装酷。

    可惜了李天成的小姨子,虽然相貌不敌王亚楠啥的,但一米七的个,长腿,身材凸凹,也算是火辣辣的美人了,这要是咔咔一下也不错的。

    没想到被棒子给咔咔了。

    陈楚不禁冷笑,这娘们就是贱,整天就知道看韩剧啥的,啥欧巴,这尼玛也叫欧巴?那岁数都跟你爸了。

    看着乡长小姨子挎着的劲劲儿的德行。陈楚都想吐了。

    不过李乡长的老婆倒是很端庄的,站在后面文文静静的,陈楚不禁暗想这两个女人真是姐妹么?怎么姐姐这样讨人喜,而妹妹却这样的讨人厌呢!

    陈楚身后的邵晓东一出现,更是火上浇油了。

    要不是张财还有两个副乡长在旁边打着圆场,估计又打起来了。

    李乡长小姨子气咻咻的瞪着邵晓东,而邵晓东则悄悄的冲陈楚说:“楚哥,乡长小姨子挺有味儿啊,我感觉能咔咔一次……”

    “行啊,有本事你就咔咔吧!”

    “呵呵,楚哥,都是男人,你就不想咔咔一次?”

    “嗯,想咔咔,不过得先把王亚楠咔咔爽了,我再咔咔这个女人,说真的有希望么?”

    两人嘀嘀咕咕的。

    而邵晓东揉了揉额头道:“楚哥,我发现个事儿,一会儿再和你说吧,不过通过这件事咔咔乡长的小姨子跟玩儿似的,那个……书面语叫做探囊取物嘿嘿……”

    陈楚点点头,心想尼玛的邵晓东,整天啥都不干就知道研究女人,而且研究女人亦是有一套了。

    他说能咔咔,那一定就百分之七八十了,这小子失手的时候非常少了。

    两个乡长还有张财等人打了一阵圆场。

    李乡长也点头道:“好了,现在还是先说正事儿吧!这个……这个是我小姨子,叫尹妹,这是我夫人叫尹娥……”

    陈楚冲两人笑笑,心里暗想,要是让自己选择,他宁愿选择李乡长的夫人尹娥,他感觉这女人真温柔啊。

    头发被梳成了高高的发髻。

    皮肤也是很好,她妹子也好,只是那股劲儿太他妈的烦人了,而且还跟棒子勾搭在一起,这个贱人。关键是那棒子长得还不好看,岁数跟她爹差不多的了。

    这时,李天成又介绍道:“这位就是在韩国首尔的的李京焕,在首尔有家族企业……”

    他正介绍着。

    邵晓东呵呵笑了几声,然后上前说道:“对了,这位李京焕,那个在首尔既然是家族企业,为啥在咱天朝的北方小城跟尹妹认识的?”

    李天成还没说话,尹妹冷哼一声道:“这个就不用你管了吧?对了,你这个小子,昨天就是你……”

    “咳咳……”李天成咳嗽了两声制止道:“好了,昨天的事儿就过去了,今天先谈生意,那个李京焕先生的中文说的一般,以前有个翻译来着,但是今天应该不用了。”

    尹妹抿嘴笑道:“嗯,我做他的翻译……”她说着挎着那个韩国人的胳膊更紧了。就像是八百年没有碰过男人了似的了。

    邵晓东拉了拉陈楚的衣角。

    这时,徐国忠抻着脖子道:“那个啥,咱还是去大杨树饭店安排一桌,然后咱们边吃边聊吧……”

    张财一摸脑袋,心想徐国忠这个吃货,到哪都忘不了这个吃了。

    不过被他这样一搅和刚才还尴尬的几人都点头说好。

    喝点酒啥的,脑袋晕晕乎乎的,生意也好谈了,而且感情还能增加。

    李天成摇头道:“我看啊,就在乡里吃点算了,我老婆菜做的好,我去买菜,咱……咱就这么吃吧,去大杨树饭店又要破费了,现在咱们乡里并不富裕,而且村里也不富裕……”

    徐国忠忙呵呵笑道:“李乡长啊,这个您就不用担心了,这次由陈副村长请客,这笔买卖要是谈成了,那得多少钱了,他请客是应当的,我说的对不对啊陈副村长,嘿嘿……”

    陈楚微笑点头,一两顿饭他还是不在乎的。<來書書說网WWw.laishushu.com 全文字,更新快,无弹窗!>

    众人边说边笑,徐国忠已经先跑到大杨树饭店预订酒席去了,他干这事儿是最最拿手的了。

    等到了酒桌上,正负乡长三人,加上乡长夫人,小姨子跟棒子,再加上陈楚徐国忠这一伙人,就十一人了。

    围拢了大大的一桌,徐国忠张罗了十八道菜,荤素搭配啥的。

    而大杨树饭店就指着这帮人吃吃喝喝了,炒菜速度也快,边做边吃边喝了。

    徐国忠乐颠颠的抱着古井贡酒也进来了。

    那个韩国人被推到了首位坐着了。

    旁边是李乡长,另一边是李乡长小姨子尹妹。

    而众人亦是一阵的恭维,那个韩国人基本上没说几个完整的话,说出来的也是断句,什么吃这个,什么好吃,什么绿豆的要,钱的不在乎。

    陈楚不禁眯缝了一下眼睛,暗想就算这韩国人有钱牛逼,也没这样的,这样的看来不像是牛13,倒像是SB了。

    众人吃吃喝喝的,都下肚了半斤多的白酒,几个女人也是喝的粉面红腮的了。

    那个韩国人亦是定定的看着陈楚身边的王亚楠一劲儿的竖起大指。

    那眼睛就像是鱼钩子似的狠狠的盯着王亚楠身上的每一寸地方看,像是恨不得要把人家吞进肚子里吃了似的了。

    这韩国人忽然笑了。

    “哈哈哈呵呵……这位……王总……有兴趣没有……出国,去韩国……我,给你……负责……找……韩国老公……这是鄙人,名片……”

    王亚楠脸红了。

    不由得看了看旁边的陈楚。

    此时,邵晓东拽了拽陈楚的衣袖。

    陈楚呵呵笑道:“王总,这是好事,你谈谈,呵呵,毕竟咱们的客户是好意么。”

    王亚楠也是一个韩剧迷,而且没去过韩国,不知道那地方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了,只是在电视啥的上面看到什么欧巴了。

    虽然她已经二十七了,但即便是三十七的女人,心里面也是住着一个小女人的了。

    不由得呵呵笑了,跟着那个韩国的什么李京焕说了几句。

    李京焕则满嘴喷着酒气,而旁边的尹妹也在他说不明白的时候跟着解释,说是翻译,其实她会翻译个屁啊,吹牛掰不上税的选手,实际上狗屁不是了。

    陈楚借着尿遁跟邵晓东走了出来。

    两人说是撒尿,实际上绕了一圈到了大杨树饭店的房后。

    这时,邵晓东摸出了一根烟点燃抽了几口才说:“楚哥,那个韩国人是假的……”

    ………………………………………………………………………………………………………………………………………………………………………………………………………………………………………………………………………………………………………………………………

    说几句题外话

    还差一章节,晚上补上,今天得到通知,这本书写结局。非常感谢大家对这本书的支持,以及后面的期待,但是很多事并不是努力能改变的,以后的故事如果有机会可能会继续写。就目前来说,大家都懂得,在扫H,无论是网站还是个人都是没办法继续写的。匆匆写个结尾,但是久石要说几句题外的话了。

    1,这本书并不是一味的H,我也感觉很多人喜欢这本书也并不全是因为H。而是很多人都经历过那种少年懵懂的时候,还有很多人可能也经历过困难的日子。这本书里面有很多的无奈,但是书里面的主角很幸运,有了机遇改变了命运,但是如果没有机遇可能就无法改变命运了。

    2,很多事儿都是真实的。书里面有很多人物是真实存在的。

    季扬这个人有,好吧,说有现实中原型的——季扬,刘翠,朱娜,柳贺,马小河,马华强,黄毛,徐红,王霞,小店女人,邵晓东,王伟,孙五,王小眼,路小巧,王红梅,闫三。大概想起这些人,这些是有的。但是不要对号入座了,人物原型有,但是事情是瞎写的。

    至于陈楚这个人,可以说是所有男人的一个缩影了,是不存在的,如果非说存在,那就是每一个男人的阴暗面了。

    而现实社会中,这些书里面的人物,漂亮的女性,比如朱娜,比如柳贺,她们现实中的结局都不好,婚姻感情都不如意,相反姿色一般的女人生活的却很幸福。如果这本书不是因为形势问题,我想把结局写的好一点,虽然现实中她们结局都不好。

    3,一些场景上,虽然我想往好上写,但是文笔还是有限。

    比如季扬被刺那一段,我听了大半夜的《征服》那个吉他曲,来来回回的重复收听。不过写出来的还是有待斟酌了。

    唔,先想起了这么多,不久,久石的新书便会和大家见面,看形势,以后有机会一定会写这本书的续集。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先说这么多,一会儿还有一章节收尾。

    最后再多说一句吧,这本书并不只是H。

    第五百八十一章 热心儿火样烧

    “假的?不能吧?”陈楚眼睛转了转:“晓东,这可是李乡长给咱介绍的韩国客户了,再说了,这个李乡长我感觉不是那种人,我感觉他很恩怨分明,不能这么害咱们……”

    邵晓东呵呵笑道:“楚哥,这个社会上往往假的比真的还真,比如昨天晚上我碰见的初女,我糙他妈的,我都被骗了,后来我听人说她都打过两次胎了,整的下面跟真的似的,这个社会没有真的……”

    “呼呼……你的意思是?”陈楚皱了皱眉。

    邵晓东呵呵笑道:“楚哥,其实我也不相信这事儿是假的,不过刚才我手下的一个小姐来了,一眼就看出那个韩国人了,那个韩国人在咱北方征婚,说什么嫁给他就能移民韩国,移民费三万,我糙!那个小姐被他给睡了还被骗了三万,妈的警察说证据不足,我看啊这事……”

    陈楚有些明白了。

    “嗯,晓东我知道了,你的意思会不会李乡长跟这小子串通一气,坑咱们一把?”

    邵晓东点了根烟,抽了两口说:“楚哥,这个李乡长我不知道真假,可能他也被蒙在鼓里,不过这个韩国人,什么李京焕肯定是假的,他收购咱们的豆子肯定不能给钱……”

    “嗯……”陈楚低头琢磨了一番。随即笑了:“妈的,死棒子跑咱们这骗财骗色来了?妈的,老子这次肯定把他的作案工具没收了。”

    “对!楚哥,让他当太监,尼玛的……”

    “晓东,你感觉这件事怎么办好?”陈楚心里有了主意,不过还是问问邵晓东,这小子满肚子的花花点子。

    “嗯,楚哥,那咱们就将计就计了。”

    ……

    两人回到酒桌上。

    见那个李京焕还在跟王亚楠眉来眼去的,李乡长的小姨子尹妹快气得眼珠子都掉下来了。

    陈楚呵呵笑道:“李京焕先生,那个……咱们也该谈谈正事了,对于我们厂子的绿豆收购你怎么看?”

    “这个……”李京焕操着不熟练的汉语说道:“合同的要签……价格的好商量,六块五一斤,我要五毛回扣……我们先交订金,随后货到了韩国没有失误,再把其余款项付清……”

    他说的虽然有些含糊不清,不过众人亦是听懂了。

    一般做买卖也是这个流程了。

    王亚楠呵呵一笑,随即掏出了准备好的合同。

    而李京焕也掏出了公司的一些文件之类的。

    这些陈楚不懂得,都由王亚楠处理了。

    陈楚只是低声问:“亚楠姐,这个……没问题吧……”

    王亚楠笑了:“傻小子,人家都给你现金了,这会有啥问题呢?不过……”王亚楠低低的说了一句:“很奇怪,一般都是走支票的,他这么大老板怎么带了这么多现金?如果有时间取现金,不可能不取支票的,支票要安全保险的多了……”

    ……

    双方签好了合同,李京焕握住王亚楠的手一劲儿的要求她去公司参观参观。

    “王总,您……到舍下公司参观一次,也让我尽好地主之谊……”

    正常来说王亚楠也不应该拒绝,不过陈楚总感觉有些不对。

    淡淡笑道:“这样吧,今天大家都喝多了,改日王总再去,对了,豆子……”

    李京焕似乎有点郁闷的看了陈楚一眼:“豆子明天你们送到货场就可以了,我们验收都是在韩国,我们韩国人做声音是讲究信用的……”

    旁边的尹妹也笑嘻嘻的拉着李京焕的胳膊道:“那是,我老公做生意一向守信用……”

    陈楚不禁心里冷笑。

    这个乡长的小姨子差不多被这头韩国猪给拱了吧!骚娘们,不嫌棒子臭胳肢窝?、

    陈楚看着尹妹那副贴着棒子贱兮兮的样,亦是一阵反感。

    邵晓东也很看不过她这幅德行。

    低低的跟陈楚说:“妈的,这个骚货,要是有机会我找十几二十个五十岁以上的老民工,给她狠狠的插几个小时,让她发洋贱!楚哥,你看看她那个德行……”

    “嗯,行了,晓东,钱到手了咱走吧。”

    陈楚揣着五万块钱,随后拉了一下王亚楠。

    不过那个韩国人还是要了她的电话号码,随后低低的说:“王总,晚上我请你吃饭……”

    这时,厕所传来了徐国忠呕吐的声音。

    这货喝的太多了,厕所门都开了,还在吐着。

    随后喊道:“老板啊!你家这厕所咋整的?咋拉不了粑粑啊?”

    众人一晕。

    尤其是几个女性,脸上都红了,而张财脸也红了,心想就不应该带徐国忠来,这老小子又给他丢人现眼了。

    “老徐啊!你别喊,咋的了?”

    张财要过去。

    而大杨树饭店老板也过去了。

    只见徐国忠指着坐式的马桶说:“老板!你这厕所的茅坑哪?我上次来还看见有两个茅坑,旁边没有手纸还放着两张报纸揩屁股那!现在手纸报纸都没了不说,拉屎的坑也让你给填上了?你也不叫咒啊你?”

    张财一摸脑袋。

    忙把马桶盖打开了。

    告诉众人没事,徐主任喝多了。

    忙冲徐国忠低低说:“老徐,别瞎嚷嚷了,不够那丢人的,这是坐便,坐着拉屎的……”

    ……

    众人莞尔一笑。

    王亚楠要结账,陈楚拦住了,随即结了,这么一桌也四五百块了。

    众人要走,徐国忠也在里面喊着要纸,张财咧嘴了。

    打开门递进去 一卷纸说:“老徐啊,你咋刚进去就出来啊?太快了吧!”

    徐国忠在里面嘟嘟囔囔的说:“麻痹的,什么几把玩意儿?糙!溜滑的根本站不住,差点掉下来摔死……”

    徐国忠出了门,那饭店老板过去一看有点傻了。

    左边马桶光滑的瓷子旁边印着两只泥脚印。

    这徐国忠是踩在马桶上的,能稳当的了么。

    ……

    众人出了门各自散了,徐国忠也被张财塞进了车里。

    陈楚跟李乡长挥手暂时告别,李天成也微微有些醉意,跟陈楚呵呵笑着说:“你小子,给我等着,今天是公事,为了小杨树村的百姓能尽快的富裕起来,这单生意给你,但是!咱们的私人恩怨没有完,哪天我战友来非跟你挑一把!你等着,是我跟我战友单挑你,你单挑我和我战友……”

    陈楚笑道:“行,李乡长,咱可说定了,谁要是反悔谁是孙子!”

    李天成大手一挥道:“不!是从孙子……”

    陈楚感觉李天成这人不错,如果这个韩国人真如邵晓东所说是假的,那也跟李天成无关了。

    陈楚,王亚楠邵晓东回到厂子。

    厂子已经得到了消息,正准备封袋装箱,然后把豆子送往货站。

    邵晓东则又打了不少电话,回来冲陈楚说:“楚哥,我确定了,那个韩国人肯定是假的,我手下小姐知道他的老巢,不过他跟公安一个小头头有点关系,咱们要整他得暗地里整。”

    陈楚皱皱眉。

    “晓东,你确定么?”

    “楚哥,你放心,我邵晓东办事你还不放心么?”

    邵晓东脑子活,不过这件事算是大事儿了。

    陈楚还是呼出口气,这时王亚楠疑窦起来,邵晓东把事情说了一遍。

    王亚楠微微蹙眉道:“不能吧,不是跟咱定金五万了吗?如果是假的,为啥要给咱五万现金?”

    邵晓东摇头道:“我的亚楠大姐,我虽然不懂生意,但也明白这里有事儿,那个韩国人骗了不少小姑娘,说什么婚庆中介啥的,骗财骗色,这帮小姑娘一个个的就他妈的跟个傻逼似的,给人三万块钱不说还跟人家上床睡觉,就等着去韩国当韩国太太的,麻痹的也不知道她们怎么想的?韩国人就那么好?不好好吃饭全是这个泡菜那个泡菜,这个汤,还他妈的有大酱汤!那他妈的是人吃的还是喂猪的?”

    王亚楠琢磨了一会儿。

    呼出口气道:“陈楚,如果这件事是假的也合理,便是他要骗咱们的货,而他的韩国公司就是假的,根本开不了支票,所以才给的五万现金取得咱们信任……然后……”

    陈楚遂道:“然后等咱们把豆子发过去,他在中途就转手卖了对吧?”

    邵晓东忙插话道:“对的,绿豆就算给他发二十万斤,就算他三块钱一斤卖掉也要六十多万……”

    我糙!

    陈楚呼出口气,王亚楠也吸了口凉气,随即要拨那个韩国人合同上公司的电话。

    邵晓东忙道:“王姐,别拨,这可能是团伙诈骗,你拨通也会有人接的,弄不好还打草惊蛇……”

    “那咋办?报警吗?”王亚楠忽的没有了主意,以前遇见这种事都选择报警了。

    邵晓东笑道:“别的,他们虽然是诈骗的,但是强龙海不压地头蛇呢!在咱的地盘上还轮不到他们韩国棒子猖狂!”

    陈楚夜笑了,他的想法和邵晓东一般无二。

    王亚楠有些发懵。

    “你们俩笑啥啊?”

    邵晓东呵呵说道:“王姐,这次要发财了,这五万块钱是韩国棒子孝敬楚哥的,麻痹的,另外再让他怎么吃进去的,怎么吐出来,骗了多少女人的钱,都给老子上供!”

    ……

    入夜。

    在一处居民楼中。

    一个有些发福的男人已经脱光了上半身,正要压床上一个脱光白净的美丽女人。

    那女人也就二十二三岁,模样不错,而那男人色相毕露,那女人虽然有些为难,但还是要屈从的样子。

    这时,门被咚的一脚踹开了。

    两个蒙面人进屋就打,一时间鸡飞狗跳,乱作一团。

    十几分钟后,那女人穿好了衣服战战兢兢地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而那个男人滴里嘟噜的说着韩语。

    又被一顿胖揍之后,一个声音阴冷道:“说,骗了多少钱?不然把你肢解了扔姚而河里喂王八!”那说韩语的男人终于招了:“别,别打了,我,我说,我是骗子……”

    “麻痹的,骗了多少钱?”

    “骗……没骗多少,就骗了三十来个女人,一百来万……”

    蒙面的邵晓东跟陈楚又是冲韩国人一顿暴揍。

    心想你麻痹啊!没骗多少还尼玛的骗了三十多个女人?真他妈的可恨……而这些女人也真他妈的有钱啊!

    “麻痹的,钱呢!骗来的钱都交出来!老子饶你一命……”

    ……

    邵晓东处理这件事,陈楚出门透透气,也是放放哨啥的。

    顺便撒泡尿,没想到这个韩国人在瀚城一个租来的破比居民楼就能骗一百多万?行啊,这笔钱拿出二十万给小杨树村建小学够了,剩下的钱跟邵晓东二一添作五,一人还有四十万。

    至于捐款?捐你妈逼红十字会啊!那帮孙子的红十字是他妈的吸血的,可不是做善事的。给他们麻痹的捐款,还不如老子自己做点善事,逢年过年给困难的老百姓买几袋大米白面啥的,糙!

    陈楚正琢磨着,呼出去口气叹道:“麻痹的,现在女人越来越多了,我该咋办啊?咋把他们弄到一起去然后大被同眠呢!”

    他小声嘀咕着。

    身后一个沙哑的声音嘿嘿笑道:“山驴逼啊,这事儿好办,你好好修炼,到时候动动小手指头,把她们都抓住了,然后去另仙踪,那里面的世界可不想这里这么约束,这里的人追求一辈子的自由最后发现自由的是原始社会……呵呵,这个世界都是在自欺欺人,你去仙踪正合适……”

    陈楚浑身颤抖,忙回头激动的叫道:“老家伙,你……你回来了!”

    张老头忙指着陈楚道:“山驴逼!转过去!尿都尿到老子身上了……”

    (下一部是《痞子村长》,第三部是《大小姐的全职保镖》)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